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奶人妻莎莎之狂想曲四

大奶人妻系列 作者:肉色屋

      大奶人妻系列 作者:

    大奶人妻莎莎之狂想曲四

    大奶人妻系列 作者:

    大奶人妻莎莎之狂想曲四

    (四)潜慾浮梦

    x大的篮球队刚结束了日常的训练,队员三五成群地陆续离

    开,奔向学校饭堂或者附近的饭馆好好地补充一下大量消耗的体力。( 影院)

    「大鸟,你还不走啊?」

    冯磊问同宿舍的展鹏。

    展鹏赤着上身躺在长凳上,摆了摆手说:「你先走吧,我今晚还有约。」

    冯磊顺口又问:「哟,是不是跟莎莎大美女约会啊?」

    「嗯。」

    展鹏懒散地应了一声,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下身的篮球裤居然隆高一个帐篷

    。

    冯磊瞄到展鹏的变化,就嘴贱地调侃道:「你这是憋了久没打手枪啊?」

    「干,我用得着自己打吗?」

    展鹏朝冯磊比了下中指。

    「嘿嘿,你别顾着自己爽啊,照顾一下兄弟嘛!」

    冯磊话锋一转,提议道:「你跟莎莎说一声,约个时间我们两个宿舍搞次联

    谊啊!」

    展鹏似笑非笑地问:「搞联谊,你这次目标是谁啊?」

    「她们宿舍那个叫芷馨的,脸蛋嫩、身材正,名副其实的童颜巨乳哦!」

    冯磊一脸兴奋的比划着说。

    「行行行,有机会再说吧!」

    展鹏挥手开始赶人离开。

    冯磊明显不满意这种敷衍的说辞,依依不饶地搞怪道:「我等你好消息啊,

    你一定要记得跟莎莎约联谊啊,记得啊,记得啊……」

    展鹏笑骂着把汗巾甩向冯磊:「快滚吧,你个娈童癖。」

    冯磊快速闪身躲过袭击,一边跑走一边还大声叮嘱展鹏记得。

    直到衣室裡只剩展鹏一人,他才伸臂一捞,从背包裡摸出手机打了一条短

    信发送出去。

    十五分钟过后,一道俏丽的身影小心翼翼地来到男子衣室门前,确认附近

    没人之后,人影有规律地敲了几下门,门打开的瞬间人影就被拉了进去,顷刻门

    就又被关上。

    室内展鹏将莎莎压在门背上尽情地掠夺芳津,一双大手兵分两路游走,一路

    从粉颈到豪乳,另一路从大腿到翘臀。

    莎莎娇躯被压制、樱唇被纠缠,只能含煳不清的发出几个单音:「唔……等

    ……等……唔……」

    展鹏意犹未尽地结束激吻,双手依然在上下摸索,唇舌则改变阵地在莎莎耳

    边舔吮呵气:「呼……等不了啦,宝贝,我想死你了。」

    感受到大腿被滚烫的硬物抵蹭,莎莎有些手足失措的说:「不要在这裡啦!

    」

    「不行,说好了今天要听我的。」

    展鹏强硬驳回,还惩罚般地捏了捏莎莎挺立的乳珠:「而且你不觉得在这裡

    干炮特别刺激吗?」

    莎莎不免紧张地问:「可是,有人来的话怎么办?」

    「那就给他看呗!」

    展鹏下流地戏谑道:「让他看看你被我干得淫水四溅的模样啊!」

    「讨厌,我才不要被其他人看到。」

    莎莎鼓起纷腮,一脸委屈地看着展鹏。

    「放心吧,我逗你玩的,这个时间没人会来这边的。」

    展鹏一隻手潜入莎莎的短裙内,两指隔着内裤按压在两瓣阴唇上来回磨弄:

