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呵,就这?

无敌奶爸在都市 作者:三寸烟火

      不过是一个儿子罢了。
    哪怕没了季归,他还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
    季九幽这般想着,闭上双眼继续调养体内伤势。
    而远在地球。
    被元嫚妖王带回海城不断‘友好交流’的季归并不知道,他这个太子已经被抛弃掉。
    跌入深渊的他,还在不断祈求着父亲与其他月族长老来救他,这是他坚持下去的唯一希望。
    但。
    这注定是一场不会有回应的祈祷。
    从季归失踪的那一刻,于季九幽心里,这个儿子便失去了利用价值。
    毕竟让太子带领十六位弦月族金丹长老袭杀徐来。
    结果呢?
    哪怕没有成功,那也是情有可原。
    徐来的境界的确可怖,他这个当父亲的又不是不讲理。
    但季归这个废物,间接导致他在地球的分身暴露,并且就连其他几颗星辰的分身同时死亡。
    数百年苦修毁于一旦。
    直接影响了他的万年大计!
    这种废物还费心费力去寻找做什么?
    干脆任由其自生自灭,权当死了,反正太子之位可以传给其他子女。
    一个虚名罢了。
    ……
    ……
    海棠苑。
    下午三点。
    通宵研究阵法棋盘的阮岚终于醒来。
    她秀发凌乱,没有丝毫身为美女的自觉,躺在沙发上的伸出手,十分不雅的挠了挠脚丫子。
    然后隔着睡衣摸着叽里咕噜叫的肚子。
    “好饿……”
    阮岚垮着脸去厨房搜索,还真找到一些早上剩的粥与小菜。
    三下五除二全部吃完。
    阮岚又从冰箱洗了一大盘水果,吃的饱饱撑撑的,打了个饱嗝。
    “再过三个小时,姐夫他们就该回家了吧?做好饭七点,正好吃第二顿。”
    阮岚美滋滋想着。
    只是……
    她听到楼上传来脚步声。
    扭头看去,就见姐姐大人被姐夫搀扶着下楼,小姨子瞬间懵了:
    “你们没去上班?”
    “嗯。”
    徐来点头:“饿了没?你姐饿了,我做晚饭。”
    “???”
    阮岚摸着撑到鼓起的肚皮,神色无比复杂。
    她现在怀疑。
    魂淡姐夫是故意等她吃饱才下楼的。
    且不说早上剩的粥与煎蛋,她又吃了两个西红柿三根黄瓜四个甜瓜五根香蕉外加一大盆杨梅与樱桃。
    哪里还有胃口吃别的!
    “看样子不饿。”
    徐来点头,进了厨房。
    阮棠并不知道阮岚已经吃过,颦眉道:
    “即便年轻,也不能这般饮食、作息不规律,你一天不吃饭哪行?”
    “唔。”
    阮岚陷入沉思。
    她忽然问道:“姐,你跟我姐夫一天没上班,在房间干嘛呢。”
    “休息。”
    “哦,休息啊,我懂。”
    阮岚唇角渐渐扬起,笑容暧昧:“不过姐啊,你即便年轻,也不能这般高强度运动,你还怀着孕呢。”
    阮棠一时噎住。
    阮岚拿她的话,来反呛她这个当姐姐的?
    她板着脸道:“懒得理你。”
    “不会吧不会吧,姐姐大人你不会生气了吧。”
    阮岚眨着美眸,故作惊讶道。
    “?”
    阮棠柳眉倒竖:“徐来,以后不准给阮岚做宵夜。”
    “急了急了,她急了。”
    “……”
    阮棠黑着脸道:“阮岚,你是不是想挨打。”
    “呵,就这?”
    “!!!”
    阮棠拿起靠枕就砸了过去。
    她好气呀。
    一个好好的小姑娘,非要阴阳怪气说话,能不能正常点!
    阮岚境界在这摆着呢,灵活的很,阮棠打了好几下也没打到对方。
    就在阮岚准备开口得瑟下时,她发现身体僵硬在原地,身上像是灌了铅。
    遭了。
    不能动了!
    小姨子愣了片刻,愤愤不平道:“臭姐夫,你跟我姐一起欺负我!”
    肯定是徐来。
    不然家里谁还有这个能力?
    厨房中。
    徐来递出一把菜刀:“媳妇,用这个。”
    “……错了,我错了!”
    “世界上最温柔最美丽最善良的仙女姐姐,您那位不知天高地厚的笨蛋妹妹知道错了。”
    “英俊神武潇洒的姐夫大人,帮岚儿求求情呀,呜呜呜呜。”
    阮岚上演川剧变脸,开始求饶。
    阮棠没用刀,伸出手就‘啪’的一下打过去。
    阮岚脸色通红,悲愤欲绝:“姐,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你不能打我屁股。”
    “我让你不会吧,我让你急了,我让你就这。”
    阮棠手下丝毫不留情,啪啪啪接连打了十几下,疼得阮岚嗷嗷叫。
    她那俏俏的臀儿都快要被拍平了!
    当然。
    更多是心理上的折磨。
    关键是可恶的魂淡姐夫靠在门边看的十分开心,时不时还火上浇油:
    “老婆,我给你整根棍子吧,你要是打到手疼,我会心疼的。”
    呸!
    听听。
    这是人话吗。
    她作为挨打的一方,不更疼吗?
    阮岚被揍了十分钟,在一番痛哭流涕的保证中阮棠终于收手。
    中二小姨子躺在沙发上怀疑人生,因为实在是好疼呀……
    而另一边。
    是喷香无比的饭菜。
    这让阮岚不断咽口水,她打算用灵气炼化掉刚才吃的食物,然后再饱餐一顿!
    “帅气姐夫,你解开我身上的封印嘛,我要用灵气炼化掉我肚子里的东西。”
    阮岚凑到徐来身前,眨着卡姿兰大眼睛吐气若兰。
    “啪嗒”
    阮棠筷子都握不稳,她不可置信看向妹妹的肚子:“难道你……”
    “嗯嗯嗯。”
    阮岚捂脸道:“姐,我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我没办法,一切为了美食。”
    “那你也不能打掉孩子呀。”
    阮棠急了:“孩子父亲是谁,怎么这么不负责!”
    阮岚:“???”
    她一脑门雾水:“姐你在说啥,我母胎solo至今怎么可能怀孕,我是说炼化肚子里的食物。”
    “真的?”阮棠狐疑道。
    “当然是真——”
    阮岚话突然卡住,她忽然微咬红唇,婊里婊气道:“其实孩子真不是姐夫的。”
    “?”
    徐来额上浮现一个大大的问号。
    小姨子。
    你路走窄了知道吗。
    “你刚才没吃花生米吧?”阮棠神色复杂看向妹妹。
    “没有,我不爱吃花生米。”
    “你但凡吃两粒花生米,也不至于醉成这样。”阮棠摇头。
    “嗯。”
    徐来点头:“相比较平平无奇,我更喜欢胸有丘壑。岚儿,放弃无谓的幻想吧。”
    “……”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