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途 第58节

半途 作者:四面风

      “我今天说我……也是胡说的。我不恨你。”
    席扉就又笑了,异常温柔的样子。有时候秋辞看他的眼睛会想到星空,不只是因为它们看起来深邃,还因为其中的眼神犹如星空一般,具有一有安宁的力量。
    席扉笑着说:“那我就放心了。睡吧,淋了雨不能熬夜了,容易生病。”
    秋辞不放心地抓住他的胳膊,“刚才还没说完,你都不怨我吗?”
    “不怨。秋辞,我和你说真心话,如果那次我爸得脑溢血,真……比如说去世了,或者说留下严重的后遗症,那我真接受不了。但是我爸他自己都不计较那次生病受的罪,他都想开了,说福祸相倚,我就更得想开了,毕竟我是真想和你一起走下去。”
    他握住秋辞的手,继续说道:“回来的路上我就在想,幸好不是最坏的情况,老天爷还是给我留了条活路的。这么想着,我都有点儿庆幸了,觉得这就是个预示,说明以前那些事最终肯定都能解决的,肯定能!”他把秋辞的手握得紧紧的,“我是这么相信的,我希望你也能稍微信一点儿,哪怕走一步看一步,也千万别停下来,要不然我真怕我自己做不成。我需要你在我旁边,行吗秋辞?不需要你做什么,你就在陪我旁边,我去做,我去解决,我去一个一个和他们说去,你千万别再跑了,好不好,秋辞?有时候真想把你捆起来,整个捆住!手、胳膊、腿、脚,都捆得死死的,让你再也没法逃跑!”
    他最后那句话语气有点儿狠,说完了,两个人都有些惊着的样子。
    席扉抿了下嘴唇,忐忑地问:“你觉得我太缠着你吗?”
    秋辞情不自禁向前递出手腕,整个人也向前倾身,近乎虔敬的表情,“那你把我捆住吧。”
    第95章 “席扉”是“绿灯”
    那根绳子仍挂在那儿,显然是经过两人潜意识的共同批准。可秋辞当时的那股冲动劲儿已经过去,这会儿他看着吊环又觉得害怕了。
    席扉成了更积极主动的那个,鼓励他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
    秋辞一直知道自己的身体里有一只怪兽,他总感觉藏在自己血管与肉里的那些细小的牙齿就是那只怪兽的。怪兽会在饥饿时放出无数副小牙咬它,咬得他从身体里面发痒、发疼。
    有时候他嫌自己的怪兽吃得太多,就饿着它。可他的怪兽一吃不饱就会生病,还把那些病传到他身上,让他变成更不健康的人。
    那只怪兽连他自己都讨厌,可是席扉总是一副“多大点儿事儿”的表情,就好像在说:“饿了就喂呗。”
    秋辞便又担心他总这样纵容自己而自己则在纵容那只怪兽,以后会不会被同化成怪兽。
    席扉的表情就又像在说:“有我呢。”
    夏天吃饭的时候没胃口,想喝口冰啤酒又怕一喝就管不住自己,席扉说,“实在想喝就开一瓶,有我呢。”开了一天会烦得要命,晚上回到家不想做饭,席扉说:“你去歇会儿,有我呢。”
    秋辞害怕凌空时又发生骤降,再一次扭到他的胳膊或者别的什么地方。席扉把沙发推过来,并且预备出几条辅助承重的连接绳,说:“别怕,我们一会儿慢慢地升起来,有我呢。”
    两人面对面跪坐在沙发上。
    第96章 比绳子更牢固的衣服
    秋辞已经开始害羞了,抿嘴笑着摇头。
    席扉也笑,笑他又口是心非。
    “我们今天换一种方法。”席扉提议。
    秋辞眨眨眼,安静地等他下文,像极了生性害羞的小孩子在过年时一脸天真地听大人们说着啰嗦的客气话,好像真猜不到自己马上就能收到红包。
    “今天我们用safe word。”席扉说。
    秋辞又眨眨眼,眼里的笑意更多了,这次是因为开始感觉到刺激,同时惊喜席扉连这个都知道。
    席扉挑了下眉,表明自己早就做足功课了,“但是我毕竟没有经验,还是得谨慎,所以这个词必须得严肃对待。”
    秋辞马上跟着敛容,点点头,假装天真的聪明小孩儿变成听话守纪律的乖学生。
    “想一个不喜欢的东西代表红灯。”席扉说,那语气神态简直就是一个老手。
    秋辞不假思索:“尾气。”
    说完,两人一起笑了一下。平时走路或者开车的时候,秋辞总嫌街上的尾气难闻。
    “黄灯呢?”