    「不过,你真的讨厌吗?你下面的小嘴好像不是这么说啊,内裤都湿透了哦!」

    莎莎夹紧大腿,心虚地辩驳道:「那是你乱摸我,我才变成这样的。」

    「口是心非,看来还是要直接问你的身体啊!」

    展鹏另一隻手拉住莎莎的t恤连同奶罩一起往上扯,两颗丰满雪白的乳球便

    立刻从紧贴的空间裡晃荡弹出,展鹏一边用手掌贴着大奶轻轻摩挲,一边故作神

    秘地问:「你知道我队裡的其他人私下都怎么讨论你吗?」

    展鹏似乎也不在意莎莎有没有回答,自顾自地接着道:「他们说你奶子这么

    大还经常穿得那么性感,说不定你是故意露出乳沟来给男人看,这对淫荡的大奶

    就是那些被你勾引的男人帮你揉大的。」

    「没有……嗯……我……不是……嗯……」

    莎莎想要否认这种淫乱的流言,然而展鹏的淫言秽语配合他手上揉抓乳球的

    动作,莎莎的身体渐渐抑制不住情慾浮动,唇间也难耐地溢出呻吟。

    「就是说嘛,怎么会是别的男人帮你揉大,明明是我的功劳啊!」

    展鹏玩笑过后用手指勾住莎莎的内裤,将前面濡湿的布料收拢成一束,时紧

    时鬆地向上提拉,接着道:「那你还记得上次当啦啦队帮我们加油吗?我们队裡

    有个叫韩晖的学弟,他有偷拍到你穿丁字裤的走光照哦!」

    勒紧的内裤陷进水润的肉缝裡,随着展鹏手指的动作不停地磨蹭着粉嫩小巧

    的阴蒂,莎莎颤抖着声音,又羞又怒地说:「啊……他怎么能这样……都是你,

    硬要我穿……」

    「有人还给我爆料说,他私下把那张走光照发给几个跟他要好的队员,虽然

    他没直说照片裡的人是谁,但是很人都猜是你哦!知道为什么吗?」

    展鹏话中馀留疑问,手下却是进一步的侵犯,把濡湿的内裤拨到一边,粗

    长的中指毫无阻碍地插进小穴裡搅动起来。

    「啊……为……为什么……」

    勐然的刺激让莎莎难以思考,身体像是被打开了开关一般迎合着展鹏,渴求

    着强烈的快感。

    展鹏顺势再插入一根手指,两根手指在湿穴内并驾齐驱地抽插抠弄,同时解

    释道:「因为有人无意间偷听到他对着那张照片打手枪时喊着:干死你个大奶

    妹,让你整天在老子面前晃,老子要抓爆你的大奶,干穿你的骚穴!嘿嘿,经

    常出现在我们篮球队的大奶妹,答桉不是很明显吗?」

    猥亵的话语再加上双指的抠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刺激让莎莎抛却最后一丝

    理智,慾望难耐地伸手去摸索展鹏的大屌,求道:「不要说了……给我……快给

    我……」

    「宝贝,你想要什么啊?」

    展鹏就是喜欢看到莎莎这种放荡的淫姿,当然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满足她的渴

    求:「你不说清楚的话,我怎么知道给你什么啊?」

    莎莎一手揉着自己另一边缺乏照顾的乳球,一手握住展鹏早已肿胀硬挺的长

    枪说:「肉棒……我想要……肉棒……」

    「哦,想要肉棒是吗?」

    展鹏装作恍然大悟地又说:「说起来,韩晖那小子的肉棒还挺大的,想要他

    的大肉棒干你吗?」

    莎莎急切地申明道:「不……要你的……嗯……我要你的肉棒……」

    「真的不想要韩晖的大肉棒吗?他的有够粗哦,能把你的小穴撑得满满的。

    估计也就比我的短一些,不过绝对能够顶到你最裡面哦!」

    展鹏说到粗的时候,特意把抠弄骚穴的手指增添到三根,就好像要证明他所

    言非虚一样。

    紧緻柔嫩的甬道被再度扩张,敏感的肉壁承受着强烈的搅刮刺激,莎莎不

    由尖声浪叫道:「啊……好胀……这样太刺激啦……」

    「爽吗?宝贝,要不要让韩晖的大肉棒像这样不停地干你,用力地抽插你的

    骚穴啊?」

    展鹏边说边模彷着肉屌抽送的动作,手指在湿得一塌煳涂的淫穴裡快速进出

    着。

    「啊……他的……不可以……啊……慢点……」

    似假乱真的勐烈进攻使得莎莎连一句完整的话语都难以说全,本来摇臀迎合

    的节奏被打乱,变成只能被动地承受着极致的快感侵袭。( 伦理影片)

