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太子当小弟后他弯了 第125节

给太子当小弟后他弯了 作者:是个打字机

      陈皎随口感叹一声后,便准备去找谢仙卿了。
    这个时辰点,谢仙卿应当在处理公务。陈皎到甘露殿时,远远便听见内里传来小孩子的哭闹声,外面更是人仰马翻。
    陈皎走进去,只见谢仙卿正提笔批复奏章,而地上则躺着一个小女孩,像一只毛毛虫在地上滚来滚去。
    张公公就怕在旁边,急得额头冒汗:“哎哟小祖宗,地上凉,您可起来吧!”
    然而他刚说完,地上的小女孩又滚了几圈,看起来是乐在其中。
    张公公:……
    谢仙卿忽然出声:“谢琳琅,起来。”
    谢琳琅翻身坐起,语带期盼:“父皇,我可以不上学吗?”
    谢仙卿叹了一声,温声解释道:“若是不求学,便不识字不懂礼,如此一来和流民无疑。”
    他放下奏章,将地上的女儿抱起来,笑容和煦道:“琳琅也不希望日后别人提起你,皆言你不通笔墨诗书的文盲公主吧?”
    谢琳琅略微思索后,说:“可以啊。”
    她说:“我可以做一个快乐的文盲。”反正她是公主,有人替她做事,又不需要自己写诗作画。
    谢仙卿:……
    他哑口无言,父爱岌岌可危。
    谢仙卿的头已经开始疼了,揉眉道:“你已快四岁了。”他在这个年纪时,早已开蒙跟随太傅求学。
    谢琳琅理直气壮:“对啊,我才四岁。母后说她四岁时还在玩呢,后来她在国子监也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呢。”
    谢仙卿找到罪魁祸首,冷笑一声,终究没有拆穿妻子当初在国子监常年倒数的事实。
    刚进门的陈皎:……
    她分析了一下当下局势,当即踮着脚尖,准备往后开溜。
    结果在地上滑来滑去的小女孩眼尖地瞧见陈皎,当即蹦了起来,喊道:“母后!!”
    她飞速冲了过来,熟练地抱住陈皎小腿,然后在空气中闻了闻:“母后,你背着我偷偷吃东西了!”
    陈皎立刻举起双手,无辜地说:“我没有啊。”
    谢琳琅将信将疑,又很快问道:“母后,你们出去玩为什么不带我?”
    一旁的谢仙卿差点被气笑,起身强调道:“因为你今日要上课。”
    谢琳琅刚想说她可以逃课,谢仙卿便拎起她,将她交给张公公,淡淡道:“送去周大人处。”
    谢景霁的老师是陆孤玉,谢琳琅的老师则是周侍郎。主要是因材施教,谢琳琅性格顽皮,最好让性情耿直的师长教才能压得住。
    小公主被扼住了命运的后脖颈,在空中扑腾了两下,然后垂头丧气地放弃了,终究没能挣脱前往学堂的道路。
    谢仙卿微微摇头,然后接着批改奏章。陈皎微微同情了一瞬小女儿,然后悄悄凑到谢仙卿身旁坐下。
    她趴在对方身边,看对方处理奏章,眨眼小声说:“陛下好辛苦哦。”
    谢仙卿转过眼,眼眸含笑:“国子监优秀学子?”
    他竟是不知,陈世子私下跟女儿都吹嘘了些什么。
    吹嘘也不知找个靠谱的理由,据他所知,国子监至今根本没这个所谓的优秀学子评比。
    陈皎略微心虚,咳嗽一声:“这个不重要。”
    谢仙卿目光打趣:“不重要?”
    陈皎不满意了,眯起眼:“你的意思是我配不上优秀学子的吗?”
    谢仙卿见好就收,立刻笑道:“陈世子博学多才满腹珠玑,区区优秀学子,”
    陈皎瞬间露出笑容,赞同点头:“我觉得陛下说得对!”
