第二十六章 数日光阴 中

天龙之神武纪 作者:咸言蜜语

      ?只是心下虽有悔意,但段誉却依然不觉得那本薄薄的小册子有何作用,只是对着铁窗发呆。如此一日过去,晚饭后段誉便即上床睡觉。迷迷糊糊的睡到中夜,段誉猛听到“江昂、江昂、江昂”几下巨吼,登时惊醒,过不多久,又听得“江昂、江昂、江昂”几下大吼,声音似是牛吽,却又多了几分凄厉之意。他知无量山中颇多毒虫怪兽,虽不知这是什么猛兽,听得吼声停歇便也不以为意,着枕又睡。
    却听得隔室有人说道:“这‘莽牯朱蛤’已好久没出现了,今晚忽然鸣叫,不知主何吉凶?”
    另一人道:“咱们东宗落到这步田地,吉是吉不起来的,只要不凶到家,就已谢天谢地了。”
    段誉听出,这对话的这两人是那两名押送自己的无量剑男弟子郁光标与吴光胜。料来他们睡在隔壁,是奉命监视,以防自己逃走。
    只听那吴光胜道:“先是被神农帮堵着门打,又是被那穿道袍的小子来去自如的杀了两遍,咱们东宗也不知道犯了哪路太岁了。也亏得咱们无量剑归属了灵鹫宫,虽然从此受制于人,不得自由,却也得了个大靠山,不必再怕那穿道袍的小子前来报复了,可说好坏参半。我最气不过的,西宗明明不及我们东宗,干么那位符圣使却要辛师叔作无量洞之主,咱们师父反须听她号令。”
    郁光标道:“谁教灵鹫宫中自天山童姥以下个个都是女人哪!她们说天下男子没一个靠得住。听说这位符圣使倒是好心,派辛师叔做了咱们头儿,灵鹫宫对无量洞就会另眼相看。你瞧,符圣使对神农帮的帮主司空玄何等辣手,不过是没抓住那假冒圣使的贼人,便逼得司空玄跳了崖。
    “再说咱们师父输得也着实难看!明明里里外外的将悬崖那里围了个水泄不通,却硬是被那道袍小子如若无人的闯了出去。落在圣使眼里,只怕也是无能的紧了。咱们师傅又不是隔壁那小子,单凭脸面可混不来一声‘相公’!”
    吴光胜道:“郁师哥,这个我可又不明白了。符圣使对隔壁那小子怎地又客客气气?什么‘段相公’、‘段相公’的,叫得好不亲热。”
    段誉听他们说到自己,更加凝神倾听。
    郁光标笑道:“这几句话哪,咱们可只能在这里悄悄的说。一个年轻姑娘,对一个小白脸客客气气,‘段相公’、‘段相公’的叫……”他说到“段相公”三字时,压紧了嗓子,学着那灵鹫宫姓符圣使的腔调,自行再添上几分娇声嗲气,“……你猜是什么意思?”
    吴光胜恍然道:“难道符圣使瞧中了这小白脸?”
    郁光标道:“小声些,别吵醒了小白脸。”接着笑道:“我又不是符圣使肚里的圣蛔虫,又怎明白她老人家的圣意?我猜辛师叔也是想到了这一着,因此叫咱们好好瞧着他,别让他走了。”
    吴光胜接下来又问道要关段誉到几时,郁光标却是编排了一番灵鹫宫圣使和段誉的八卦后,随口胡诌了个一辈子。他们俩只顾着胡说八道,却不知隔壁的段誉听后,心里却是一连串的只叫:“苦也!苦也!”心道:“那位姓符的圣使姐姐尊称我一声‘段相公’,只不过见我是读书人,客气三分,你们歪七缠八,又想到哪里去啦?你们就把我关到胡子白了,那位圣使姐姐也决不会再想到我这个老白脸。
    但在叫苦之余,段誉也忍不住想到两人无意间提及的,那位在无量剑里来去自如的道袍小子。这左近之中,他所知道的穿道袍的小子似乎只有周易一人,难道周易曾在无量剑中杀了两个来回?!段誉越想越觉得事情就是如此。大理崇佛,平常少见道家人士,平民百姓也少有爱穿道袍的。他所见的穿道袍之人中,只有周易武功高强还和无量剑有仇,正巧自己从琅嬛福地出来时周易也随后出来,时间也对得上,想来那穿道袍的小子十之七八就是周易了。
    想到对方竟能在数百门派弟子之中来去自如,再思及白日里自己对周易说的“无量剑中有上百号人手!你纵然武功高强……又能打倒几个”的言语,段誉隐隐觉得脸颊有些发烫,心底对于武功的不屑,也在半醒半梦之中消减了几分。
    到了第二日,无量剑依然没有放他的意思。段誉坐困囚室之中,百无聊赖之际又摸到了周易送他的那本小册子。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段誉翻开了小册子。册子的前面两页只是两幅经络图,图旁以小字标注存想练习的方法和种种练习时的禁忌。
