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听话我卸你大胯

重生之激荡年华 作者:皇家雇佣猫

      二十平左右的房间里,只摆放了一张单人床和木色书桌,玻璃窗户没拉紧,屋外的秋风吹得黑白山水墨的窗帘飘飘扬扬,漏进来了不少阳光,
    而光线像是调皮的孩子,偷摸的溜过躺在床上少年的眼缝,等不及的要给他带来全新世界。
    躺在床上的少年人十六七岁,盖着灰白相间的格子薄毯,床沿下摆放着普通的灰色拖鞋,地板整洁干净,在晨间的阳光下散发着某种宁静的味道。
    温晓光感受到一股许久未曾触摸到的放松。
    阳光刺得他不能立即睁开,只得拿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房间里的一切对于他来说还有些陌生,尽管这里现在属于他,
    左手边是门,右手边是椅子和书桌,它们紧靠着唯一的一扇窗,
    过往巨大的生活压力使得他的神经不能一下子完全放松下来,直到他想明白了现在所处何处,随后嘴角微微含了些喜意——重生,好像真的不是梦。
    他没有在一觉睡醒时变回那个面对茫茫未来不知所措的毕业烟酒僧。
    他依然是等待上高二的十七岁少年人。
    这里是2008,不是2019。
    这几日每天醒来他都有这样的担心,担心这只是梦,
    好在,幸运没走。
    他现在叫温晓光,长的阳光开朗,脸庞的曲线仿若古希腊雕塑下的少年人一样圆润完美。
    黑瞳藏秀纳灵,鼻尖轻点空气,这一点,荡开的便是清新俊逸的面容,一个侧脸惊鸿,那一瞥,留下的便是平生不忘的画面。
    他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谈不上喜欢与不喜欢,没什么意义,因为我们本来就接受了很多不喜欢的。
    他还有一个姐姐,
    一个身缠风雨和雷电的奇女子。
    这么想应该没错,
    这么说容易出事。
    温晓光一开始不信,经历了一些事,比较复杂的事,现在他信了。
    他的死党费信原来不信,现在坟头草都两米高了。
    比如此刻……
    “砰”的一声,温晓晓不带敲门暴风雨般的撞开他卧室的门,本来多美好的早晨,一瞬间气氛都没有了。
    “赶紧的,起床!”温晓晓一下掀开他的薄毯,威严霸气十足,“给你三十秒,洗完吃饭!”
    三十秒?温晓光挠着头心里吐槽,这也就够撒泡尿的,还是他年轻马力大。
    其实按道理来说,从表面来说,不应该是这样的,讲道理真的没道理。
    因为她长的不凶,扮相也很平常,牛仔裤没有挖个洞,头发是黑色齐肩的,
    也就除了个头高点看起来没那么小巧玲珑,可身高体长起码高挑啊,而且白肤胜雪,五官立体得不像亚洲人,怎么看也该是个知性美丽的年轻女性。
    然而她就是会这样不带敲门、急风骤雨般的冲进来,
    冲进来也没事,温晓光确定他不会偷偷做什么奇怪的事。
    但你别每次叫人起床就掀被子啊!
    尤其他原先生活在北方,受不了南方的冬天屋里比屋外冷,仿佛整片天地就被窝那么点热气,这谁顶得住?
    忍了好几天,他决定使出绝招,“大姐,你下次再这样我裸睡啊!”
    “裸你妹!!赶紧起!”
    温晓光是服,‘你妹’学得真快。
    而温晓晓出门的半截身子又回来了,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我怎么现在越听你这大姐叫的越像是叫大妈呢?你怎么回事儿?”
    温晓光不理她,怎么回事儿?
    怎么回事儿你心里没点数?!
    ……
    ……
    温晓晓这个当姐姐的虽然作风彪悍,但真的很用心照顾弟弟,现在的温晓光不是真的十七岁,所以他能感受到。
    至于她的性格……或许父母离去,她这个姐姐不得不强悍一点。
    哎,好好的一个女神活成了女神经。
    早上吃饭,四方桌子给她收拾的干干净净,一只白瓷碗放着榨菜,一只白瓷盘子放着几个肉包,两人相邻而坐,窗外的微风抚摸着两人,
    花花世界中相依为命的两人。
    温晓光除了拿筷子吃饭,其余的事都不需要他,不是他懒,而是这个姐姐动作太快,有时还嫌他碍手碍脚。
    温晓晓边吃边说:“今天是第一天开学,不上课,所以放学后去医院找我,不要去网吧听到没?”