    谢仙卿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一笑,他身上那种令人恐惧不近人情的帝王之仪瞬间消融。
    数年过去,随着权力地位的变化,许多人也变了。
    谢仙卿登基已久,威严日重,朝堂上的人明显意识到他不再是从前那位温润太子。右相府在他刚登基那两年,心思激荡屡屡插手天子决策,后来随着谢仙卿手段越发凌厉,便再也不敢仗着是天子母族而自大。
    谢仙卿已然是天子之态,就连边关的王时景回来复命,都心惊不已,不敢像从前那般和这位表哥插科打诨玩笑。
    在所有人中,只有陈皎没有太大变化。
    她在官场中成长许多,但依然坚守初心,未被权力迷惑面目全非。她依旧是那个潇洒快乐的陈世子,丝毫看不出已经是做母亲的人。
    陈皎会去宫外走几条街,只为买桂花糕。她仍旧会在早朝时偷偷睡觉,让谢仙卿哑然失笑,又怜又爱。
    她对谢仙卿的态度也和从前一般,不会畏惧他,更不会将他陛下的身份排在最前。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心态缘故,近十年过去,陈皎相貌几乎和两人初见时没有太大变化。
    陈皎不知道谢仙卿心中的想法,她正在碎碎念自己今日遇见的事情,其中夹杂着几句对礼部同仁的报怨。比如新派来的人仗着家中有背景偷懒,有人把她前几日整理好的文书给弄混了,害她又要重新整理。
    陈皎如今已经从卫尉寺被调取了礼部,成为史上最年轻的礼部尚书,正三品,专门管理科举一事。
    在她碎碎念说一些寻常事情时,谢仙卿始终耐心倾听,心情也随之放松。
    当天子很孤独,当父亲很疲惫,只有在陈皎身边时,他才能真切地感受到他只是自己。
    偶尔谢仙卿也会附和陈皎,点评一两句:“此子性情甚敖。”
    陈皎赞同点头,苦恼地说:“是啊。而且还很烦,总是在我快下班时盯着我,找我问东问西,害我都不能偷溜早退了!”
    她怨念十足,谢仙卿忍笑:“陈大人辛苦了。”
    陈皎抬眸看了他一眼,神情骄傲:“为陛下分忧,乃微臣分内之事,岂有辛苦之言!”
    方才还说新同仁不懂事,耽误她偷溜早退,现在又义正言辞地说自己一心为陛下分忧,可真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谢仙卿终究没忍住,笑了。
    他望着陈皎,目光一如既往的温柔。
    谢仙卿忽然想,如果没有陈皎,一切该多么无趣。
    在谢仙卿的目光中,她眨眨眼,说:“快到除夕了,今年陛下我们出去玩吧。”
    谢仙卿温声道:“陈大人相邀,怎敢不从。”
    半月后,陈皎朝堂上表,力主推行女官制,陛下下旨通过。此后书院也能招收女生,女子能够参加科考,凭真才实学为官。
    这一举措在民间引起轩然大波,有人破口大骂有人高声赞同。最初几年进入学堂的女子并不多,在朝中为官者更是稀有罕见。
    有人说陈皎此次变法失败,想要看陈皎丢脸羞愧,她却觉得没什么。
    她不过是开创了一条路,有志者自然会走。变法革新初期很多人难以接受,待日后习惯了,人数自然而然多了。
    至于谢仙卿如今赞成自己,日后其他皇帝会如何评判,是废除取消还是维持,这就不是陈皎所操心的事情了。
    一朝天子一朝臣,她尽人事听天命,管不了身后事。
    ……
    又是一年除夕,陈皎和谢仙卿手牵手,在街上买一枝梅花,去了曾经的太子府。
    太子府早已被封起来,但依然有人打扫看管。
    当夜天气算不上好,两人刚坐落于庭院中不久,天空中雨便滴滴答答地落下。
    伴随着飘摇的浅浅雪花,冬日的雨带着特有的湿润寒意,雨水顺着亭廊滑落,淅淅沥沥汇集成水涓。
    两人坐在屋内共饮,窗户敞开半扇,寒风带着雪花飘落窗畔,炉边小火温酒。
    相识十年,谢仙卿登基已有八载。
    陈皎喝了杯酒,忽然说:“京兆尹家的青梅酒味道居然没变,还是很好喝。”
    她认识谢仙卿不久时,一心想要上位当小弟,就连参加诗会回来当夜都不忘去太子府报道。
    那夜她带着从京兆尹府上骗来的青梅酒,在月下与谢仙卿共饮,那时的她从未想过自己的人生轨迹会是如此。
    雪花飘零而下。鞭炮和火烛声在寂静的街道上炸开,孤寂的气氛一扫而空。
    新的一年到来,他们在窗畔接吻。
    分开时,陈皎说:“虽然现在说可能会很扫兴,但很高兴将来和我睡一个棺材的人是你。”
    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囔囔着,两个人分享一间棺木会挤的陈皎了。
    在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陈皎意识到时光转瞬即逝。她和谢仙卿在一起的时间不知道还有多久,所以对如今倍加珍惜。
    谢仙卿笑了一下,指尖摩挲她的脸颊,轻声说:“我也很高兴是你。”
    很高兴遇见你,很高兴我们能有如今,让我的人生不再孤独,让彼此圆满。
    作者有话说:
    正文完结啦,谢谢大家来看这篇文!接下来就是番外啦,大家还有什么想看的番外吗qaq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