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途 第61节

半途 作者:四面风

      秋辞递来疑问的眼神,像是问他:“你怎么知道?”
    “那天你跟我的相亲对象聊电影聊得可真高兴。”
    他一说完,两人都为他语气里的醋劲儿屏了口气。他是吃谁的醋?又不敢多想了。
    盛席扉忙说:“我是想说,我也爱看电影。我不懂你们说的那些电影,但是我喜欢科幻电影。”重点在后面这句,“我猜你也喜欢。”
    秋辞又笑了,默认。
    “你还记得《黑客帝国》吗?”
    不是问看没看过,而是记不记得。
    “记得。”
    “那你还记得红色药丸和蓝色药丸吗?”
    “‘缸中脑’的两个选择,红色药丸代表从完美的虚拟世界中醒来,面对完全的未知;蓝色药丸代表继续无知地过安逸的虚拟生活。”
    “对,如果是你,你选哪个?”
    “我不知道。”
    盛席扉又挑眉,“你都不想一想就回答?”
    秋辞嘴角噙着笑,仰头看着天,像是在说,他早就想过了。
    “那你就是还在找你说的那个问题的答案,你还没找到。”
    秋辞有些惊讶地转头看见,看到他狡黠的笑容。这种笑容出现在他那坏男人似的脸上本该显得虚伪的,可秋辞竟然看不到虚伪,还觉得心脏砰砰乱跳。
    他觉得盛席扉对他过于好奇了,两个人聊物理、聊哲学都行,但是最好别聊“你”和“我”。
    “你怎么老问我‘我怎么想’。”他要提醒对方的潜意识,可以纵容盛席扉享受某种暧昧,但不要过界。过界总是危险的,就像吃下红药丸,未知的地方总是充满危险。
    盛席扉笑着说:“我也发现了。我特喜欢和你聊这些,但是好像也不是因为我对世界感兴趣,我是对你怎么看待这个世界感兴趣。”
    秋辞想起那句诗,“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孤桀如海子,竟也期盼能有这样一个不存在的“你”。人依赖理性而存活,却为何总向往这些忘记理性的瞬间呢?
    秋辞仰起头,看见月亮,然后扭头看向身旁的那个“你”,问他是否对月亮背面有兴趣。
    第101章 席扉出柜1/2
    席扉受不了了,电脑也坏了,就想先回北京,留他妈一人冷静冷静。于是徐东霞闹着要跳楼。
    如果秋辞当时在场,一定会说:“跳!让她跳!”好人总是不长命,坏人才遗千年,他就不信徐东霞那样的人能舍得去死。
    但席扉不知道这些。他看见自己母亲踩着椅子往窗外探身,顿时魂不附体地扑过去。徐东霞一见儿子来救自己,顿时斗志更加昂扬,像是拿捏住了席扉最怕疼的那根神经,使劲儿撕扯,摆出拼死也要跳下去的架势。
    可怜席扉已经不是前几天那个壮实的席扉了。他这些天吃不好睡不好,不仅被徐东霞耗空了心力,也被她耗空了体力。徐东霞发福的身体在儿子怀里扑腾,两人一起摔到地上。徐东霞从椅子上掉下来时摔折了腿。
    秋辞听席扉大致说过这件事后,当天晚上梦见徐东霞瘸了一条腿,拎着一只桶一瘸一拐地追他。他在前面拼命跑,幸好徐东霞是瘸腿,追不上他,但他仍害怕地不停回头,看见桶沿上往下滴红色的东西。一开始他以为是红油漆,后来想起来应该是狗血,顿时觉得又惊又恶心,直接吓醒了,醒来后心脏狂跳,睡意全无,那感觉就跟从前梦见丧尸和怪物而被惊醒后一模一样。
    他的假期已经用完了,回去上了一星期的班又忙不迭趁周末赶回来。想席扉了,特别想。他每天只能隔着电话听席扉的声音,听席扉强打着精神假装一切都好的沙哑嗓音,别提有多心疼。所以他更想不明白。
    即使是把徐东霞想成世界头号恶人的秋辞都困惑了,为什么徐东霞就不心疼?
