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足交

睡遍嫌疑人(nph) 作者:康柚子

      他真的疯了。
    宋柔目光惊恐地掠过那猖狂的画面,迅速转头去看母亲。母亲并未注意这边,还好还好。她咽了下口水,久久不敢将头转回来。
    怂得一比。
    灼热光滑的圆头,抵着她的脚板心滑动。好痒、好烫。
    宋柔鼻间能闻到一股浓烈的雄性荷尔蒙气息,她祈祷这是错觉。
    “姐。”宋阳竟敢叫她,声音清冽悦耳。他脸朝电视,咧开的嘴角闪烁着若有似无的恶意笑容,“你快看,好不好看?”
    听起来像是姐弟间正常讨论电视节目的对话。可宋阳长而洁白的手指执着粗壮的棒身,正悠闲地把马眼吐出的黏液涂在宋柔脚背。
    理智上来讲,现在是一个比对弟弟与那夜神秘人下体形状的好机会,宋柔经营多日,等的就是这一刻。
    实际上——呸!她若真的趁这时,睁大了眼睛仔细端详弟弟腿间暴露在外的器具,那还理智个屁!妥妥跟他似的疯得没边了!
    她一秒也不敢多看,将胳膊底下的抱枕重重砸向他。表情恶狠狠,一张红唇未发出声音,却张牙舞爪地开合:“给我遮好!”
    弟弟无趣地扯了下嘴角,大发慈悲地接过抱枕,随意搁在怀中,多少隐去了那刺目的一处。
    宋柔小小地松了一口气。漂亮的眼睛心虚地四处乱瞟。
    弟弟发出几声轻笑,看似笑电视中人物的滑稽表现,实则在嘲笑她。宋柔窘迫不已,身为姐姐本就不多的威严掉了个一干二净。
    她甚至被迫摆了一个难受的姿势——
    失去了抱枕,双肘只能向后支撑沙发垫,头还得艰难地仰起。这姿势考验体能,稍一会儿手臂和脖子就又酸又痛。
    想翻身侧躺吧,脚在宋阳手里当一个服服帖帖的人质,根本动不了。
    她这边不知如何是好,却没注意到宋阳眸中卷动的烟尘。
    宋阳不喜交友,身边漂亮的女孩子却并不少。然而那种千篇一律的漂亮令人乏味。是一种女孩子们使尽了浑身解数,刻意展现的漂亮。
    宋柔不同。第一次见到她,如沐春风地笑着迎上来,演绎姐弟情深,假得不能再假。他冷眼瞧着,不曾想在宋柔走神的一刻,感受到一种漫不经心的美。
    这种美无法造作,仿佛是老天爷给她泼上去的,而她神游天外、心不在焉。
    就如现在。不经意之间,宋阳又收获了那种惊艳的感觉。
    宋柔柳眉微蹙,受困于吃力的姿势,面庞含烟带雨地笼着一层愁,粉润的下巴紧贴着脖子,堆迭出二三肉感的线条,狼狈,却性感得要命。
    还有那胸——他承认自己低级,饱满丰盈得简直过分。
    夹紧的双臂将高挺的两乳挤压得越发贲张,衣料几欲撑开,与不盈一握的细腰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这姐姐多大来着?D?E?F?
    宋阳突然觉得那个缠了父亲十几年,熬至心高气傲的母亲也懒怠同她争的老婊子并不是那么一无是处,起码由她一手养大的女儿,长成个少有的诱人尤物。
    反过来想,为了勾动男人魂魄,她不知在宋柔身上下了多少功夫。
    宋阳森然的眼眸一暗。
    “快、快点!”宋柔苦着脸,用嘴型催促。她手臂颤抖,快要支撑不住了。
    宋阳骨节分明的手腕轻巧一翻,宋柔像只小鸡仔,以侧卧的姿势扑倒在沙发上。这并非出于好心,宋阳只是想在享受柔嫩足交的同时,欣赏姐姐两腿间的美景。
    不出所料,内裤湿得一塌糊涂,大腿内侧也泛上水光。宋阳压抑着喘息,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姐姐一双脚嫩嫩滑滑,又香又软,握在一起套弄鸡巴,舒服得不像话。
    脚上的灼烫同时也夺取了宋柔所有心神。君不见,单薄布片下的小阴唇没出息地自发翕张,连带着甬道阵阵颤栗。热泉淌成什么鬼样她也管不了了,晕晕乎乎地闭上了眼。
    一时,偌大客厅的所有空气和光线都吸纳在被抱枕欲盖弥彰了的,宋阳两条长腿之间。
    一道白光,同时浓稠的白浊射向脚心。
    “小柔!”
    宋柔吓得神飞天外。万幸妈妈只是叫了几声,并没站起来。“什么事?”她赶紧问。
    “什么电视看得这么入迷。”妈妈不满,“过来帮我挑个指甲的颜色。”
    “好。”宋柔收回脚,脏兮兮全是“泥泞”。她瞪宋阳,宋阳看也不看她。没办法,只能将就着穿上凉拖,一踩咕叽咕叽响。
    天啊!她恨不得死过去。刚走两步,脚底一滑。
    宋阳有力地扶住她的胳膊,事不关己般:“小心点。”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