    网吧……温才听着好有年代感,倒不是因为十年后没有网吧了,而是他听出了家庭电脑没有普及的年头里,所有监护人对于网吧的厌恶。
    “我知道了。”他性格偏静,无关紧要的问题没必要浪费口舌与时间。
    不过温晓晓倒是一边嚼着饭,一边散发着不相信的目光。
    没错,温晓光是没戒掉网瘾的人,受此影响,过去大半年他那成绩直线下降。
    姐姐看着他说:“今天九点半医院不见你人,我卸你大胯你信不信?”
    温晓光:“……”
    “不是,大姐……咱能别刀光剑影似的过日子吗?现在是和平年代。”
    “别废话!你领会我讲话精神行不行?”
    行行行,你牛比,你牛比。
    说着温晓晓喝完最后一口粥,放下碗筷,两条胳膊往桌上一搭,“之前是预热,现在我得正式说几个要求。”
    温晓光:???
    “我知道了,我不会去网吧的。”他无声的呐喊,“我又不喜欢打游戏。”
    温晓晓被逗得一笑,像是觉得好玩,“那你说说,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学习。”
    这是一个学霸烟酒僧的心声。
    连讲话的腔调都散发着正义。
    但气氛有些尴尬,有那么三秒钟是安静的。
    随后温晓晓‘哧’的一下,满是不屑,不仅敢想还敢说。
    “别讲那没有用的,从今天开始你就高二了,眼看就没日子了,我必须给你来点真功夫。”
    “哎哎哎,什么就没日子了,一大早的,你讲的什么话。”
    温晓晓对他云淡风轻背后的自信很不相信,她竖起食指,“第一,好好学习,你看看你上半年的成绩,那都不是下降,那是雪崩,所以接下来,你要么成绩瓷实,要么大胯结实,明白没?”
    温晓光真想说您快收了神通吧。
    “第二,不准去网吧,给我发现一次,我卸你大胯听到没有?”
    他本来就不打游戏,所以这也无所谓。
    “第三,”温晓晓语气都认真了不少,那说话掷地有声,“不准早恋!!!”
    温晓光满头黑线,作为一个90后空巢老人,他好久没被人这么说过了。
    他肯定不会对那些豆芽菜身材感兴趣,但他这大姐对这一问题仿佛异常重视,
    因为,
    他很帅。
    “如果让我知道你和哪个小丫头片子走得近,你小心你大胯!”
    小丫头片子,谁会喜欢……问题是……
    温晓光状似慵懒,却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那……不是小丫头片子,可以么?”
    啪!
    大姐猛拍桌子,“不可以!”
    我日。
    碰上这么一个主,他忽然对未来一段时间的生活失去了憧憬。
    早饭都吃得没滋没味的,好不容易吃完了,收拾好。
    姐姐上班,弟弟上学。
    门口告别时,温晓晓又作妖。
    她特温柔的给自己的弟弟整理衣领,还细语温言,“晓光啊,要好好学习哦,你可是国际班的好学生呢,还有,你口袋里的五十块钱我拿走了,别老急着给网管送钱,那又不是咱亲戚,你说是不是?”
    温晓光:“……”
    真的,他没富过,但从未这样穷过。
    温晓晓则心满意足,笑得特暖心,还摆了摆手,“好了,走吧。今天是第一天,别惹祸,中午见,要尽量给我一个好消息哦~”
    给你个大头鬼!
    (新书起航,需要推荐票,请求大家多多支持。
    上本书还是新人时候比较懵懂单纯,对于推荐票认识不够,现在没了懵懂就剩单纯终于晓得推荐票和推荐位相关,而推荐位就是作者的**,为此,我会死皮赖脸的多求推荐票,毕竟…比脸重要多了。)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