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夏(2)

蓝桉(师生1V1 H) 作者:Fluoxetine

      十月的夜晚比起盛夏多了一丝清冷,傅星玫刚抬手呵出一口气,左手便被牵住送至了那个棕色的风衣口袋里。
    他的掌心大且温暖,口袋包裹着他的右手,他微微收拢握住她的小拳头,一层一层地,宛如最脆弱的宝贝被层层迭迭合住,只剩最坚硬的外壳。
    “你有问题想问我?”时疏轻轻捏了捏她的小手,开口道。
    傅星玫的骨架小,连带着手也比同龄人小很多,他的掌心合拢时可以完全将它包裹在里面不露分毫。
    “我以为你会问我关于今天下午发生的事的来龙去脉,比如那个女生是谁,跟我是什么关系,她为什么会说出这些话.........”傅星玫被他牵着,慢慢向前走,风中传来远处报时的钟声,过滤到了耳边,便几乎微不可察。
    “我始终认为两个人最好的相处模式是相互尊重,假如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又何谈信任呢,况且,你本身似乎并没有彻底被这件事卷入情绪的漩涡中,并不需要我去拉住你,因此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相比于我去问,你选择主动跟我说似乎更为妥帖一些,”时疏淡淡开口。
    “那如果你发现我不对劲了呢?”
    “这时候就不会在意分寸感与界限感了,因为你需要我的帮助让自己走出来,假如这个时候我仍旧保持界限假装没有察觉到你的状态,那么便是我的过错了。”
    傅星玫抬头看向时疏,昏暗的灯光下,他的面部线条被模糊了界限,原本流畅的下颚如水墨画般被晕染,而她在拿其中浮浮沉沉,如一叶扁舟。
    小拳松开与他十指相扣,她抿了抿唇:“其实我初中的时候并不像现在这样瘦,有一点点微胖,经常被季夏捏着脸说婴儿肥很可爱,那时候的我比现在要开朗很多,但偶尔会有些格格不入,或许独立特行的性格是从那时候就开始养成的,也就引来了很多流言蜚语。我其实并不在意,觉得只要身边的朋友都在,我就很满足了,直到今天出现的那个女生带着那些所谓的‘朋友’,在放学后将我堵到厕所,嘲笑我的身材和我的成绩,各种侮辱性的词朝我劈头盖脸地砸过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格格不入在一些人眼里就是罪恶之源。”
    听到这里,时疏皱了皱眉,想要努力回想起下午所见的女生的模样,却发现自己半点印象都没有,还未等他开口,便听见她继续道:“那时候家里出了事,我不敢告诉季夏,也无人可说,只能憋在心里,加之程盈联合班里几乎所有人对我施加的校园暴力,那段时间我一度想要自杀,但是我挺过来了,也考上了她曾经用以嘲讽我考不上的慕华,然后在经历过此后无数次的叁观破碎又重组的循环以后,我活到了现在。”
    “时疏,”傅星玫垂头轻声唤了一声他的名字。
    “我在,”他应道,旋即握了握牵着的那只冰凉的小手,给了她无声的安全感。
    “初中的时光对我而言是一个劫,我可以将它丢在记忆深处,却做不到彻底遗忘,其实有件事我一直瞒着你,现在在我身体里偶尔会有两种不同的情绪挣扎拉扯,我原来可以装作视而不见,因为这种情况已经从初中伴随我到了现在,但是现在我没办法再继续忽略它了,我怕我会因为它走向自杀的道路,我知道我是怎么了,可我一直不敢验证,我没有能够支撑我得到答案以后继续活下去的底气,只是我想,现在的我应该有勇气能够面对这个我早已十分清楚的答案了.........”
    傅星玫犹豫了一下,抬起头,那双眸子被暖光映得雾霭霭的,像是朦胧的水汽,就这么直愣愣地看向他:“你愿意陪我一起吗?”
    “能陪你参与你的过去,是我的荣幸,”时疏俯身低头,吻上了她颤抖着的眸,带着一丝怜惜与尊重,在她心里激起了一圈又一圈涟漪。
    “只是,你打算怎么做?”
    “我想趁寒假的时候,去市里的医院看一看,林城虽然也有心理医生,但一定是不及江市的,而且.......”傅星玫顿了顿,继续开口:“这件事我想先瞒着我妈,等到确诊以后再跟她说。”
    “星星,我尊重你的想法,也很愿意陪你一同面对,只是我觉得,比起我带你去,你的母亲更能够承担这个位置的分量,假如你真的不愿让你的母亲知道,那么,我不介意再多了解你一点,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但是你要答应我,从现在到寒假这几个月的时间,如果有任何难受的情况,一定要跟我说,明白吗?”
