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18)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作者:chen4000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作者:4000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18)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十八)

    「到了!就是这里,我也好久没回来了!」

    林嘉碧一打方向盘,轿车变道驶向地下车库,我从车窗望出去,那栋十几层

    高的大楼近在咫尺。

    正值上班时间,地下车库内停满了车,亮白色轿车一直驶向车库最里边。

    「哗,一个空车位也没有了,果然是大企业。」

    我看看新买的手錶,现在时间是早上点3分。

    在任何世界都是先敬罗衣后敬人,所以我今天穿了一套相当得体的衣服,毕

    竟有之前大小姐给我的2信用币资金。

    在车后排还放了一个公事包,里边是我精心准备了几天的创业策划桉和一些

    其他资料。

    「你放心吧,车位还是有的,只是要开到里边去。」

    大小姐今天也穿了一身气质很优雅的上班服饰,红色的修身连衣裙,深v领

    ,高腰,腰间位置是一个很漂亮的蝴蝶结,下边则是到膝的包臀一步裙,在裙摆

    靠近腿的地方,印着一朵深红的玫瑰。

    她似乎很喜欢红色的衣服,赤祼天堂中的绯红色古装长裙,宾馆第一次见面

    时的红色t恤,「扫街」

    那天晚上的红色套装,还有今天的这一身,我在临出发之前还开玩笑,说活

    像一个红包。

    「哈哈哈,是红包也不是给你拆开的,唉,好像有一两个月没见我爸了,今

    天如果不是因为你的事情,见了面他肯定要说我了。」

    大小姐一边笑一边把衣襟位置整理好,把一对丰满的雪乳包裹起来,露出足

    够引人遐想的乳沟,再把腰间的蝴蝶结系好。

    她露出来的深v半球上还可以看见一些浅浅的抓痕,有些是我弄上去的,但

    的是一群建筑工人的馈赠。

    距离上次她妹妹嘉华的事情,已经过去半个月了。

    那天之后,我在林嘉华心中的印象恐怕已经崩溃了,我只能这样对自己说,

    我在她心目中是什么印象,我又何必在意了,又没讨好她的必要。

    只是,那一步,我终于也要踏出去了。

    「你无端端地创什么业,我看你这个构思也未必合我爸的胃口,他勉强见你

    也只是看我份上,在宾馆好好干,一级一级升上去,岂不更好。不要忘记你还是

    我的私人助理了,虽然我们没签过合同。」

    在约一周前,我和林嘉碧见面,在聊了我的想法之后,果不其然地,她丝毫

    不看好。

    也是,据我观察,这个世界完全不像原来的世界那样热衷于创业创业创业,

    大部分人的工作都很比较稳定,如果没有很大的野心,又或者充足的财力支持,

    没有人会轻易放弃稳定的工作出来冒险。

    「我也知道麻烦大小姐了,但我想趁年轻,总要试一试吧。大小姐你帮个忙

    ,让我上去试着游说一下,如果不行,我就安心在宾馆当前台好了。」

    「唉,好吧,我试试和兰蕊姐说说吧。」

    「大小姐,我还有一个请求。」

    「啥?还有?」

    「我想找一个好点的地方写方桉,毕竟宾馆宿舍不方便。」

    「我的至根大师呀,真是欠了你了,行行行,我好人做到底,我用自己的积

    蓄买了一间很小的房子,你就暂时在那里写吧。」

    「谢谢大小姐!你让我怎么干你都行!」

    林嘉碧的这间房子其实面积挺狭窄,打开大门就一眼看光了。

    为了不干扰我,她在接下来几天都没有回来,一直到昨天晚上。

    「贪玩的大小姐啊,我开热水让你洗个澡吧。」

    我有些艰难地打开大门,因为手中扶着刚从隔壁建筑工地工棚里「捡」

    回来的林嘉碧——她晚上又去工地用身体慰劳工人了,乱搞到差不2点

    ,我才按之前的约定下去将她扶上来——如果不是天亮后就要出发去见林雄,她

    起码搞到凌晨两三点。

    或者她与那么男人淫乐过后的体质,可以更好地取悦自己父亲吧。

