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无人共登高!

无敌奶爸在都市 作者:三寸烟火

      上午十点钟。

    阮棠起床洗簌完毕,并从女儿与妹妹那里得到了有用的情报——

    一,她昨天喝的烂醉,是徐来抱她回来的。

    二,她昨天近乎是女流氓,对徐来动手动脚。

    但作为亲妹妹的阮岚不仅没有劝阻,还笑的贼开心,并且录下了视频……

    看到视频后。

    阮棠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而且还要踩碎手机,吓得阮岚连忙大喊:

    “别踩别踩,那是我刚买的手机啊。”

    “要怪就怪它知道的太多了!”

    “……”

    阮岚好不容易才从姐姐大人手中夺回手机,连忙删掉视频:“它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了,这下可以了吧!”

    手机内的视频可以删,大脑中的回忆呢?

    阮棠抬起头,目光幽幽的看向阮岚。

    “我懂,我懂了……江湖规矩,我失忆了,昨天的事情都忘记了。”

    阮岚生怕姐姐激动之下做出什么‘杀妹证清白’的举动,双手抱拳道:

    “我上学去了,告辞!”

    阮岚溜的极快,在门边不断招手:“依依快来,我带你跑。”

    徐依依也察觉到气氛不对,背着书包弱弱道:“那麻麻,依依也走了。”

    “去吧去吧。”

    阮棠正好需要只有她自己的空间安静下,她抱着靠枕,十分难为情的在沙发上打着滚。

    睡裙翻起,雪白的大长腿在阳光下格外炫目。

    五年前。

    阮棠也是在喝醉了之后,赖着徐来不走,于是有了依依。

    如今又……

    阮棠啊阮棠,你酒品明明也还可以的,怎么遇到了徐来就这样呢?

    你要矜持呀!!!

    阮棠心中暗暗想着。

    “你还好吧。”

    徐来不知何时出现,右手拎着菜篮子,坐在阮棠身边,声音温柔道。

    “啊啊啊啊!”

    阮棠又是尖叫出声,她心悸的捂着心口,瞪着徐来:“你走路怎么没声音,吓死人了!”

    “你昨天也很吓人呢,早知道我就从了。”

    徐来懊恼道:“也不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可惜可惜。”

    阮棠默默起身,走向厨房。

    徐来嘿嘿一笑:“厨房的刀都让我藏起来了,来,吃根黄瓜消消火。”

    阮棠接过黄瓜,俏脸冰冷的咬了一大口,正琢磨放两句狠话让徐来不要这么得寸进尺。

    就听徐来提醒道:“那黄瓜还没洗呢……”

    “呕——”

    十分钟后。

    阮棠捧着碗,里面盛着徐来刚温的小米粥,她吹了吹热气,耳根子有点红。

    因为徐来盯了她至少两分钟。

    “看够了没有!”阮棠放下碗,恼道。

    “越看越漂亮,永远都看不够。”

    “徐来,你不要以为说些好话,我就不生你气了!”

    “阮棠,你怕不是还没睡醒?昨天明明是你要逆推我,怎么论,也轮不到你生气吧。”徐来认真道。

    阮棠咬着下唇。

    魂淡。

    这个男人就不知道给她个台阶下嘛!

    徐像是看透了阮棠的心事,又自顾自道:“其实我该给你个台阶下的,毕竟你脸皮薄,所以我决定——”

    阮棠心跳加快,徐来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当下迟疑问道:“你决定什么?”

    徐来一本正经道:“所以我决定不给你台阶下。”

    阮岚:???

    “老婆,你知不知道,你害羞的样子特别迷人,我想多看一会。”

    “……”

    这次不仅耳根,阮棠脸都红了,而且烫的吓人。

    她狠狠剐了徐来一眼:“那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特别欠揍,我好想打你!”

    “我当然知道。”

    徐来点头道:“因为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

    但后面还有半句话,徐来没有说,那半句是:可他们大部分都死了。

    是的。

    在徐来还是少年时,他于同辈之中无敌,以人族之躯一步步逆天而行,走出了一条无敌大道。

    年少自然轻狂。

    徐来少年时的桀骜不驯,以及说话十分不客气,不知道得罪了多少天骄与神子圣女。

    但徐来就喜欢他们看不惯他,又打不过他的气急败坏样子。

    想到趣事,徐来不由笑出了声,又继而有些恍惚。

    岁月荏苒。

    那批与他同辈争锋的年轻人,现在已经成为了某方道统的圣主,亦或者某个禁地的主宰了吧?

    亦或者都死了。

    任你风华绝代,天赋卓绝,在时间面前依旧是渺小的不值一提,帝尊也才一百万年寿元而已。

    察觉到徐来情绪的变化,阮棠低声道:“对不起,我刚才说话重了。”

    “跟你没关系,想起了故人与趣事而已。”徐来苦笑道。

    “既然想了,那就去找朋友喝酒聊天。”阮棠道。

    徐来愣了愣。

    他突然笑出了声,十万年来少有的大笑,只是笑着笑着,笑声就渐渐嘶哑了起来。

    找不了了。

    他是无敌寰宇的大帝,被四方仙域尊称为帝尊。

    从成就帝境之后,徐来就彻底没了朋友,因为他踏碎了这一代无数人的梦想。

    因为同一片星空之下。

    帝境——

    只能有一人!

    除非徐来死掉,才会出现新的大帝。

    否则这一百万年内,除了人族外的所有种族存亡,都要看徐来的脸色。

    徐来身影落寞的走向庭院中。

    坐在了满是海棠花的草地上,取出了一坛万年女儿红,他高高举起,瓶口向下。

    酒水哗啦啦洒在了地面。

    徐来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道:“敬当年的我们,敬当年的自己……”

    阮棠不知道徐来为何如此悲伤,只是默默坐在他身边,低声道:“要不要我陪你喝点。”

    “我怕你喝醉后再逆推我,我还怕我犯错误。”

    “……”

    阮棠红了脸,没好气踢了徐来一脚:“登徒子!”

    徐来哈哈大笑中,拎起了女儿红,猛地灌了自己一大口,烈酒入喉,让徐来目光越发深邃。

    赠我一场醉。

    往日无滋味。

    千里也迢迢。

    无人共登高!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