    漫不经心的将第一图旁的小字看了几遍。这等文字上的功夫,在段誉自是犹如家常便饭一般,看一遍即已明白,第二遍已然记住,读到第三遍后便有所会心。他又对招图中人像,记住了像上的经脉和穴位,便照着卷轴中所记的法门练了起来。
    小字中内容言道:这门内功与各家各派之内功逆其道而行,是以凡曾修习内功之人,务须尽忘己学,专心修习新功,若有丝毫混杂岔乱,则两功互冲,立时颠狂呕血,诸脉俱废,段誉从未练过内功,于这最艰难的一关竟可全然不加措意,倒也方便。
    只小半个时辰,他便已依照图中所示,将‘手太阴肺经’的经脉穴道存想无误,只是身上内息全无,自也无法运息通行经脉。跟着便练第二幅图的‘任脉’,此脉起于****与****之间的‘会****自曲骨、中极、关元、石门诸穴直通而上,经腹、胸、喉,而至口中下齿缝间的‘断基穴’。任脉穴位甚多,红脉走势却是笔直一条,十分简易,段誉顷刻间便记住了诸穴的位置名称,伸手在自己身上一个穴道、一个穴道的摸过去。此脉仍是逆练,由断基、承浆、廉泉、天突一路向下至会阴而止。
    这两幅内功图上只写了练法,既没写有何作用,也不曾写如何使用。之后第三页便是段誉曾见周易施展过的凌波微步,是以段誉只当前两页是练习凌波微步的基础功夫,并未对此感到奇怪。
    草草的练习了几遍前两页的内功,段誉翻开第三页,见到了‘凌波微步’四字,他心道:“这凌波微步倒是一门逃命的妙法,非害人之本领也。练之有百利而无一害!可惜我现下已被抓到了这牢房之中,若是早些时候在山野之中,倒是可以用来逃避那些追杀木姑娘的凶徒。”
    他曾见周易练习这凌波微步,自己也曾研究过其中部分内容,知道这步法和易经六十四卦方位息息相关。是以再继续学起来自不为难,一日过去便将卷上步法学得了四五成。晚饭过后,再学了十几步,他便即上床。迷迷糊糊中似睡似醒,脑子中来来去去的不是少商、膻中、关元、中极诸穴道,便是同人、大有、归妹、未济等易卦。
    如此睡到半夜,又有“江昂、江昂、江昂”的牛喉声扰人清梦。段誉辗转难眠,只听得隔壁的郁光标和吴光胜又在胡扯。一会儿说莽牯朱蛤是瘟菩萨的坐骑,一会儿又八卦起无量剑叛逃的甘光豪和葛光佩是如何个翻云覆雨。段誉记得就是这对叛逃弟子将自己追得无意间掉下了悬崖,此时听来似乎这对小情人竟然还真得逃过了师门的追杀。
    郁、吴二人意淫了一番甘光豪和葛光佩,又说起灵鹫宫的圣使。只听吴光胜道:“无量剑东西宗逃走了一男一女两个弟子,也不是什么大事。皇帝不急太监急,灵鹫宫的圣使又干么这等着紧,非将这二人抓回来不可?还有那穿道袍的小子,圣使更是着紧,你说这圣使到底为个什么?”
    段誉听到二人提及周易,顿时警醒起来。就听郁光标卖关子道:“这你就得动动脑筋,想上一想了。我问你:灵鹫宫要占咱们的无量宫,那为了什么?”
    吴光胜道:“听唐师哥说,多半是为了后山的无量玉壁。符圣使用一到,三番四次的,就是查问无量玉壁上的仙影啦、剑法啦这些东西。对啦!咱们都遵照符圣使的吩咐,立下了毒誓,玉壁仙影的事,以后谁也不敢泄露,可是干光豪与葛光佩呢,他们可没立这个誓,既然叛离了本派,那还有不说出去的?”
    说到这里,吴光胜一拍大腿,叫道:“对,对!灵鹫宫是要杀了这两个家伙灭口。还有那穿道袍的小子,从前天晚上他和咱们师父的对话瞧,好像已经知道无量玉璧的秘密了。是啦,圣使既然要查玉璧的秘密,怎么能放过这道袍小子!”
    郁光标却是低声喝道:“别这么嚷嚷的,隔壁屋里有人,你忘了吗?”
    吴光胜忙道:“是,是。”停了一会,才又与郁光标聊起别的话题来。
    两人此后说来说去,都是些猥亵粗俗的言语,段誉便不再听,只想着那灵鹫宫是何来历,与周公子不知又有何关系。可是隔墙的淫猥笑话不绝传来,不听却是不行,于是段誉也懒得再想,只是默念凌波微步的口诀,过不多时便困意泛起,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