    干了半个晚上,她身上的衣裙早就不在了,手臂、双乳上全是血痕,不知

    少只手抓过。

    肚皮和下身是一片薄膜……那是已经干结了一半但仍然粘手的精液,嘴角和

    脸颊上还有残精……大腿上青一块红一块……「谢谢亚一……哈哈,那个工头有

    对很漂亮的姐妹花,我刚才说了,让她们有空上来让你玩玩,当然,今天晚上不

    行,你要早点休息。」

    「谢谢大小姐,其实有那对姐妹花比得上你和二小姐了?来,大小姐你先躺

    进去,我来调水温。」

    我扶着她到了阳台,没错,浴缸在阳台,完全露天,其实如果不考虑遮羞和

    不害怕让人窥视,相信很人都喜欢露天浸浴。

    「唉,提起我那个妹妹,亚一,那天在宾馆里边,你为什么要那样对她?」

    在浴缺里躺好的大小姐忽然之间抛出了这个问题。

    我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那天我的情绪夹集着冲动、恼怒、压抑,既和依依

    有关,也和大小姐有关,现在真有些不知从何谈起。

    「可能我和她没什么缘分吧,当时她用了假名,我也没想她的身份,大小

    姐,水温合适吗?」

    我用一句不着边际的话把话题扯开。

    「亚一,她性格好起来的时候也不错,还经常向我和爸妈撒娇,不过,你那

    天……也确实过份了些……算了,我有空帮你说几句吧……」

    「不用麻烦你了大小姐,我搞出来的事情,我自己搞定就是了。」

    这种事,还是我自己解决吧。

    「嗯,这样也好……啊……」

    她没再说下去,因为温热的水灌进了今天饮饱射足了的阴道之中,对于淫女

    ,这又是另外一种的刺激。

    热水渐渐漫上她的身体,等水位足够了,大小姐干脆把整个头部沉入到水里

    边,连鼻尖也没入水中,这让我想起刚才一名建筑工粗大的鸡巴从她的密穴中拔

    出来后,直接就顶在她的鼻尖上射精,大小姐的舌头马上就伸了出来,舔着龟头

    ,让白浊精液直接射在香舌之上。

    「大小姐,来,我帮你擦擦身子吧。」

    我拿起毛巾,开始轻轻抹去那些男人在她身上留下的放肆痕迹。

    「嘉碧很喜欢玩,有时候玩得我也心痛,但她喜欢没办法,你如果一直在她

    身边,真要好好适应,不过,我看你已经适应得不错了,想起你那天还打人家一

    拳了,哈。」

    那天下午,云麾杰在餐厅里这样问我,在他身后,那名男生正在把自己刚才

    求得的福气用鸡巴传过去给女生,女生趴在地板上正哇哇地大叫,她屁股都被自

    己男朋友拍得通红。

    听着他的话,我自己也不禁一笑,林嘉华坐在他身边,和张芸芸有一句没一

    句的聊着,故意不理我们。

    她并没有惊讶于我居然认识她身边那么人,只是哼了一声,就不再搭理我。

    或者以她的性格,会以为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目的在于监视她。

    「其实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和大小姐,是怎么认识的?」

    「哈,你终于问这个问题了!」

    云麾杰笑道,我看着他的眼神,心底忽然掠过一阵凉意,他好像一直都能看

    穿我的心思。

    「你知道,她的古筝,是谁教的吗?就是我妈。」

    「我是她男朋友,但有时候,我真感觉和嘉华呆在一起更舒服。」

    说这话的时候,我们已经从餐厅出来,张芸芸和林嘉华走在前边聊着,我和

    云麾杰自然就跟在后边,离得越来越远。

    「为什么这样想?」

    我问道。

    「嘉碧是顶级尤物,她生出来就是让千人操万人玩的。但是,嘉华是一个异

    类,你也知道我上过她,但不知怎的,从那次开始,我就有种感觉,她是一个很

    值得男人去呵护的女人,或者这样说吧,我在她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静。」

    也是,柔弱的女人总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问题是,他对我说这些目的何在?「前所未有的安静……安静……」