    “我知道,”见傅星玫乖巧地点了点头,时疏稍稍叹了口气,未牵住她的那只左手在她头顶轻轻拍了拍:“回去吧,天很晚了,这件事我们可以慢慢商量。”
    “好,”时疏已经这么说了,她自然也无异议,乖乖任他牵着走回车前。
    傅星玫总觉得自从自己与时疏的关系更进一步后,撒谎的次数似乎越来越多了,这本不是她的本意,可她想要自私一把,时疏的到来打破了她循规蹈矩的生活,而她终于得以将压抑在内心深处的另一个自己释放出来,或许人都是贪婪的,得到过一些便会不知餍足地索取更多,而她现在便如那些贪婪的人一般,急切地渴望从谎言中得到好处。
    哪怕她深知,前面早已是万丈深渊。
    这是傅星玫第二次来到时疏的家,在路上她已经跟阮菱发过消息,随即又跟季夏打了招呼,她其实不知道这种状态会持续多久,只是潜意识里她觉得,晚一些告诉阮菱才是上策。
    上次傅星玫穿过的衣服还在,时疏去洗漱,将衣服所放地告诉了她,得了具体位置的傅星玫自己去找衣服,却在打开衣柜时怔在了原地,衣柜里原本清一色的男士纯白衬衫此时换成了色调柔和的女生服装,无论是从材质颜色还是款式大小都是无可挑剔的,只有对她格外了解的人才能做到这么精准把握。
    下意识低头看向衣柜抽屉,傅星玫咬了咬唇,还是蹲下身拉开,内衣内裤不出所料一应俱全,即使不上身试穿,傅星玫也知道一定是刚刚好的。
    红着脸站起身,便见时疏正靠在门框前环胸望着她,见她发现了,他只是笑笑,走上前揉了揉她的头,带起一身浓郁的荷尔蒙气息,直冲她的鼻腔:“找到了就去洗澡吧。”
    在这场关于谁更爱谁的战役里,傅星玫承认自己输得一塌糊涂,因为过了这么久她忽然发觉,他其实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爱她。
    “时疏......你就不害怕做了这么多,最后只是一场空吗?你甚至就没有怀疑过哪怕一点,我接近你靠近你只是为了利用你?”
    “星星,喜欢一个人和利用一个人本来就是近义词,都是利用对方满足自己的欲望,或者说得高雅一点,梦想。但是,两者的区别在哪儿呢?”时疏笑了笑,原本面向外界凌冽的目光此时变得柔和:“喜欢一个人是把对方和自己当成一个整体来计算利益,即使有时候也许会偏向自己,但利用一个人是完全只顾自己的利益而忽略了对方的感受,在本质上是自私的,是不在意的。所以,不要在‘是否是在利用我’这个问题上陷入思维怪圈,因为喜欢所以才会心甘情愿付出,倘若不愿付出,又谈何喜欢呢?”
    傅星玫找不到任何话语能够反驳他,因为他说的是对的,正因为他将他们视为一个整体,所以才不会计较得失。他的付出让他本身觉得有意义,觉得可以在满足自身欲望的同时,极大限度的帮助到她,这让她忽然发觉自己的目光似乎格外短浅,仅仅只在“得与失”之间权衡,却忘记了爱的本质便是重于舍而轻于得。
    “不要想太多,”见她又陷入内耗,时疏无奈地拍了拍她的小脑袋:“毕竟我把你带回来,可不是为了让你权衡这段感情里究竟谁付出得多付出得少的。”
    “可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先去好好泡一个澡,回来我们再继续这个话题好不好?”
    他似乎永远都是如此地冷静从容,让她在陷入不必要的焦虑状态时,及时拉住她并且帮助她调整过来。
    这样的时疏,她何德何能能够拥有。
    知道再这么纠结下去不会有任何结果,傅星玫点点头,接过他递过来的浴衣,转身进了卧室的淋浴间。
    待到她出来时,卧室的吊灯已经被时疏关上,打开了床头小小的暖色座灯,他坐在床上,带着从未见过的金丝镜框眼镜,一边打电话一边敲击着键盘,从她的位置隐约能够听见几个零碎的单词:“Yep,I’m  not  sure”“Ok,Thanks  for  the  trouble.”
    似乎是听到了玻璃门拉开的声音,他抬头朝她的位置看了一眼,随即垂眸点了几下鼠标,低声道了一句而后挂了电话。
    “在聊什么?”傅星玫爬上床,便见时疏将电脑合上,顺势将她搂入怀里,吻了吻她的发顶:“虽然不想瞒你,但是迫不得已,时间到了我一定会告诉你,你只要知道我没有出轨,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不要胡思乱想,我不会害你就好。”
    “我们还没在一起呢,你就算有别人跟我也没关系,”傅星玫瞪了他一眼,在他略显玩味的眼神里缩进了被子:“我困了,要睡觉。”
    “生气了?”时疏将电脑放在旁边的玻璃茶几上,侧身躺下,自她身后抱住她:“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但是星星,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一直在权衡利弊努力在所有关于你的选择题里带给你最优解,假如你不想要这个最优解,我也可以将剩下的解交给你,由你来进行取舍定夺。”
    “所以,还想听吗?”
    “不听,就像你在等我主动开口一样,我能看出来这件事并不是什么特别重要到会影响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的事,那么我就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理由了,我选择等你自己说,”傅星玫转过身面对着他,那张仍旧稚嫩的小脸上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你给了我尊重,我也要给你,因为尊重是相互的。”
    “好,”时疏笑了,低头吻上她的唇,缠绵辗转却未染一丝情色的意味,反倒从中透出些怜惜与独一无二:“洗澡前你想问我的问题,我现在给你答案:一段好的关系付出是相互的,但并不仅限于金钱,这是一种态度,它关乎于你是否真的有认真对待这段感情。假如你并不在意,那么同等价位甚至更加昂贵的物品也无法等价衡量,但假如你真的在意,并且在你能力基础上给了我你的反馈,哪怕只是一顿饭,一份不值钱的手工作品,也是能够与金钱相媲美的,所以,星星,”他轻声道:“永远不要妄自菲薄,觉得你给我的东西不重要,我不在意你给我多少,只要你是真心对待这份感情,那么做你自己就好,也不要试图去衡量与对比我们两个人付出了多少,因为有些事,不是仅仅只依靠衡量便能够得出结果的。”
    你可以怀疑我的一切,但请永远不要怀疑我对你的爱,因为那是我仅剩的一点孤勇,交付于你,渴求着你成为我的光。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