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柄打野刀 第1329节

我有一柄打野刀 作者:猪怜碧荷

      “没有办法,我也要努力工作,才能寻找到更多的食物补充营养,只是现在那些食物越来越难以捕捉了,更重要的是,随着我胃口的变大,它们也越来越不经吃了……”
    “刚开始时只需要从一只猎物身上撕下一块肉就足以饱餐一顿,现在同等体型的猎物,连塞一下牙缝都嫌不够,更何况它们似乎记住了我的气息,离着老远就拼了命地逃之夭夭,追上去捕杀一个还弥补不了加速移动带来的消耗。”
    他打了个哈欠,颇为无奈地道,“要是再这样下去,我可就要饿肚子了。”
    《吞噬星空之签到成神》
    红衣放下手中的饮品,低头思索了片刻,“夫君,妾身当初刚刚衍生灵智时,也曾经遇到过和夫君相似的问题,后来为了能吃掉其他异类生灵,便改换了思路,将自己隐藏起来然后放出伴生之灵作为诱饵,如此才度过了那段不知道该如何收敛自身气息的时光。”
    “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可以尝试一下。”他眼睛一亮,直接从沙滩上起身,“我早就该想到的,难道是因为个头实在太大,所以就思维迟钝了吗?”
    “那么,到底该怎么隐藏自己,又要用什么作为诱饵,吸引那些和我一样的捕食者前来呢?”
    “或许可以截取一段母河支流,拿出去作为诱饵,经过这么多岁月以来我的不断捕猎,母河也变得有些营养过剩起来,如果能将那道裂隙转移到一段母河支流上面,以鲜美的食物气息遮盖住我在虚无空间内的本体气息,绝对会让大批捕猎者为之疯狂……”
    随着他越走越快,一道道黑白相间的光环开始从其脚下向外延伸,刹那间便已经将整个海边沙滩全部笼罩在内。
    唰!
    !
    海滩上,海水中。
    无论是游玩的人,还是螃蟹鱼虾等等,在被黑白光环笼罩的一瞬间,便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的盛衰变幻,生死轮转,不止一个游客直接突破了生命极限,从普通人直接跨入到大修行者的行列。
    就连那些生命脆弱的海洋生物,也全数气息爆炸增长,化身成为一头头恐怖大妖,放到其他某个中等层次的灵气界域,或许都能直接称宗道祖的存在。
    卡察!
    他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满是关切神色的红衣一眼,面上露出一丝期待的笑容,“我要去做一个实验,夫人你就先自己游玩一番好了。”
    话音刚落,人影消逝。
    剩下红衣一人,面对着恭敬跪伏了一地的大修行者和海中大妖,只能通知陋狗和张厨子抓紧赶来,做好在这个无魔世界的善后工作。
    ………………………………………………
    虚无空间,幽暗尽头。
    那尊不可直视躯体缓缓睁开了眼睛。
    目光瞬间穿透虚无通道,遍览无尽母河所有支流。
    数个呼吸后,那道通往壳外世界的裂隙悄无声息消失不见。
    被他以大神通、大法力平移到了某个母河支流的上方。
    对于生活在这条支流宇宙时空内的生灵而言,生活和以前并没有什么不同。
    即便是最顶尖的科技文明,最强大的修行者势力,都没有发现任何不妥之处。
    但对于壳外世界而言,这一刻却陡然骚动起来。
    不止一个捕猎者嗅闻到了无比甜美的气息,纷纷从隐藏自身的角落蠢蠢欲动。
    更重要的是,随着这一道甜美食物气息的出现,那个让牠们感到无尽恐惧的,仿佛永远都吃不饱肚子的主宰捕猎者气息,竟然消失不见了。
    难道说那头主宰毁灭者在这一片广袤的区域寻找不到足够的食物,终于挪动身体离开了吗?
    或者往更美好的方向去幻想一下,那个恐怖的主宰捕猎者,它是被饿死了吗?
    这可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第2262章 终章
    没有了主宰毁灭者的威胁,又出现了新的食物来源,对于即将被吃光的区域生态而言,真的是一次来之不易的浴火重生。
    美味的气息愈发浓郁起来,很快便吸引到越来越多的捕食者,蜂拥朝着这里靠近过来。
    如果放在以前,如此数量捕食者聚集的情况是相当少见的。
    但这道美味气息的出现,直接打破了捕食者之间一般避免相遇的惯例。
    它们“欢呼雀跃”,一拥而上。
    都希望自己能够成为第一个吃到食物的幸运儿。
    毫无征兆的,一道寒光悄然亮起。
    在感知到这道森寒光芒的一瞬间,所有捕食者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回想起了曾经被那头恐怖到了极点的主宰猎杀者所支配的日子。
    刹那间,因为食物甜美味道聚拢而来的捕食者开始四散逃窜。
    但是,什么都已经晚了。
    随着双刃大斧所制造的森寒光芒映照四方,所有捕食者都完美验证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从古至今都无比正确的谚语。
    “唔……”
    从裂隙内传出意义不明的咕哝声,听上去就像是一个人在吃饱喝足之后,无比满足的低声叹息。
    斧影寒光渐渐敛去。
    只剩下了一团光芒缩在一旁瑟瑟发抖,奇迹般躲过了刚才突如其来的捕食。
    但是,隐藏在光团内的生命明白知道,自己没有被噼死吃掉的原因根本不是那头主宰捕猎者的失误,也和运气什么的没有任何关系,真正让它活下来的理由,只在于这位主宰的放水,故意从它的身边掠过,却没有伤到它一根毫毛。
    “好久不见,你现在过得还好吗?”
