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2章 确实

无敌奶爸在都市 作者:三寸烟火

      远重七无言。
    的确。
    徐清风是个疯子。
    不是疯子的话,也做不出在帝殒纪即将到来前血洗十七圣地的举动。
    虽能杀鸡儆猴。
    可压得越狠,届时反弹所带来的风险就越大。
    但远重七还是不能理解,叔祖远朝为何会认为清风大帝会做出这种‘送死’的选择。
    命。
    是自己的。
    仙域又不是。
    为仙域而死,何苦来哉?
    “还是老祖看的通透。”
    远重七双手抱着头,直接躺在地面。
    也不在乎此地是天鬼族用以收集香火的祠堂,他这举动是对老祖天鬼大帝的大不敬。
    远朝没有说话。
    仙域从一个轮回前开始,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从来不曾变过。
    只要能够长生,那些站在修炼尽头的大帝甚至可以毁掉仙域,可以放弃所拥有的一切。
    但还有少许异类,想要让没有温度的仙域变得好一些。
    只是他们……
    至死也未能够成功。
    其中徐清风算一个,运族那位躺在棺材里苟延残喘的女帝算一个,星族那位莫名其妙坐化的女帝亦是。
    数着数着。
    远朝扭头看向桌子上的木头牌匾。
    上面写着四个字。
    天鬼远应!
    这位天鬼族的二重天准帝知道,他与族人皆是老祖手中可以随时可以舍弃的棋子。
    界门后的彼岸……
    他。
    大抵是见不到的。
    不过远朝也不会有任何不满。
    因为仙域。
    一直如此。
    从未变过。
    “嗡嗡嗡”
    木牌不断嗡鸣,大量香火涌入香炉内。
    远重七舔了舔嘴唇,嗜血道:“仙域那几位香火大帝,这些年香火大减,也不知道还能保存几分实力。”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刚踏入七重天,别做梦了。”
    “我没记错的话,你才二重天吧。”
    “……”
    远朝不说话了。
    远重七突然坐直身子,目光直勾勾盯着香火木牌:“远朝,你看。”
    “看什么?”
    远朝回神进入骨屋,看到香火木牌在微微颤抖,顿时不屑扬起嘴角。
    香火木牌除了能收集到至纯无比的众生信仰信仰香火,还能够检测到仙域修士对老祖的杀意、恨意等各种负面情绪。
    这些。
    都是足以影响信徒们的不安定因素,必须清除掉。
    低境界修士,就由信徒们出手。
    高境界修士,则是他们二人的任务,悄无声息解决掉。
    按照往常的经验来看,香火木牌微微颤抖的幅度,也就是天尊巅峰境或仙尊境的修士在对老祖起了恨意或杀意。
    “不自量力。”
    远重七撇嘴,准帝之下他都懒得出手。
    “通知紫星宫——”
    话语戛然而止。
    远朝忽然想起,紫星宫等圣地已经在天庭大军之下覆灭数月有余。
    “可惜。”
    远朝叹息,紫星宫这把刀还是蛮好用的。
    他哗啦一声从储物空间中倒出一大堆玉牌,上面分别写着不同势力的名字。
    有排在仙域第一梯次的顶尖圣地,也有勉强摸到圣地门槛的大势力。
    玉牌数量竟组组上百!
    “选哪个呢。”
    远朝随意招手,两枚玉简凭空飞起,神念传递其中。
    “不对劲。”
    远重七面色渐渐凝重。
    因为香火木牌颤抖的越发剧烈。
    远朝并不慌:“再怎么不对劲也碎不掉,这可是老祖亲自炼制,从一轮回前存在至今。”
    没等说完。
    一道清脆的咔嚓声传来,香火木牌上出现一道肉眼可见的裂缝。
    “……”远朝。
    远重七扭头看了叔祖远朝一眼。
    远朝咳嗽一声:“无妨,应该不是天尊或仙尊,而是一尊二到四重天的准帝,你出手杀掉即可,过往又不是没杀过准帝。”
    “咔嚓”
    香火木牌上的裂纹再度加深。
    “莫非是五重天准帝之上?那也不应该让香火木牌产生这般大的裂缝,总不至于是准帝九重天吧。”
    远朝凝重道:“不过也不一定,紫星宫等圣地有数个都在东方仙域,莫非是青鸢仙子对老祖动了杀心?”
    “不知道,我只管杀人。”
    远重七站起身,透过香火木牌看到了不敬者所在地是……
    东方仙域!
    远重七目光死死看向远朝,青鸢仙子便在东方仙域。
    “应该只是巧合。”
    远朝尴尬中,看到香火木牌的定位越发准确,不再锁定整个东方仙域,而是不断向最东方飘去。
    已经完全飘离了青鸢仙子所在的青宗。
    远朝想要说些什么。
    远重七额上青筋直冒:“你给我闭上乌鸦嘴!”
    远重七怕了,香火木牌若是裂纹再大一点,收纳香火之力的速度会大打折扣。
    老祖若是怪罪下来,如何承担的起?
    远朝有些不悦。
    他虽境界低,可好歹是远重七的叔祖,现在的晚辈一点也不知尊老。
    再者。
    他又不是帝境,怎会言出法随?
    远朝冷哼一声:“好象我说是谁就是谁似的,我还觉得是清风大帝产生的杀意呢。”
    香火木牌没有异样。
    远重七先是紧张,然后悄然松口气,这时定位已经极其准确了。
    二人的神念看到了一颗从未见过的星辰。
    一道流转着无数星光的阵法笼罩于星辰之外,轰杀着一切靠近的生灵。
    这是。
    周天星斗大阵!
    看到阵法的瞬间,远重七倒吸一口凉气,清风大帝竟真的选择了承担因果大劫这条路。
    等等。
    莫非……
    远重七顿生警觉。
    “虽然有周天星斗大阵,但应该不是清风大帝,否则木牌不至于只有裂缝……吧?”
    远朝迟疑开口。
    下一秒。
    香火木牌无声崩裂成无数木屑,其中隐约散出一缕转瞬即逝的帝威。
    “……”
    远重七面无表情看向叔祖。
    远朝表情那叫一个精彩,那缕帝威不是老祖的,所以……
    真的是清风大帝???
    “不愧是帝境,杀意竟能硬生生炸碎老祖炼化的香火法器。”
    面对那有些寒意的视线,远朝小声道:“别慌,香火木牌虽然碎了,但我们的位置应该没暴露,清风大帝找不到我们。”
    “嗖!”
    不等听完。
    远重七直接化作一道流光离开此地,根本不敢再停留哪怕一秒。
    远朝冲着远重七的背影大声喊:“此地乃是绝密,除了轮回海最安全的地方,绝对无人发现!”
    “确实,老朽可是找了足足三个月啊。”
    一道有些苍老的声音,响彻整颗星辰。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