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文偏执反派翻车了 第248节

人鱼文偏执反派翻车了 作者:弃脂焚椒

      于是人鱼便寄期待于此。
    但下一秒,出现在他耳边的却只是一声轻笑。
    那是陆云挽的声音。
    危险而漫不经心。
    “你杀错了人,”不同于紧张的人鱼,此时陆云挽姿态轻松地坐在沙发上,并随意拨弄着手上的长链,顿了一会后,他终于轻轻摇头,并隔着大半星空说出了那句话,“如果真的想阻止和报复这一切的话,你不应该杀我的属下,应该直接冲我动手才对啊……”
    如果有不明真相的人单单听陆云挽的话,甚至会产生他在真情实感替那个人鱼可惜的错觉。
    而只有被死亡的阴影所笼罩的人鱼,才能体会出陆云挽话里的危险和杀意。
    他的心脏紧张到了要抽搐的地步。
    果然——
    陆云挽的话音刚一落下,远在另一架星舰里的人鱼额间忽然传来了一阵剧痛。
    他学着人鱼说:“抱歉,一时冲动而已。”
    紧接着,尖叫还没有发出,便彻底被那个人鱼咽了回去。
    在生命的最后一瞬,那个人鱼瞪大了眼睛,而心中则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自始至终,陆云挽骨子里仍是那个星际最危险的摄政王,从未有过变化。
    “死了。”
    星舰上,陆云挽淡淡地对楚玄舟说。
    他的语气没有一点波澜,就像自己刚才只是不小心拍死了一只苍蝇似的。
    然而这一刻,别说是远处的帝国联合军团了,就连楚玄舟的眼眸都被惊讶填满。
    ……陆云挽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时候,坐在沙发上的陆云挽终于缓缓站了起来。
    他转身笑着看向楚玄舟,并轻声说:“陛下,这是我的新实验。”
    楚玄舟顿了一下这才意识到——陆云挽最近几次来洛厄尔星,并不只是为了精神力辅助治愈实验。
    这位精神力满值的星际传奇人物,直接通过精神力入侵了其他飞行器,并以那架飞行器为载体,杀死了对手!
    直至今日,陆云挽未曾停下他的脚步。
    ——
    在帝国众人的期待下,那个已经刻印在他们脑海中的日子终于到来了。
    早在婚礼开始前七天,首都星外的航道上就陆续停满了机甲。
    而到了当天,整颗星球外更是被围得水泄不通,甚至就连光线都被堵到了一边。
    还好按照帝国的习惯,婚礼一般在晚上举行,故而这些飞行器也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
    ……才怪啊!
    虽然飞行器的存在并不影响照明,但是坐在衣帽间的陆云挽还是被这状况的景象搞得紧张了起来。
    按理来说他当了这么多年的摄政王,早就已经见惯了大风大浪。
    但是看到这么多飞行器,陆云挽的心情竟然又一次忐忑了起来。
    同时他再一次恍惚了一下……自己竟然真的会和某一个人在一起?!
    想到这里,那种不真实感再一次涌上心头。
    最开始的时候,将人类沉重的未来压在自己肩头的陆云挽没有时间,也完全没有精力去想这件事。
    而后来,他则因为担心拖累到别人,不敢去想这件事。
    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和楚玄舟在一起了。
    “陛下?”