    峰峰他们也觉出不对头。席扉一直都是公司的顶梁柱,是他们几个人的主心骨,他做事喜欢严格按计划来,对项目进度一直抓得严,可他这次竟然连着半个多月对公司事务不闻不问。新招的几名同事还没上手,其中两个是席扉亲自在带,有问题想和他视频电话,也被拒绝了,让他们问别的老员工。席扉从来没有丢下工作离开过这么久。
    朋友们问秋辞,因为秋辞跟席扉“合住”,又是老乡,就找他打听席扉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秋辞只能以徐东霞身体不适当借口。
    “严重吗?有没有我们能帮上忙的?我们要不要过去看望一下?”峰峰他们担心地问。
    “不用!”秋辞忍着牙根里痒痒的恨意,“不严重!……就是年纪大了骨头不结实,养养就好了。”
    有时候秋辞都忍不住想,要是徐东霞死了就好了。
    可到底还是心疼席扉,竟然还是盼着徐东霞能学虞伶的父母,即使那爱不纯粹,爱的那部分最终也能超过其他。
    秋辞还把席扉平时在家里用的那台电脑也带过来了。他心疼席扉的生活被搅得乱七八糟,想帮他恢复几分秩序。
    他们以前聊过“颠覆”,这会儿席扉的世界就是天翻地覆。秋辞吃过这种苦,所以更能知道席扉在受什么样的煎熬。他甚至觉得席扉比他那会儿更痛苦,因为他那会儿还是小孩子,被翻过来的十一二年实际上也没有多么愉快。
    可席扉是足足三十年,足足三十年的快乐和幸福,在一瞬间被全盘否定。三十年的天变成地,地变成天。
    秋辞以前认为人活着就要探求一个真实的答案,人早晚都会悟到那些惨痛的真相,宜早不宜迟。但现在想象着席扉受的苦,他又觉得,其实也没必要。
    席扉本没必要吃这些苦。
    “其实,你没必要非得和徐老师说个明白……她毕竟是你妈妈……妈妈只有一个……”
    “你想说什么,秋辞?”席扉语调痛心地问他。连日和亲生母亲的对峙让席扉也变得咄咄逼人,质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秋辞羞愧地低下头:“我胡言乱语。”
    “我没有放弃。”席扉的语调沉沉的,“秋辞,你也别放弃,好吗?”
    秋辞最擅长的就是放弃,只要是没有截止期的任务,他永远都会半途而废,恨是,爱也险些是。
    他总想追逐一个明确的答案,“想”总在“做”之前。如果想不明白,就干脆不迈脚。可现在席扉已经走在他前面了,朝他伸出一只手,在等他。
    前路通向哪里,也许永远都不会答案,但秋辞也伸出手了,和席扉的手握在一起。
    他带着席扉的电脑到了小区外,收到席扉的信息:“等我一会儿。”
    秋辞坐在车里等着,过了好半天才收到第二条信息:“我舅他们来了。”秋辞回忆起曾在医院里看到的那个混乱的羊群。
    又等了好半天,秋辞看到两辆车一前一后地从小区里开出来。这两辆车从他旁边经过时,秋辞在车里看到和徐东霞肖似的脸,他们还在义愤填膺地说着什么,幸好都被窗玻璃挡住了。
    他又等了一会儿,没有再收到席扉的消息,就背着席扉的电脑包下了车,往小区走去。
    倒没想到一进小区,看到的第一个熟人是他的妈妈。远远看见妈妈身后还跟着承旗和承旖。现在秋辞能分清她们了,承旗高兴地拉了下妈妈的挎包,应该是在说:“哥哥来了!”承旖的笑容依然有些腼腆,冲他抬了下手。
    秋辞看见妈妈整理了一下被承旗拽下去的包带,加快脚步,目不斜视地从前面的路口拐走了。承旗和承旖不知所措地在原地站了两秒,看看妈妈那边,再看看哥哥这边,慌慌张张地也拐走了。
    秋辞估摸她们已经走远了,才继续往前走,再一次来到席扉从小生活到大的那个家。
    门被拉开时,席扉脸上隐忍着怒气,在看到秋辞的瞬间转为惊喜,紧接着就红了眼圈。眼里全是红血丝。
    秋辞一下子也想哭了,席扉比他这些天里无数次幻想出的样子还要憔悴,眼窝陷在黑眼圈里,两边的脸颊凹出一个谷,胡茬都填不住。
    席扉把防盗门也开开了,秋辞等不及让门完全敞开,侧着身从门缝里挤进去,用力抱住席扉,想看他瘦了多少,又心疼地摸他的脸。皮肤都变干了,一边的嘴角还长了溃疡。
    徐东霞怎么就不心疼!
    他越过席扉的肩膀朝屋里张望。徐东霞已经出院了,秋辞怕她像是自己梦里那样,总是冷不丁地冒出来,小声问:“徐老师会突然出来吗?”