    “车喇叭。”
    两人又一起笑了一下。
    “好了,现在要认真起来了。”席扉先严肃起来,秋辞便也收起笑容,同时垂下眼。他这会儿不太敢看席扉的眼睛了,怕一看就跌进去。
    席扉的手落到浴袍的领子上……
    “车喇叭。”秋辞说。
    席扉停下来,搂着他的肩膀和后腰把他抱起来,两人都忍不住笑了。
    没有手,秋辞用脸蹭蹭席扉的下巴,“席扉。”
    “席扉”就是“绿灯”,就是继续的意思……
    ……
    秋辞隐约猜到他要做什么,有些紧张。席扉停下手,俯下身来,秋辞扭着脸和他对视了一会儿,仍然是“车喇叭”。
    车喇叭不是尾气。
    “我会慢慢来,不要害怕,如果实在不喜欢就说停,好吗?”席扉蹲下来,温柔地说。
    秋辞闭上眼睛,点了下头。
    ……
    此时的秋辞看起来就像一只会呼吸的静物,但席扉知道他安静的身体里沉睡着巨大的激情,正等着自己去唤醒……
    ……秋辞眼睛睁开一下又闭上了,只看见席扉的双脚,有点儿想哭。他从来没有这样敞开过。他喜欢缩起来,缩进绳做的壳里,做一只假装世界很安全、什么都不用做也不会受到指责的乌龟。
    可是右腿伸出去,让他觉得自己全身都敞开了。比没被捆住时更危险。那条腿伸出去那么远、那么高,把他的宝贝壳子都撬开了,露出藏在里面的一切。
    席扉在逼他做他不喜欢的事。
    这会儿才想起来,席扉经常逼他做他不喜欢的事,逼他早睡、逼他做运动、逼他按时吃饭、逼他少喝咖啡。
    只有席扉能逼他。
    已经闻到尾气讨厌的味道了,上齿抵住下唇,声带只要一震动,就能发出那个音:“尾。”
    席扉没有逼他。席扉一直给他说那个词的时间。
    他一直知道自己对于绳子的喜爱是后天的。那些童年时看到警察捆犯人的镜头就能觉出喜欢的人,他们是坦然的,他们对于绳子的热爱就只是饿了想吃饭的那种自然的喜爱。
    而秋辞不知道自己对于绳子,是小时候不允许吃肯德基所以长大以后要吃的那种喜爱,还是妈妈给妹妹们打包了一份脆皮鲜奶,所以自己也想吃的那种喜爱。
    他不知道自己喜欢被捆住,是像拖延症一样,只有在畸形里才能感觉到对自己的控制;还是恰恰相反,是把控制权完全交出去,好像回到被严加管教的小时候;亦或者二者皆有,人本来就是处处矛盾的东西。
    他被捆住那么多次,可次次都躲在壳子里,所以他一直都不知道。
    牙齿收回去,嘴唇抿进嘴里。
    席扉在他面前站了几秒,摸上他的嘴唇,把它们从嘴里拨出来。
    秋辞说过,他只喜欢和绳子纯粹的交流,不想被打扰,所以席扉总是尽量不碰他、不和他说话。可实际上,比刚才那个犯规的亲吻更早以前,秋辞就已经在心里把“被绳子捆住”,替换成“被席扉用绳子捆住”。
    秋辞用嘴唇追逐席扉的手指,轻轻地含住,像婴儿含住母亲的乳t,立刻便有了安全感。
    席扉留下一只手被他吃着,另一只手抚摸他的脸和脖子,让他把头抬起来。
    ……
    绳子是最难脱掉的衣服。
    秋辞又发现一个为什么他会喜欢绳子的理由。
    因为曾经错误地脱掉过一次衣服,这种恐惧便进到他的梦里。衣服不可靠,所以寄希望于绳子。难怪他自己时喜欢赤身裸体。原来如此。
    这次他连“车喇叭”都没有说……
    他真的把自己所有的忌讳都在席扉身上破了个遍了。
    ……秋辞闭着眼睛,感觉席扉的手在自己肩膀轻轻地推了一下,他便在空中缓缓地旋转起来。
    前所未有的自由的感觉,这世界的一切都和他无关了,一切都在这舒缓的旋转中被甩出去。好像连绳子都在这离心力里消失不见了,只有席扉的抚摸仍留在他的皮肤上,变成比绳子更牢固的衣服。
    席扉总有这种魔力,把一些讨厌的东西变没,或者变得不再讨厌。
    也许下一次再梦见自己没有穿衣服,会是在自己家里。
    第97章 没那么恨了
    秋辞赤身躺在沙发上,心里十分坦然,仿佛人天经地义就当如此。他仿佛回忆起自己初来这个世界时婴儿的样子,只有一个空无的躯体,等待被穿上衣服,等待被填进各种“人”的特征,等待与这世界逐渐建立联系。
    席扉坐下来,抚摸他皮肤上蕾丝花边似的印痕,问他:“累吗?”
    秋辞用手勾他的胳膊,让他俯下身,问他:“做吗?
    席扉反问:“做什么?”
    秋辞卡壳了。
    想想也是,席扉这么聪明,一定早就发现了,只是善良地不戳破他而已。他会用各种说法来指代那个词,一个比一个难听,就为了躲开那个字。
    席扉宽容地笑了笑,“我爱你。”
    秋辞更惭愧了,刚要道歉,就被席扉提前拦住:“可别再说‘对不起’了,那三个字后面可别跟‘对不起’。”
    这下秋辞彻底语塞了。
    两人对视着,席扉耐心地等待。他知道秋辞对待语言的态度,对旁人来说已经够用的百分之八十,对于秋辞而言就只是差强人意。他等秋辞找到他认为最准确的措辞,以最精准的词句来描述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终于等到秋辞动了动嘴唇,正要张开发出第一个音节时,席扉的手机响了。秋辞的嘴唇登时闭紧。这个时间,是谁的电话显而易见。
    “去接。”秋辞推推席扉,嫌电话铃吵,他坐起来,从沙发扶手上拉过毯子披在自己身上,裹起来。
    电话铃持续恼人地响着,大有不被接起来就永不停息的威胁意味,就像徐东霞的性格,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秋辞没想到她也会把这股誓死让人不痛快的劲头用在自己儿子身上。
    席扉难言地看了秋辞一眼,才把电话接起来。秋辞松了口气,世界终于清静了。他只是听到徐东霞的电话铃,就已经想象到她歇斯底里的样子。
    席扉已经提前把音量调小了,可徐东霞的嗓音还是从手机里漏出来,席扉不得不背过身去,走远几步,用手捂着听筒。
    秋辞把头靠在沙发背上,余光看着席扉的背影,默默练习把席扉和徐东霞重新连接在一起。
    徐东霞为什么非得是席扉的妈妈呢。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