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小屋

金玉质【1V1】 作者:旧曾谙

      暗黑丛林映着点点星火,连珠般的雨点打上赤色的火焰裙边,瞬间被吞噬。
    百里赟淇手持一支火把,火光依着山岚涌动,明暗交迭,寒玉雕刻的面容被镀上暖意。他从漆黑深处走出来,挺拔的身姿在风雨侵袭下仍然仪态优雅,赤焰燃烧身周的夜色,金色光晕犹如天神赐福。
    “谢天谢地!”秦棠见到有人影从树林里出来,吐出憋闷在胸口的浊气,终于放下心来。
    池珏双手攥紧,眼眶不觉有些湿润,之前强忍着的害怕与不适,在看到百里的那一刻,突然有了出口。
    百里赟淇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拉开池珏那侧的车门。他像是要开口说什么,下一秒看见池珏湿红的眼眶。
    “怎么了?”他一顿,原本的话在口中转了个弯。
    池珏迅速把头低下,不好意思地摇摇头,不想被别人看见落泪。
    秦棠也有些激动,她安抚地摸摸池珏的长发:“你可算回来了。我们都担心死了!刚才好像还听见豺狼的叫声,怕你出事!”
    垂着的小脑袋在他身前胡乱点头,百里赟淇把火把拿远了些,蹲下身,从下往上看,对上一双藏在散乱黑发里,红通通的兔子眼睛。他仰着头,锁骨上青白的细筋顺着脖颈埋入锋利的下颌线,冷冽的丹凤眼安静地看她,目光淡定坦然,像是无声的安慰。
    池珏见到他安全回来,才感觉到后怕,眼眶里蓄着的泪就快要掉下来。她用手背迅速揉去睫毛上的水雾,抬起头对蹲在她身前的百里腼腆地笑笑。
    百里赟淇见她情绪缓和了些,方想起之前要说的事,他退后一步起身站直。
    “我在冰湖的西北方向找到一个猎人小屋,里面有壁炉和火把。天越来越冷,估计气温会在半夜达到零下十度以下。我们最好还是转移过去。”
    秦棠早已在车里冻得手脚僵硬,闻听有取暖的地方,心里一高兴,可转念又有些担忧。
    “但是会不会遇见豺狼?”方才凄厉的嚎叫声在她心里蒙上了阴影。
    百里赟淇并没有在小屋附近发现异常,他想了想:“可能性很小,猎人小屋都是有经验的猎手建造的,必然不会选在危险地带。万一有野生动物,只要我们不去招惹,它也不会主动进攻。”
    秦棠点点头,夜渐渐深了,救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车里窄小的空间的确很难休息。
    “现下你带的零食可有了用武之地了。”池珏压下泪水,竟有了些玩笑的心情。
    秦棠哈哈一笑,到后备箱翻出自己的大包。女孩们下车跟着百里赟淇往森林里走去。
    骤雨未歇,寒鸦凄切。叁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枯叶杂草混合的潮湿泥土里。
    百里赟淇手执火把走在最前面,秦棠把卫衣帽子翻过来扣在头上,池珏走在她身边,头上披着风衣挡雨。时不时有鸟类穿梭在树丛间躲雨,使劲扇动着被打湿的羽翅,尖长的唳声贴着人的头皮盘旋。
    路上没有人说话,池珏双手在耳侧攥紧了风衣,想尽量把这背刺般的声音阻挡在耳外。前面的百里赟淇没往回瞧,却稍稍缓下步伐,与池珏之间的距离缩近了些。他黑色的单衣融入黑夜,从背后只看见纤长的后颈和下滑的衣袖里露出的一小截手臂,青白明亮,一下子刻进人心里。
    池珏吸了吸鼻子里的冷气,朝他快走几步。天上无月,黑暗中,百里如同月光般澄莹,在不远处指引着方向。
    又艰难地行走了一段路,百里赟淇第一次在这段“旅途”中回过头,火把向侧前方斜点着,如释重负道:“就是这了。”
    池珏看向火光的方向,果然有一座草砖和木头搭建而成的小屋,门前还有一小片空地放了几把户外长凳,一条细亮的冰川水涧在屋边曲折地流淌。
    叁人推开门走进去,里面空间不大,粗粝的水泥地上也就够躺下两叁个人。墙壁上有一座窄窄的用糙泥和土砖砌的壁炉,边上放着一捆干木柴,两支火把,还有一小盒助燃剂及火柴。另有一面墙上挂着个鹿头,眼睛已经被掏空,翘起的鹿鼻和尖锐的鹿角向前凸起,墙角堆着几张动物皮毛。
    秦棠“呀”了一声,拉着池珏的手,又害怕又惊奇地上前凑近鹿头,仔细辨认真假。
    池珏牵强陪了她一会儿,心里有些毛毛的,她趁秦棠没注意时松开手,转身尽量远离那面墙,想到壁炉边帮百里生火。
    壁炉里已经用木柴搭起一个帐篷似的尖尖,百里赟淇伸着修长的脖颈,捡出一根细长的木柴,把脸凑近黑乎乎的壁炉,用木柴朝壁炉内侧顶上戳着,确认排烟管道是否通畅。
    池珏躲到壁炉边,见百里动作娴熟有序,觉得自己也插不上手,就站在原地看着他弄。
    百里赟淇检查完排烟管,打开助燃剂的盒子,从里面掰出一块像白色塑料泡沫的东西,在木柴尖堆的中间找了个空隙,把小白块放进去。他手指上沾染了些脏污,此刻倒没在意,放下盒子又划了一根火柴,呲花的火星在指关节之间闪动,他俯下身轻巧地抬手,把火星正正好丢到那小白块上。火星“嚯”地一声燃起蓝焰,瞬间变成一簇跳跃着的火苗,火苗像爬藤植物般迅速燎上周围的木柴,干柴烈火顺利会师,随着“噼啪”的木柴燃烧声,火焰越烧越旺。
    秦棠终于放过那个可怖的鹿头,贴到壁炉边伸手烤火,难得对百里赟淇有了些改观:“哇,你还挺能干的嘛!”
    池珏在火光边站着,也感觉丝丝暖意包裹上来,她含笑看着忙活的少年:“没想到你还会给壁炉生火。”
    “之前在英国的住处也有壁炉,小时候总看侍从们生火,看多了也就会了。”百里赟淇站在离火稍远处,把助燃剂和火柴重新妥善放好,回过头来。
    “诶,等一下,”池珏借着火光看见他脸上沾了一小块炉灰,上前一步伸手想帮他抹去,“这里有脏的。”
    池珏刚温暖些的手指尖堪堪触碰到百里冰凉的脸颊,还没来得及动作,眨眼间就被远离。
    百里像是触电般地飞速往后退了两步,上半身隐入阴暗里,脸上的神情不明。下一秒,他好像看了眼自己的手,低声道:“手上也脏了,外面有水,我去洗洗。”话音未落,他就转身迈出门去。
    池珏伸长的手臂还没来得及收回,她愣在那里,听见百里走出去的关门声,才悻悻然收回了手。
    可能他不喜欢别人碰他吧,池珏暗自猜测,觉得自己有些失礼。
    秦棠没注意这小插曲,忙着在壁炉边铺了块皮毛当作地毯,招呼池珏过来烤火。
    池珏坐到火边,脑海里琢磨着萧徇铎会不会见她一直没回家,过来找她?
    小屋里热烘烘的,池珏紧绷了许久的神经终于稍稍松弛,湿冷冻僵的身体烤着火,不知不觉感到晕乎起来。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