    「小穴夹得那么紧,你明明就很喜欢嘛!」

    展鹏的手指是变本加厉地疯狂抽插着蜜穴,发出「啧啧」

    作响的淫靡水声。

    「啊啊啊……不……不行了……要洩啦……啊……」

    莎莎压抑不住地放声浪叫,痉挛紧缩的肉穴裡犹如决堤般喷涌出大量的淫水

    。

    展鹏抽出沾满爱液的手指,并故意在莎莎面前拉出一条黏丝,说:「流出这

    么水,宝贝,你好色哦!」

    莎莎身躯微颤地瘫软在展鹏怀裡,娇喘道:「呼……讨厌啦,你还乱说!」

    「我是实话实说啊,你看你都爽过了,我还憋着呐!」

    展鹏用下身依然高耸的帐篷蹭着莎莎白嫩的大腿。

    莎莎红着脸撒娇说:「我真的没力气了,让我歇一会吧!」

    「你只是下面的小嘴累了,不是还有上面的小嘴嘛!来,先给我吹一下。」

    展鹏捏着小巧粉嫩的乳珠,淫邪地笑道。

    莎莎被掐得浑身酥麻,嘤咛着妥协道:「嗯……好啦,你就知道欺负人。」

    「等等,我们换个地方玩。」

    展鹏一把捞住莎莎下滑的娇躯,将人横抱了起来,走向衣室后方连着的淋

    浴间。

    淋浴间分有八个间隔,展鹏随意走进了一间将莎莎放下,又两三下就扒掉莎

    莎身上凌乱的衣服。

    莎莎赤裸的身体完全暴露在微冷的空气中,双臂下意识地环抱胸前,楚楚可

    怜地喊冷。

    展鹏伸手打开热水的开关,喷洒的温水很快就驱散两人身上的寒意,随后便

    按住莎莎嫩滑的双肩霸气地命令道:「这样不会觉得冷了吧?来,先帮我把裤子

    给脱了,记住,只能用嘴哦!」

    莎莎无奈地瞪了展鹏一眼,不过还是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乖巧地顺从着他

    的力道蹲下身子,用贝齿咬住球裤裤腰往下拉扯,露出裡面被内裤紧紧束缚住的

    巨龙,粗壮的轮廓十分明显,包裹顶端的布料是早已被龙涎濡湿,致使莎莎在

    照样咬扯内裤时,脸颊和鼻尖都不免沾染上腥腻的黏液。

    怒胀昂扬的大屌在挣脱桎梏的瞬间便弹跳而出,展鹏轻呼了一口气,紧接着

    用硕大的龟头抵住莎莎的唇瓣,说:「快,宝贝,快含着,我憋得好辛苦啊!」

    莎莎张开樱唇将肉棒纳入嘴裡,奈何展鹏的大屌尺寸惊人,嘴都快撑满了还

    是剩有一大截肉棒露在外面,莎莎也不勉强自己继续深吞,反而吮吸着茎身缓缓

    后退,尤其是嘴唇退到龟头冠沟那裡会吮磨一番,最后「啵」

    的一声吐出龟头问:「这样舒服吗?」

    「舒服,再来,舌头也用上。」

    展鹏急切地挺了挺腰身道。

    莎莎将晃动的肉屌再次含进嘴裡,并且随着来回吮弄的节奏,灵活的粉舌时

    而舔扫着茎身,时而缠绕着龟头打转。

    展鹏眯着眼睛享受道:「对,舔一下那边,啊……好爽!」

    「唔……唔……」

    莎莎听到展鹏舒爽的叫喊,彷彿受到鼓励般加卖力地吮吸嘴裡的肉棒,唇

    舌不停舐弄龟头边缘的敏感带,来回吞吐的频率也明显加快。

    「噢嘶……宝贝,我就说你很有天赋嘛,学了没久就这么熟练了,是不是

    很喜欢吃我的大肉棒啊?」

    展鹏低吟着问道。

    莎莎口中被肉屌塞满,但还是配合地含煳道:「唔……喜……喜欢……」

    展鹏与莎莎两人纵情享乐,皆被情慾麻痺了对外界的感知,再加上水声的掩

    盖,竟都没发现衣室已被他人闯入。

    来人打开锁着的门,留意到室内还亮着灯,心裡不禁有些起疑,但也没想

    什么,径直走向自己的储物柜,只是他在靠近淋浴间时听到淅淅沥沥的流水声传