    席扉胡乱地摇了下头,迫不及待般的一把抓住他的手,想放到嘴边亲一下,但想起自己嘴唇的溃疡,怕脏,就把秋辞的手放到胸口。
    秋辞小声问他:“吃东西疼不疼?”
    席扉红着眼笑着摇头。
    “你得多喝水,还有,别忘记吃蔬菜水果。”
    席扉笑着点头。
    卧室里传来徐东霞的声音:“席扉,是谁啊?”
    席扉将秋辞搂得更紧了,朝里面扬声道:“快递!”
    秋辞向他示意自己另一只手里的食品袋,席扉改口道:“外卖!”
    两人轻手轻脚地移到沙发那边,秋辞先把食品袋递给席扉,然后把电脑包从自己身上摘下来。
    席扉手停在塑料袋上,看不够似的目不转睛地望着他,眼里含着笑,盘在眼白上的红血丝都融化了不少。
    秋辞小声问他:“看什么?”
    “看这个电脑包和你还挺配。”席扉小声说。
    秋辞想配合他这个笑话,但是看见他嘴唇上的裂纹,实在是笑不出来,忙转头去弄餐盒,把四个餐盒都打开,有鱼肉有饺子有青椒和白菜,都是席扉爱吃的东西。
    “应该再给你买点儿水果的。”秋辞郁闷地说,他又看见席扉嘴角的溃疡了,知道他这些天肯定吃得糟透了。
    屋里面徐东霞又喊:“订的什么菜?”
    席扉犹豫地看向那四个餐盒,秋辞立马猜到他在想什么,“拨出点儿菜给徐老师端进去吗?”
    席扉的视线从餐盒移到秋辞脸上,像是在问:“你怎么会愿意让我妈吃你带的饭?”
    秋辞心疼地笑了一下,揉揉他脑袋:“傻瓜。”他带了四个菜来呢。
    席扉给自己母亲送了饭菜进去。秋辞看着那扇门,门里面就有徐东霞,而他坐在这里,竟然感觉很安全。他知道是席扉挡在自己和那扇门之间。
    席扉出来后,自己也吃起来,直接在沙发上。秋辞就坐在旁边看他吃饭。
    席扉感觉自己从来没吃过这么香的饭,等不及嚼完就迫不及待地吞下去,吃了十几口,总算没那么饿了,想起要问问秋辞饿不饿,一转脸看见秋辞在偷偷地抹眼泪。
    席扉嚼嚼嘴里的东西,咽进去,把碗筷放下,擦下嘴,把秋辞搂进怀里。
    这天晚上,席扉发着抖地给秋辞打电话:“我舅舅他们把这事告诉我爸了。”
    秋辞心想,他们是真想把席扉给逼死呀。
    第102章 家人
    秋辞挂断电话后就准备去找席扉。他没有多想,只是心疼席扉,不想让他一个人面对一切。
    经过酒店大厅时,秋辞看到门口立着次日要办的婚礼的迎宾牌。这家酒店几乎每个节假日都有婚宴,他对这些牌子已经习以为常。他从那些印着新人照片的牌子前经过,又诧异地退回来,将新郎的名字又确认了一遍。再往上看,盯着新郎的脸看上几秒,确定就是那个李斌。
    即使是和李斌套话那会儿他都没有点开过李斌的自拍,这会儿倒猝不及防地看到他长大成人后的脸,还被放得那么大。
    生活为什么就不能像三幕剧一样呢?先有第一幕结尾的铺垫,之后才能有第二幕的高潮,让观众提前做好心理准备。然而生活总是这么毫无来由地吓他一跳。
    秋辞退后两步,又去看新娘的脸。婚纱照总是和本人有很大差距,他掏出手机去找之前和李斌未婚妻聊天的窗口,想找张照片,然而一点进对方的朋友圈就看到这张婚纱照。
    秋辞彻底糊涂了。他想起当初联系上李斌的未婚妻时,对方表现得异常冷静,说了一个词:“难怪。”她给秋辞的印象是很果断的,她也很清楚“同妻”是什么意思。
    秋辞这会儿才想起来,对方确实没说要分手。
    他像是急匆匆赶路时冷不丁被一块不相关的石头绊了一跤,摔到地上才想起看看前方,这才发现前路竟然那么坎坷。
    他那么着急地要赶过去是为什么呢?如果没有他,席扉和虞伶的结婚照也能立在这里。他要怎么顶着唆使虞伶退婚的罪名去面对席扉的父亲呢?
    “如果这会儿调头回去,就不用继续受煎熬了。回家去吧,回了家就安全了。”心里面习惯退缩的那部分小声劝说。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