    见陆云挽一直看着窗出神,负责为他整理礼服的侍官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开口提醒、
    陆云挽顿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这声「陛下」叫的是自己。
    别说,还怪不适应的。
    说来帝国规矩众多,其中有些比较特殊。
    例如帝国与它的最高统治者,其实都是没有固定称呼的——这是当初创建它的人鱼特意做下的安排,这意味神圣、至高、永恒,不必与其他人或者国度作区分。
    像是「皇帝」之类的称呼,只是民众私下会叫而已。
    按理来说,「陛下」这两个字应该也只有楚玄舟可以用才对。
    但是那天帝国礼仪官却对全星际说:今后陆云挽也将会是帝国的「陛下」。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听到这里,全帝国甚至于全星际都知道:未来陆云挽绝不会像帝国历代君主配偶那样,以「附带」的身份存在,而是成为这个巨大且仍在不断扩张的帝国的另一位主人。
    这对其他人来说或许是难以想象的殊荣,但是一切落在陆云挽的头上,却又是那么的理所应当。
    沉在首都星海底的巨钟再次敲响。
    低沉的隆响传遍整颗星球。
    听到这里,陆云挽总算是彻底将视线收了回来,并将视线向镜子里的自己落去。
    接着他的目光中忽然闪过几丝不自然的情绪。
    和以往都不一样,这一次陆云挽穿着一件白色的礼服。
    这是楚玄舟亲自设计的。
    在陆云挽看向镜子的那一瞬间,他身边的侍官也将视线落了进去,同时眼底闪过一丝难以忽视的惊艳。
    尽管从陆云挽出现在帝国政治舞台上那一瞬起,他们就知道这个人类的长相有多么的惊艳。
    但是这一刻,当陆云挽换上白衣,他才发现除了精致秾丽的五官外,陆云挽的身上竟然还有一丝从前没有注意过的神圣气场。
    他骨子里带着的倨傲与矜贵,更是被这一件白色礼服放大。
    礼服的款式和上次那件黑色的差不多,但华丽程度起码要再多十倍。
    缀满了宝石白色的单肩披风,从陆云挽的手臂落下,在地上微微摞积,如泉水般美好。
    他顿了一会,就在准备离开的那一瞬,忽然抬手缓缓地解开了衬衫最上方的一颗纽扣。
    站在陆云挽身边的侍官瞬间瞪大了眼睛。
    细白如玉的锁骨露了出来,然而比锁骨更加夺目则是上面那一枚深深的咬痕……
    站在陆云挽身边,为帝国服务了几十年的侍官都不由睁大了眼睛。
    他不会认错!
    这是齿痕……甚至于绝对是人鱼的齿痕!
    人鱼……那不就是陛下吗?
    想到这里,拥有良好教养、往常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侍官,也忍不住默默在心中说了一句「卧槽」。
    陆云挽知道他在做什么吗?!
    他打算在全星际人的注视下,露出楚玄舟留在他肩上的齿痕?
    这还是从前的那个摄政王吗?
    就在身边的侍官震惊之时,陆云挽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轻轻地将手放了下来,并对他说:“走吧。”
    “是,陛下。”
    一身白衣的陆云挽缓步走出了衣帽间,白色的单肩披风随之铺开,如一挂冰瀑洒在地上。
    而点缀其上的宝石,则是宇宙无数星辰。
    走廊上的水晶灯,将陆云挽的皮肤照的白皙将近透明。
    而同样是在这灯光的照耀下,陆云挽耳垂上那枚如紫色眼泪般悬在这里的饰物,也肆意的发出了光亮。
    周遭静默无声,所有人都在目不转睛地看着陆云挽。
    半分钟后,黑色的机甲缓缓落下,优雅的朝陆云挽张开了手臂。
    陆云挽的心脏忽然快速跳动了起来。
    而就在陆云挽准备登上机甲的那一瞬,他的眼前忽然出现一道虚影……
    “你们……”
    陆云挽一脸恍惚地朝那个方向看去,而原本好好的眼睛,也忽然泛起了微红。
    陆云挽看到,自己的父母、陆斯容,还有老师,甚至于曾经跟随他最后又死在沙场上的战友与下属,竟然又一次「出现」在了走廊的另外一头。
    可是和以往的幻觉完全不同。
    这一次他们并不是带着咒骂来的,更没有给陆云挽带来熟悉的疼痛。
    所有人微笑着站在不远处,以欣慰、期待还有骄傲的目光看着陆云挽一步步走向机甲。
    这一瞬,陆云挽的思绪忽然飞远。
    恍惚间他似乎又回到了多年前那个午后——自己启程登上悬浮器,打算离家去往磐均星第一军校的那一刻。
    陆云挽的家人同样这样注视着他。
    时过境迁,眼神还是那个眼神,但是其余的一切都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
    这一次陆云挽面对的不再是未知与困境,而是被他自己牢牢握在手中的人生。
    “爸妈……”他轻声念着。
    陆云挽的理智告诉自己,这或许和从前一样,都只是自己的执念和幻觉。
    但同时他又忍不住想——如果说超级光脑能够捕获前子场的话,那么比光脑更加伟大的大脑,为什么不可以呢?
    陆云挽的心乱了一瞬。
    似乎是看到了这一点,远处的人笑着对视一下,最后终于依依不舍地抬起了手,并轻轻地朝他挥动。
    ——再见。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