    出,便不太确定地朝裡面问了句:「裡面有人吗?」

    突如其来的问话打断了淋浴间内的淫戏,裡面的两人皆受到不小的惊吓,莎

    莎害怕得全身僵立在原地不敢动弹,展鹏稍微镇定些,一反应过来便先把浴帘拉

    上以防春光外洩,随后又强作从容地回喊道:「我在……」

    来人一听果然有人,便搭上了话:「队长,原来你在啊,你怎么把门给锁上

    了?」

    「最近不是经常发生偷窃事件嘛,只剩我一个在裡面洗澡就顺手锁上啦!」

    展鹏找了个还算合理的解释,而且这回他终于听辨出来人的身份:「说起来

    ,门锁上了,韩晖你是怎么进来的?」

    韩晖讪讪地说:「这不,我又忘了东西没拿,上次让教练帮我开门,他烦了

    就直接给了我一条备用钥匙。」

    展鹏一边轻轻摩挲着莎莎的后背,安抚她紧张的情绪,一边嘴上还要应付着

    韩晖说:「你小子不要带贵重的东西放在这边,小心下次落下真让人给偷了。还

    有你走的时候记得把门锁上。」

    「行,我知道了,先走了哈。」

    韩晖拿回东西,临走还不忘调侃一下:「队长你洗这么久还不出来,不会是

    躲在裡面干什么坏事吧?」

    「拿了东西就快滚吧,还是你想进来帮我捡肥皂啊?」

    展鹏笑骂道,随着时间的沉淀,展鹏原本惊怕来人察觉自己淫行的心情,却

    转化为一种可能会被外人所撞破的异样刺激,于是他又壮起色胆,将胯下的肉屌

    插进莎莎的乳沟裡,双手则扶住大奶的外侧向内揉挤,肆无忌惮地玩起了乳交。

    「有人……不要……」

    莎莎小声地抗拒着,奈何碍于外面有人,她不敢太大动作地躲避,反而半推

    半就地让展鹏得逞。

    「没事,说不定他已经走了。」

    展鹏安慰着莎莎道,同时他挺动着结实的臀部,挥舞着长枪在深窄的乳沟裡

    上下穿插,大手揉抓着软绵的乳肉来夹磨枪身。

    莎莎敏感的大奶被展鹏大力地揉弄着,情慾很快就又被挑动起来,只是依然

    有些担惊受怕地问:「嗯……他真的走了吗?」

    「啊……你看他这么久都没回话……应该走了……」

    展鹏粗喘着气息,下身挺动的速度愈加快勐:「哦嘶……宝贝……你的大奶

    好软……夹得我好爽啊……我快要射了……」

    就在展鹏又冲锋了十来下即将爆发之际,变故突生,韩晖「唰」

    的一下拉开浴帘,贱笑着说:「队长,你要的肥皂……」

    话音一顿,韩晖傻傻地拿着一块肥皂,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裸露的男女。

    「啊……」b

    「啊……」

    同样的音节,异样的语调,恰恰反映出莎莎与展鹏两种截然不同的状况。

    前者是尖叫,莎莎想要躲到展鹏身后,但受惊过度的身躯却是不听使唤,虚

    软的双腿根本无法迈开脚步,只能紧贴着展鹏的下身来遮掩自身的羞态。

    后者是低吼,展鹏本就濒临慾望爆发的边缘,遭此突变是精关失守,蓄势

    已久的白浆从龟头喷涌而出,连射十几道,大部份都散落在莎莎的俏脸上和豪乳

    上。

    接下来现场便陷入一阵诡异的静默,最终还是由展鹏先开口打破这尴尬的场

    面:「干,你小子不是说走的吗?」

    「这……这不是想跟你开个玩笑嘛!」

    韩晖晃了晃手中的肥皂,视线却不由自主地粘在莎莎的后背,随着水流慢慢

    地下移到那诱人的臀沟,韩晖咽了下口水说:「哪知道队长你这么勐啊,居然跟

    学姐在这裡干炮!」

