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2章 夏云

无敌奶爸在都市 作者:三寸烟火

      第962章 夏云
    “……”
    徐来没有回应。
    夏云悄悄抬起头,发现徐公子还在盯着她看,只是眼神空洞到没有任何神采。
    而且夏云有种十分古怪的念头,仿佛徐公子是在透过她看其他人。
    她没多想,担忧道:“徐公子,你怎么了?”
    “我叫徐来,我来自……我来自哪里?我好象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是谁……她是谁。”
    徐来神色呆滞,他试图回想起忘却的记忆,可越想头越疼,直至头疼欲裂到在石床上打滚。
    夏云手忙脚乱的想要按住徐来。
    可她境界低微,加上平常都是做采药之类的轻松活计,仅凭躯体之力是无法压制住徐来的。
    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徐来乱滚。
    折腾了小半个时辰,徐来才终于力竭停歇下来,他浑身尽是冷汗,面色格外虚弱。
    “我来自哪里,我忘了谁?我忘记了很多事情,我只记得自己的名字,我忘了不能忘记的人……”
    徐来蜷缩在石床角落,情绪逐渐崩溃。
    “徐公子,别想了。”
    夏云用力抱住徐来,柔声安慰道:“别想了,睡一觉……睡一觉就好了,睡吧,睡吧。”
    夏云一边轻轻拍着徐来的背部,一边唱着寨子里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小曲。
    声音很温柔,宛若有着魔力,很快就让徐来进入梦乡。
    “呼。”
    夏云为徐来盖上兽皮,小心翼翼的为他继续研磨着草药敷在伤口。
    “云姐姐。”
    夜色来临时,小栓子走进屋子道:“我来啦!”
    “嗯。”
    夏云摸了摸栓子的脑袋,微笑道:“他叫徐来,刚才醒了,小栓子你好好照顾他,我采完药就回来。”
    “云姐姐小心。”小栓子挥手道。
    徐来没过多久睁开眼,看到了一位身材壮硕,年纪差不多十二三岁的兽皮少年。
    少年眼睛瞪的很大:“真的醒了,居然能从五色湖中活下来……你也太厉害了。”
    “她呢。”
    “云姐姐去采药了。”
    小栓子道:“寨子不养闲人,这三个月来云姐姐白天要照料你,只能晚上出去采药。对了,我叫王栓,你也可以喊我小栓子。”
    “我原来昏迷了三个月……”
    徐来看了看小腹与大腿上的伤口,问道:“小栓子,我是在五色湖被发现的?那里是什么地方。”
    提到五色湖。
    王栓神色格外凝重道:“那里据传是仙陨之地,湖底埋葬着仙人。进入五色湖探险的勇士,从未有人能活着出来,并且湖边居住着大量凶猛的妖兽,很是凶险。”
    “那我为何活着。”
    “云姐姐说,你漂浮在五色湖的最边缘,所以可能没事?”
    王栓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那里太过危险,寨子不允许尚未启灵的族人靠近,所以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
    “启灵是……”
    “开启灵根。”
    王栓眼神亮了起来:“有灵根的生灵才能修炼,云姐姐就是寨子中的筑基境修士,她特别厉害的。”
    “原来如此。”
    徐来打量着四周。
    这是一个石头搭建的房屋,墙壁十分不光滑,装饰简陋到近乎没有,墙壁上倒是挂着各种不同品类的草药。
    “但云姐姐的灵根无法战斗,只能当个采药者。”
    王栓有些愤懑道:“不然隔壁毒蝎寨的少寨主,凭什么敢强娶云姐姐!”
    “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会保护她的。”徐来轻声道。
    “你?徐大哥你就别吹牛了,你还没我奶奶强壮呢,瘦不拉几的。”
    王栓上上下下端详着徐来,先是撇嘴后是期待道:“除非徐大哥你是修士,你试试能不能控制灵气。”
    徐来按照王栓所说的方式控制灵气,却没有任何反应。
    王栓面上难掩失落。
    不过他安慰道:“没关系的徐大哥,即便无法启灵也可以很强,努力锻炼躯体之力吧!”
    “我似乎失忆了,有没有可能我只是忘记了如何使用灵气。”徐来皱眉问道。
    “我奶奶现在瘫痪在床上,也时常幻想着自己是修士……”
    王栓拍了拍徐来的手,眼神中满是鼓励。
    “……”
    徐来不想说话了。
    天色蒙蒙亮时,夏云背着一箩筐的草药回来。
    她先是为徐来换上药,又为趴在石床上睡下的王栓盖上兽皮,这才有时间休息。
    但也仅是盘膝吐纳两个时辰。
    然后便睁开眼,开始整理并分类刚采摘来的草药,时不时打一个哈切。
    徐来将这一切看在眼中。
    接下来几天。
    夏云依旧尽心尽力的照料着徐来,虽然寨子里偶有族人在背后说三道四,却也没人真的来将徐来赶走。
    “你身上的伤口,不知被什么妖兽啃咬的,我从巫医那里求来的药草也无法阻止伤口恶化。”
    夏云面色带着担忧:“当初发现你时,小腹与大腿处伤口明明只有指甲大,如今已经扩大到了巴掌大小,这样下去恐怕你全身都会烂掉的。”
    嘴上这般说,却十分利索的用刀子割掉徐来伤口处的烂肉。
    “不痛么?”
    夏云扬起脸好奇问道,从一开始到现在,每次割肉徐来都没有皱哪怕一下眉头。
    “痛,能忍住。”
    “徐公子没失忆前,肯定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我现在就是个拄拐的废物。”徐来自嘲道。
    “徐公子一定会恢复的。”
    夏云眼眸一瞪,一向温柔的她竟然嗔怒起来。
    “云姑娘就连生气也这般动人。”徐来笑道。
    夏云脸腾的一下红了,结结巴巴道:“徐、徐公子又乱说。”
    这时。
    石屋外走来四位体型壮硕的女子,脖子上还挂着不知名妖兽的牙齿,凶煞气息扑面而来。
    与身材纤瘦,柔柔弱弱的夏云形成鲜明对比。
    以徐来近几天的观察,黑虎寨的居民不论男女老少大多高且壮。
    他这个外来者还好,夏云简直就是寨子里的异类。
    “祭祀……”
    夏云神色微变,在黑虎寨地位最高的是四位祭祀,可她们今天全来了。
    “云丫头,明天就是你跟蝎寨少寨主的大喜日子,记得穿上这件衣服。”
    为首的大祭司手中捧着一件红色宫裙,郑重递给夏云。
    ?  ?同学们,晚安!
    ?
    ????
    (本章完)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