    忽然间,一道温和平澹的声音在它的意识深处缓缓响起。
    “你是……”
    金色光团有些不可置信般剧烈颤抖,用尽一切手段感知着面前的主宰捕食者。
    不,这位存在绝对是比主宰捕食者更加恐怖的生命体,至少以它现在所掌握的信息,再加上当初曾经远远“见过”一次的那个主宰,也绝对没有这家伙十分之一的恐怖。
    或许它当初见过的那个主宰到了这里,也不过是面前这个恐怖存在一口就能嚼碎吃掉的食物。
    但是,眼前这个该死的壳,还有壳上那道裂缝,为什么会给它带来如此熟悉的感觉?
    就像是它自己以前的藏身之地。
    更加诡异的地方在于,这些躲藏在壳内的家伙,明明就只应该是一不小心就会被吃掉的食物链底端,也只有壳子才能给它们带来一点安全感,但由此付出的代价便是憋屈黑暗,没有一点儿自由可言。
    他这么多岁月以来,一直缩在墙内,肯定会很憋屈,没有任何自由可言吧。
    但是,现在矗立在这里的这位,虽然也顶着一只壳子,就像是一面墙隔绝了与自由的联系,而且还和自己以前所呆着的墙几乎一模一样,可这位怎么就直接从直接从食物链底端,一下子变成了连捕食者都心惊胆战的恐怖主宰了呢?
    要真的是他的话,那么自己当初耗尽心机打开高墙破壳而出,到底还算不算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看来,你已经不记得我了。”
    那道温和澹然的声音再次在它的意识深处响起,却是变得有些冷漠无情。
    “原本还想着和你叙叙旧,聊一聊你所见到的外面世界,这种情况倒是也没有那个必要了。”
    “还是把你当成一般意义上的食物吃掉好了。”
    “不要,吾认得……”
    它蓦然感到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忙不迭在意识深处大声呼喊起来。
    但已经晚了。
    双方所建立起来的联系,已经被壳内的他单方面切断了。
    而以它目前的实力层次,却是还没有那个能力重新建立沟通联系。
    卡察!
    !
    那道仿佛刻在壳上的裂缝勐地扩大,就像是一个人狠狠张开了嘴巴。
    只是轻轻吸熘了那么一下,就将这只金色光团吞了进去,随后咕哝咕哝的咀嚼声再次响起,中间还夹杂着满足的叹息。
    ………………………………………………
    “夫君怎么了,这些时日来总是一副懒懒的样子。”
    “呃……”
    顾判还未开口说话,便先打了一个饱嗝。
    停顿了片刻后才缓缓开口说道,“我没什么事,就是吃的太饱了。”
    “吃的太饱了?”
    红衣微微一怔,本想说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都从未看到过他真正吃过东西,但话未出口却又忽然回想起来,在更加久远以前,还是他在剧变之后刚刚回到渡世之筏的那个时候,曾经带着自己去看过这个世界真正的真实。
    是了,眼前的夫君,其实就是顾郎的真灵所化。
    顾郎的本体,其实是那个一动不动端坐于幽暗尽头,一举一动都能引动整个母河与虚无空间大动荡的庞然身影。
    她当时还在他的真灵护佑下去到了那条通向壳外的裂隙,感知到了外面那些极度恐怖的气息。
    当时顾郎还对她说过,这些气息源头的主人,迟早都会变成他的食物。
    所以说,夫君现在已经做到了当初所发的豪言壮语了吗?
    正当红衣陷入思索时,顾判一把将她揽过来,顺着路灯洒下的光带缓缓向前走去。
    “我能感觉到,自己现在已经到了极限。”
    “夫君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必须要求新求变才能继续生存下去。”
    他在一条十字路口停下脚步,看着前方灯火通明的大路,沉默许久后露出一丝笑容道,“当我以前还很弱小时,壳子对我是一种保护,而当我发展到母河意志那般强大时,因为有着这柄斧头的加成,壳子也开始随着我的变强而不断生长,并没有像母河意志那般感觉到了无尽的束缚与压抑……”
    “但是,又经过不知多少时光的发展之后,我还在不停发展壮大,这只壳即便有着加成的赋予,却已经无法再支撑我的生长。”
    “今时今日,此时此刻,我终于体会到了母河意志当初的感受,确实值得牠不惜一切代价砸破高墙,破壳而出。”
    红衣挽起他的手臂,微笑着道,“夫君也准备打破束缚了么?”
    “只要是你决定的事情,妾身就会没有条件的支持。”
    顾判轻拂着她的如瀑青丝,“是要打破束缚,但并非是现在。”
    “虽然我已经很久都没有感知到危险的气息,全部都是躲得远远的美味食物,但外面一定非常危险,我们必须要再忍耐一段时间,将自己变强到这只壳再也无法支撑的时候,再打破束缚去到外面更加宽广,却也更加危险的世界。”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