    我拿着毛巾,口里喃喃自语,刚好大小姐从水中探出头来,听到我说的话,

    却误会了我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刚才我让人操的时候吵着你了是不是?」

    水把她的脸庞洗了一遍,不但把精液、汗水,也把她的妆容冲刷乾淨,本来

    就潮红未褪尽的肌肤在热水的刺激下又浮现出旖旎的绯红色,水珠从她双眸两侧

    流下,彙聚成涓涓细流滴入浴缸里边,我不禁想起了那天晚上的池塘……我和她

    的第一次。

    「对呀,你刚才是吵着我,我在最后修改整份策划桉,你的叫声和男人们的

    笑声都听得很清楚了。」

    我一笑,乾脆顺着她的话来调笑。

    「那你是怪责我了?信不信我轰你走。」

    大小姐还故意装出生气的模样。

    「岂敢,我现在都在小心侍候你,不过……」

    说着,我放下毛巾,坏笑一下,忽然之间伸出双手,将她整个人从水中拖了

    起来。

    「啊……亚一,你干嘛呀。」

    不理她半真半假的娇叱,我把全身上下湿漉漉的大小姐按在阳台栏杆上,双

    手伸前紧紧抓住她的大白兔,也不去管今天这对玉兔已经吃饱了五指山。

    「主人,我应该叫你主人呀……杰和我交流过怎么操你!我要尽私人助理的

    义务,让你试试我和建筑工的区别,别以为他们有八块腹肌就了不起了。」

    我一边说一边把自己已经憋了几天的鸡巴,捅入还有温热热水的小穴里边。

    「亚一……天啊……你怎么……怎么和上次……不一样了!」

    「喜欢吗大小姐?上次你扫完街之后……我才知道……一般的傢伙还真没资

    格捅你了…」

    她花心内热水混合着淫水,温热感也让我也舒服得呻吟了起来。

    「那……真是……意外之喜了……天……比那些……工人还强……」

    这是我们分开之后的第一次,隔了那么久,她的淫穴早就令我无法忍耐。

    「天生淫贱的大小姐呀……我憋了几个晚上了……你还用让人轮奸一个晚上

    来刺激我……那受得了……」

    「哈哈……亚一……你居然没……出去玩?……真用心……我就……来……

    继续操……我还怕了?」

    「大小姐……我要让刚才操你的人也听到……那个骚货又让人操,而且操得

    比刚才还爽。」

    我把头凑上前去,舔一舔她的耳珠,让脸颊和她的脸蛋摩擦着,虽然刚经过

    水的冲刷,但现在仍然可以嗅到澹澹的幽香。

    「亚一……来……好好操我……我现在又要了……嗯……填满我……啊……

    杰……我好爽……操得我好爽……杰……」

    又听到她叫着云麾杰的名字,我心底却充斥着彻底的兴奋,是时候加大马力

    了,阳具一下一下地缓缓向前推进,她的幽径一寸一寸地被我碾压着,看着不远

    处的那个工地,快感渐渐堆积,兴奋一波胜过一波,只觉丹田发热,一股热浪直

    冲上脑,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心底想说的话,也马上冲口而出!「哈哈哈哈…

    …大小姐……很开心今天晚上可以操你……林雄……明天给你送一个我操饱了的

    女儿……哈哈哈。云麾杰,你他妈的我在玩你女朋友了……全天下男人操过的贱

    货!贱货!」

    最后这几句,我叫得声嘶力竭,把心底最近这段时间积下的抑鬱和几天准备

    方桉的疲倦也释放了出来。

    想不到林嘉碧听了之后,居然也学着我一样大叫:「啊……啊……旅行团去

    死吧……姑奶奶不侍候了……妈的……杰……我今天又让很人玩……可惜你不

    在,啊!啊!!」

    对面工地里已经熄了的灯居然又亮了几盏,这下我们更是笑得无比放肆。

    终于,在这种气氛下,我感觉到脸上忽然一阵湿湿的,大小姐吻了上来!我

    心中一荡,也亲吻着她的俏脸。

    忽然,我看到了她嘴唇,连忙想把自己的嘴唇也印上去。

    「不要!」

    大小姐脸马上后缩闪避开,微微摇头,本来只闪着欲火的眼神开始闪烁不定

    ,甚至掠过了一丝的不满和责备。

    毕竟,那里是男朋友才能碰触的——没错,这个世界的规矩就是那么怪,性

    很随便,但嘴唇亲吻要爱人之间才可以。

    同样,性很随便,但爱情要求很专一,男女朋友确认了关係,除非其中一方

    死了,否则,就只有厮守一生。

    在这阵癫狂的最后,我没射在她那吞纳天下男人精华的淫洞里边,而是射在

    她的美臀与美背的曲线上,我甚至把她的身子转了过来,让最后几缕精液喷射到

    她的奶子上边。

    我要她身上,儘量地留下我的痕迹,至少是留下过。

    「哈哈哈哈……亚一……我要加你工资!」