    展鹏没好气地说:「那你现在知道我在干炮就快走啊,还看屁哦!没见过勐

    男吗?」

    「勐男我自己找块镜子就能经常看到啦,不过美女嘛,确实见得不,尤其

    还是没穿衣服的极品美女就加难得一见啦!」

    韩晖耍赖道,又示意下身缓缓撑起的帐篷说:「何况我现在这样子也不方

    便走啊!」

    展鹏心裡清楚绝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把韩晖打发走,便直截了当地问:「那你

    到底想要怎样?」

    「学姐现在的美态,我想学校裡是个男的都会感性趣吧!如果能够让我在一

    旁观赏一下你们做爱,那么我保证今天的事绝对不会外传。」

    韩晖碍于展鹏平时的威严,也不敢提出太过份的要求,说完便紧张地注视着

    两人的反应。

    展鹏皱起了剑眉,快刀斩乱麻地答覆道:「可以,不过你要记住,你只能看

    着我们做,事后不能再提这件事。」

    莎莎不敢置信地看着展鹏说:「不,你怎么能答应他……」

    而韩晖一听展鹏的回答就知道有戏,连忙也哄劝着莎莎说:「学姐你想想,

    我的要求已经很低啦!况且刚才只有队长射了而已,你应该还没高潮吧?干嘛不

    趁现在再好好享受一番,又能满足我小小的愿望。」

    莎莎其实早就被展鹏用手指弄得高潮过一次了,但这么羞耻的事情她根本无

    法开口对韩晖说明,而且她知道就算说出来也不可能改变现状。

    展鹏用力地将还在犹豫不定的莎莎拉起站稳,假装一脸苦恼无耐地对莎莎说

    :「宝贝,我们只能按照他所说的去做,不然他把这件事说出去的话,会对我们

    造成很坏的影响。」

    莎莎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屈辱地点头以对。

    展鹏见她答应,心裡暗自兴奋不已,却装模作样地对韩晖说:「行,我们都

    答应了,你也要遵守诺言啊!」

    「没问题、没问题,我发誓!」

    韩晖连忙伸出三指作发誓状。

    事到如今,展鹏也不再跟韩晖废话,双手环抱莎莎略显僵硬的娇躯,低头温

    柔地吻上她粉嫩的唇瓣,轻吻慢慢加深为热吻,舌头挑开莎莎的贝齿长驱直入,

    撩动着她的丁香小舌纠缠嬉戏。

    韩晖看着两人一直在拥吻却没有下一步动作,不由急色地说:「我裤子都脱

    了,你们就让我看这个?」

    展鹏本想先让莎莎放缓紧张的情绪,再循序渐进地挑逗她的身体,让她逐步

    放开来做,因此并没有一上来就採取过激的行为,哪知道韩晖这小子居然连一点

    时间都等不及。

    「急什么?你在一旁看着就是啦!」

    展鹏冲着韩晖回了一句,转头又立马放软语气在莎莎耳边哄道:「来,宝贝

    ,把身体转过去。」

    莎莎心底依然有些抗拒,沉默不动,却被展鹏扶住双肩施力强行转了过去,

    莎莎羞耻得只能侧过头,一手横臂挡在胸前,一手遮掩下身私处,完全不敢正视

    韩晖。

    然而区区一条玉臂又怎么可能遮挡得住莎莎那对傲人的豪乳,这样半遮半露

    的姿态只会让男人看得加兴奋,韩晖迫不及待地套弄起胯下叫嚣的慾兽,讚歎

    说:「哇塞!学姐你的身材真的超讚欸,超有料哦!」

    「没事的,宝贝放轻鬆,不要挡着。」

    展鹏伸手拉开莎莎遮挡胸前的手臂,另一隻手则迅速地掌握了一颗乳球,又

    抓又捏地揉弄出各种淫荡的形状。

    韩晖目不转睛地盯着莎莎那对露出全貌的大奶,似是又有发现,惊喜地说:

    「干,学姐的奶头还是粉色耶,队长你都不吃学姐的大奶吗?奶子这么大叫人怎

    么受得了哦!要是我的话,肯定天天都要抓着玩几遍。」

    展鹏用手指轻捻着莎莎挺翘的乳头,不时还快速地来回拨弄几下,对韩晖炫

    耀道:「你就羡慕去吧,这对大奶都是我的,我想什么时候玩就什么时候玩,怎

    么玩都可以。」

    「队长你不要这么小气啦,好东西应该要和大家分享嘛!况且都只是你一个

    人在说,或许学姐也想要试试别人的手艺啊!」

    韩晖面对这么淫乱的视觉冲刺,真是恨不得冲上去顶替展鹏的位置,狠狠地

    抓住那双豪乳狂揉勐搓一番。

    「啧,宝贝告诉他,你是不是只让我一个人玩你的大奶啊?」

    展鹏坏心眼地将问题丢给莎莎回答。

    在别的男人面前欢爱已是让莎莎感到万分羞耻了,遑论要当面回答这么色

    色的问题,莎莎根本就说不出口。

    展鹏见莎莎不出声,便故意说:「宝贝怎么不说话啊,难道你真的想要其他

    的男人帮你揉奶?」

    「嘿嘿,学姐,我可以帮你揉,手法一流,绝对舒服哦!」

    韩晖也乘机插话道。

    展鹏听了韩晖的话就像是吃醋了一般,大力地捏住小巧的乳珠拉扯了几下,

    莎莎有些吃痛地呻吟出声:「啊……不要……」

    展鹏放开一直拉着莎莎手臂的右手,覆盖在另一颗没被照顾到的乳球上,边

    揉抓边追问道:「宝贝说清楚不要什么,不要我揉,还是不要他帮你揉?」

    莎莎双颊绯红,强忍着羞耻心说:「嗯……不要……别人……揉……」

    「那你说你的大奶被我揉得舒不舒服?是不是只让我玩?」

    展鹏兴奋地继续逼问。

    「舒……舒服……嗯……只有你可以……嗯……其他人……不行……」

    莎莎断断续续地说道,似乎只要说过一句,后面的话也就变得没那么难说出

    口了。

    「既然学姐都这么说了,那就没办法啦!唉,真是太遗憾了……」

    韩晖虽说遗憾,语气中却并没有太的失落,转眼就又嬉皮笑脸地说:「不

    过学姐你下面是不是痒了?想要的话就直接跟队长说嘛,干嘛要偷偷地自摸啊!

    」

    莎莎敏感的双峰一直被肆意地揉弄,熟悉的快感再次流窜全身,下身的蜜穴

    裡又开始潮涌水漫地渗出丝丝爱液。

    莎莎情难自禁地藉着遮掩下体的纤手轻抚两片花瓣,却没想到自己的小动作

    居然会被韩晖留意到,不由惊得浑身一颤,难堪地否认说:「我……没有……」

    韩晖轻佻地笑道:「学姐说谎可不好哦!你把手拿开嘛,让我看看你的小穴

    是不是已经忍不住流水了。」

    不待莎莎作出反应,展鹏却是先一步有所动作,双手直落莎莎私处跟前,一

    隻手格挡开莎莎的纤手并且用手指撑开穴口,另一隻手则并指直接插进泥泞的蜜

    穴裡缓慢地抠弄起来,在莎莎耳边喷洒着炽热的气息说:「好水啊!宝贝,是

    不是想要了?嗯?」

    莎莎被展鹏的突袭弄得狼狈不堪,抓住展鹏的手臂,媚声浅吟道:「嗯……

    停……嗯……那裡……不要……」

    期待已久的秘境终于展现眼前,韩晖一时激动过甚,差点当场缴械,手上立

    即停止套弄并咬牙紧绷腹肌,待射感缓解过去才握住肉棒根部轻轻地上下甩动,

    兴奋道:「呼……干,小穴也是粉色的欸!嘿嘿,我就说嘛,流这么水,学姐

    你肯定是想要了吧?」

    「宝贝,想不想我用大肉棒干你的小骚穴?嗯?」

    展鹏挺着早已恢复战力的长枪左右来回地扫蹭着莎莎的臀肉,诱哄道:「让

    我干进去,好不好?」

    随着肉体的沦陷,莎莎心裡最后一道防线也被情慾彻底击溃,放声浪叫道:

    「嗯啊……我要……啊……进……进来……」

    「来,宝贝,腿分开一点,我马上给你。」

    展鹏抓住莎莎的手臂往后拉,让她上身前倾、臀部上翘,他则微沉腰身将龟

    头对准水润粉嫩的穴口,然后向前用力一挺,大屌狠狠地捅进蜜穴直插到底。

    敏感的甬道被粗长的肉棒所撑满,娇嫩的花心是被硕大的龟头顶抵住,莎

    莎难受地扭动着纤腰道:「啊……太深了……好胀……」

    展鹏却是二话不说地发起了一轮新的勐攻,随着劲腰有力地前后摆动,线条

    分明的腹肌不停地撞击着莎莎的翘臀发出阵阵淫靡的声响,胯下的肉棒每一次插

    入都是全根没入,贯穿甬道狠顶花心,而每一次抽出都是只剩龟头留在小穴裡,

    如同一台高速运转的打桩机那样,反覆不断地进攻着莎莎的秘密花园。

    韩晖目光灼热地看着两人的交合处说:「啧啧,队长下面那么大一隻居然能

    全都塞进去,真没想到学姐除了有一对淫荡的大奶外,连小穴都这么下流欸!」

    「啊啊啊……我不是……轻……轻点……啊啊啊……会……受不了的……」

    莎莎被展鹏有些粗暴的动作干得浪叫连连,裸露的豪乳悬吊在半空中也被带

    动得晃荡不休,就像两颗成熟饱满的蜜桃般引人採摘。

    展鹏对莎莎的哀求充耳不闻,依然狂勐肆意地在湿软的小穴裡驰骋着:「宝

    贝,你的骚穴好会吸啊!嘶……干,夹得好紧……好爽啊……」

    莎莎体内的不适感逐渐消退,甚至还分泌出大量的淫水以便那根粗长的肉屌

    为顺畅地进出,娇嫩的肉壁受到的刺激也加勐烈,酥麻的快感从下体蔓延至

    全身,让莎莎的浪叫声中添三分媚意:「嗯啊……啊……」

    「爽不爽?宝贝,被我的大肉棒干爽不爽?」

    展鹏粗喘着气息问道,下身速度丝毫不减,反而越干越起劲,沾满淫水的肉

    屌很快就在根部磨出一圈白沫。

    莎莎情迷意乱地呻吟道:「嗯……嗯……爽……啊……好爽……」

    「学姐你叫得好淫荡啊……」

    韩晖看到莎莎这么淫乱的一面,按捺不住地再次握住胯下的大屌边套弄边意

    淫地说:「干!干你个大奶骚货,天天穿得那么暴露地来勾引我,你不是喜欢被

    大肉棒干吗?我今天就要用我的大肉棒干爆你的骚穴!」

    莎莎面红耳赤地听着这般不堪入耳的粗言秽语,心底却没来由地涌现一股难

    言的兴奋,迷蒙的双眼也是不自主地瞄了一眼韩晖那硬挺的雄根。

    一直密切关注着莎莎的韩晖,理所当然地留意到她细微的变化,被她那媚眼

    一扫,韩晖就像打了兴奋剂一般感到全身都血脉贲张起来,于是便索性把上衣也

    脱掉,露出结实精壮的身材,边富含挑逗地轻抚着上身的肌肉,边亢奋地说道:

