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人皇术

无敌奶爸在都市 作者:三寸烟火

      海棠山脚下。
    十一位圣地掌门,包括四位打更人以及许万刀纷纷色变,他们看到剑榜上多了一个名字。
    也看到许蝶手上的那柄剑。
    剑身通体黑色,十分古朴,没有丝毫纹络与雕饰,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气息。
    不知为何。
    此剑让他们这群站在华国修炼界顶峰的强者,感觉到心惊肉跳。
    尤其是许万刀、张恨水、赵无眠几人。
    他们曾见过徐依依使用过清风剑意,此时许蝶给他们的感觉,隐隐有些像是徐依依,但又不及徐依依。
    几人神色迟疑不定中。
    打更人子姚苑看向赤火阁阁主,平静道:“你刚才说华国剑修的路断了?确实断了。”
    赤火道人面上火辣辣的烧。
    一剑入神门。
    这天赋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但他嘴硬道:“徐来让蓬莱剑阁覆灭,与我口中断了剑修的路又不冲突。”
    “再说这女娃娃能入神门境,是她的天赋。有无蓬莱剑阁,都是一样的!”
    赤火道人的话,让许万刀突然有个荒谬的想法:“若这剑榜是徐来前辈所立的呢?”
    “……”
    赤火阁主瞳孔一缩。
    他猛地挥袖,冷哼道:“可笑,当真以为剑榜之上有个徐字,就是他徐来所立?”
    “等等。”
    天策阁阁主惊呼道:“你们看剑榜上的字!”
    众人疑惑,纷纷神念感应而去。除了多了许蝶的名字,也没察觉到与之前有什么不同。
    倒是张苏子使劲眨了眨眼:“那个……剑榜上的‘徐’字,是不是少了一撇?”
    众人这才发现双人旁的‘徐’不知何时变成了单人旁的‘俆’。
    “是许蝶手中的剑,她取走了一撇!”许万刀震撼开口。
    徐之一字共十道笔画。
    一笔一剑。
    许蝶感悟其中一缕剑意,取走一撇化作一剑。
    “嘶!”
    听到许万刀的话,众圣地掌门与打更人只觉心脏狂跳。
    无形剑意竟然能化作实质的剑,这是何方强者,手笔如此之大,
    “肯定是徐来前辈。”
    张恨水感慨道:“徐前辈曾说,许燕阳能护华国百载,他能护万载。许燕阳留一座天榜,他留一座剑榜。”
    “张老。”
    阵宗沈迅情绪稳定,语气不似先前那般冲:“立下剑榜者定是一位绝世强者,徐来做不到。”
    “其实前段时间,我见到了容三月。”许万刀声音嘶哑道。
    “容三月?”
    众人同时一惊:“她在哪里!”
    那可是蓬莱剑阁最为年轻的太上长老,不到三十岁就踏入神门境,堪称天纵奇才。
    但容三月已经失踪很久了,像是人间蒸发一般。
    “那日武道协会练武场,邓树蓄势一斩,本想对徐依依出手,结果被偶然路过的许蝶破掉。”
    “容三月大怒离去后,其实来过海棠苑,想替徒弟邓树向徐来要个说法。”
    许万刀轻叹道:“但她现在已经疯了,在北方某城海边不断并指成剑劈向大海。”
    “容三月道心坚固,怎么可能会疯?”
    赤火道人并不信,断然道:“你莫要胡言乱语。”
    “我问过她,她没说话,眼中早已失去神采。”
    许万刀一字一句道:“但她不断斩出的剑意,与许蝶隐隐相似。而她们的剑意,都不及剑榜的纯粹,更不及徐依依的剑意完整。”
    “你们若是还不信,可以自己去见见她。”
    “……”
    三宗八阁十一圣地掌门,再看向海棠苑的目光已经没了先前的杀意沸腾,而是额上冒出丝丝冷汗。
    若真如许万刀所说,那徐来的境界恐怕早已超越他们所能理解的极限。
    “难道剑榜真是徐来所立?”刀宗齐九阳深深皱起眉头。
    “推衍一下不就知道了。”
    天策阁阁主面色平静中,反手扔出一枚散发着古朴气息的龟甲,并咬破指尖隔空将鲜血刺在龟甲之上。
    一派三宗九阁,天策阁虽战斗力最弱,却无人敢小觑。毕竟天策阁一向不以战力见长,而是精于卜卦谋算。
    “还是不要了吧。”
    许万刀眉头挑起:“徐来前辈功参造化,你若是因此受伤……”
    “无妨!这九灵龟甲从天策阁建立之初传承至今,是我天策当之无愧的重宝。”
    天策阁阁主打断许万刀,掷地有声:“即便算不出来,也绝对不可能受伤。”
    “蔡庐你个老王八蛋,之前让你算一下徐来,你不是说龟甲不能轻易动用吗!”
    阵宗宗主沈迅骂骂咧咧。
    蔡庐是一位老者,近两米高,与身高矮小的沈迅形成鲜明对比。
    他咳嗽一声,解释道:“九灵龟甲可是至宝,的确不能随意动用。”
    话落的瞬间。
    蔡庐掐诀推衍起来,龟甲之上的鲜血顺着纹络迅速流动,眨眼之间勾勒出一个奇异符文。
    许万刀欲言又止。
    最终没有再开口说什么,罢了罢了,他根本就拦不住。
    ……
    推衍是极其枯燥与乏味的。
    蔡庐不断掐诀,以龟甲衔接天道,寻得那一线天机。
    体内灵气疯狂流逝,蔡庐很快便是汗水涔涔。他面色难看,眼前一片迷雾,竟无法从天道中看到丝毫天机。
    若是往常蔡庐肯定会放弃,因为一片迷雾代表所推衍之事或物,根本不是他所能染指的。
    但今日。
    这迷雾并不如何浓,隐隐有光亮透出。
    “给我散!”
    蔡庐一声爆喝,咬破舌尖吐出一口鲜血,随着他气息萎靡下来,九灵龟甲绽放出刺目的白光。
    蔡庐瞪大眼睛,等待白光散去后在龟甲上所显现的天机。
    “马上就要算出来了。”
    众人屏息凝神,保持着安静看去,但等待他们的却是一声巨响。
    “砰!”
    蔡庐目瞪口呆,那枚传承上千年的九灵龟甲居然炸了!
    他眼前发黑,差点心疼的晕过去,这龟甲可是元婴境九灵龟坐化后所留。
    是天策阁老祖宗,从上宗云霄派求来的,举世仅此一枚!
    “这真是天策阁的重宝?怎么炸了。”许万刀神色渐渐古怪起来。
    “老蔡,怎么回事。”沈迅挑眉问道。
    蔡庐心头在滴血。
    但他没有表现出来,不甘心的他咬牙切齿道:“那剑榜有些古怪不能算,不过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我动用‘人皇术’再算一次!”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