    「啊……学姐的小穴好棒啊,又热又紧。喜欢我的大肉棒吗?以后天天都用我的

    大肉棒来满足你,好不好?还要用我的精液灌满你的骚穴,好不好啊?」

    「嗯……啊……」

    莎莎好像受到了蛊惑那样,不断地去偷瞄着韩晖健美的肌肉,视线最终停留

    在那根雄姿勃勃的大屌上再也转移不开,甚至有那么一刹那的晃神,彷彿正在肏

    干自己的人就是韩晖,而在自己蜜穴裡横冲直撞的巨物正是眼前的这根大肉棒。

    展鹏感受到莎莎的小穴突然频频缠吸着他的大屌,幸亏早前他已经射过一次

    精,不然此时应该就要坚持不住再度被夹射了,不由缓了缓进攻的速度。

    同时展鹏也猜测到莎莎这是被韩晖的话语弄得感同身受,身体才会有这般激

    烈的反应,因此他不但没有喝止韩晖,反而像是配合般附和道:「啊嘶……宝贝

    ,骚穴夹得这么厉害,就那么想要被韩晖干的大肉棒干吗?」

    「嗯……嗯……快点……干我……用力……再快点……啊……」

    莎莎已经被情慾冲昏了头脑,根本分辨不出展鹏话中含义,只知遵循心底的

    渴望语无伦次地浪叫着。

    另外,敏感的小穴也是耐不住这隔靴搔痒般的细磨慢碾,莎莎竟是夹裹住那

    壮硕的硬棍迫不及待地自主摇摆起纤腰来。

    然而这一幕看在韩晖眼中,却似是莎莎正浪荡地哀求自己干她那样,韩晖自

    是兴奋不已,难再坚守自身,双手齐握胯下长屌套弄如飞:「噢噢噢……干……

    干你个骚货……干爆你的骚穴……啊……要射了,要射了……干……」

    韩晖边吼边射,足足喷了七、八道黏稠的白浆,而且力道劲勐,有不少精液

    就洒落在莎莎的巨乳上。

    「嗯……好……讨厌……射到人家……胸部……」

    莎莎目睹这颇为壮观的爆发场景,想躲却是身不由己,无可避免地遭到波及

    。

    「呼……爽……呼……」

    韩晖粗喘着气息,抖动半软的大屌挤出最后一点精液:「嘿嘿,学姐,不好

    意思啦,射到你身上,我马上帮你擦乾淨。」

    莎莎双臂依然被展鹏钳制着,刚才就避不开韩晖的喷射,在展鹏的默许下,

    现在同样逃脱不了韩晖的狼爪侵扰:「嗯……那裡……不要摸……啊……」

    韩晖用指腹将两颗乳球上沾染到的浓精细细地涂抹开来,让一对大奶包裹着

    一层薄薄的精液,看到莎莎无从抵抗而展鹏又没阻止,韩晖就加大胆地揉捏手

    中的乳肉:「学姐,不要摸,是要我直接用揉的吗?」

    「不是……啊……好爽……」

    莎莎被两个男人前后夹击得爽叫连连。

    韩晖毫不客气地抓玩着一双美乳道:「哇哦,这手感跟我想像中的一样,又

    嫩又软还有弹性,果然是极品大奶啊!」

    「啊啊啊……太爽了……快受不了……」

    莎莎声音不稳地喊道。

    展鹏不知是听到莎莎快要高潮了,还是因为韩晖先射出来满足了他男人某方

    面的好胜心,总之到了此时此刻,展鹏也不再留力,勐地提速狂干,抽送着巨屌

    在蜜穴裡快进快出:「宝贝……我们一起出来……好不好……」

    莎莎娇喘着应道:「啊……好……要一起……一起出……啊……」

    展鹏埋头苦干地抽插数十下,最后腰腹狠狠地一挺,硕大的龟头抵住花心,

    精液伴随着嘶吼而出:「嘶……干……射了……宝贝……全都射给你……啊啊啊

    啊……」

    一阵白芒闪过……莎莎惊颤了下,慢慢地睁开迷煳的双眼,浑身犹如虚脱那

    般。

    待意识逐渐回拢后,才发现自己是躺在卧室的睡床上,不由半是羞涩半是难

    堪地喃喃道:「怎么……就做了这样的梦……」(待续)

    大奶人妻莎莎之狂想曲四

    -

    大奶人妻莎莎之狂想曲四

    -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