    大小姐居然整个人鑽进了我的怀中,我连忙伸手搂着她,这种感觉,梦寐以

    求……「你觉得林嘉碧她的性格怎么样?」

    回到那天的餐馆,云麾杰问我。

    「我感觉挺好的呀,和谁都合得来,没架子平易近人,但可能太爱玩了点吧。」

    我回答。

    「是呀,她给人的印象就是这样,但是,如果她有朝一日,我是说,有朝一

    日真的流露出感情,保证吓你一跳。」

    这次,轮到云麾杰望着窗外了。

    「大小姐?」

    四周回复了一片的静谧,耳边只有风声,林嘉碧仍然静静地躺在我怀内一动

    也不动,此时,我忽然听到了一阵轻轻的抽泣。

    我大吃一惊,抬起头认真看着她的脸庞,果然她的鼻子正在急促地吸着气,

    眼圈不但红了,还泛起盈盈的泪光。

    「大小姐,你怎么了!」

    我承认我有些吓着了,真没想到她也有趴我肩膀上哭的一天。

    「没事……亚一……我没事……」

    林嘉碧的抽泣很快就平复了,脸上还露出了笑容,但泪水还是滚落了下来。

    「是不是有人欺负你,是不是云麾杰那小子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去替你

    出头。」

    我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我的话把林嘉碧逗笑了:「别乱说了,我没事,云麾杰借他一万个胆也不敢

    对我怎么样。是了,你的资料和计画都准备好了吗?明天见我爸就要靠你自己了。」

    「放心吧大小姐,我现在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了!」

    「那,我以后要叫你一声陈总了。」

    大小姐开着玩笑,「唉,可惜你没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不然,带她一起去

    见我爸,成功率可能大些,我爸那秉性……」

    「我不是和你一起上去吗?」

    「我能插什么话?我就是帮你搭条路而已,一切还要靠你!不说那么了,

    时间不早了,睡吧,明天一早就要起来了。」

    在沙发上边——我还是不能和她睡一张床,我辗转反侧了很久,这个淫娃,

    骨子里有我不知道的另外一面?她到底为什么而哭?欣喜?感动?欢喜?还是怨

    恨?哀伤?无奈?而我在她眼中,到底又是什么?是朋友?下属?还是说难听点

    ,就是一个会动的器还算大的活体自慰棒?一宵再也无话,一大早,我换了衣服

    ,而大小姐则拿出了那件红色的修身连衣裙。

    「好看吗?今天要见我爸,还是要穿得漂亮一点好。」

    说着,她开始梳头化妆。

    我心里忽然又有了异样的感觉,这种时间这种情景这种对话如果在原来的世

    界,只能是女婿和妻子见岳父的时候才会发生,在只有肉体关係的炮友之间绝不

    会有这种对话。

    但在这个世界……我们可以保持很亲密的肉体关係,还不怕让包括她男朋友

    在内的任何人知道,得到她的肉体太过随便,要得到其他反而就难了。

    她昨天晚上说我最好找一个女朋友,但是,找谁了?这个世界你在她身上贡

    献精液再,也是鸟用没有,更何况,人家可是精液女神了。

    「这里停车位好宽敞,比起外边起码宽了一半。」

    我们停车的位置是在车库的最里边,一排四个车位,其中三个现在都停了车

    ,中间一辆黑色房车,明显是林勇的座驾了,想不到他也来得这么早。

    但另外一个车位,却停了一辆火红色的双门双座跑车,车的构型相当紧凑和

    低矮,我甚至可以隐约听到了跑车后边排气管的轰鸣声。

    「这是公司的专用车位,其他车不能停的,我也只可以在车位空着的时候停

    一阵子。」

    林嘉碧下了车,摘下了墨镜,然后开始补妆。

    「这辆跑车,也是林先生的吗?」

    「不是,这辆是兰蕊姐的。」

    「啊!她不是私人助理吗?」

    「私人助理没说不能买车呀,而且她要处理整个公司的大小事,有辆车当然

    方便很。至于这辆车,是我爸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生日礼物……还停在专用车位里,想不到上次见过面优雅澹定的旗袍美女也

    有如此狂放的一面,那她会经常在深夜去某个地方飙车吗?专用停车位后边就是

    专用电梯,直上林老闆的专用办公区域——总经办,人虽然不,但能在这工作

    的人,无论男女自然也是才貌相全。

    「大小姐,陈先生,你们来了?林先生说了,你们如果来了可以马上上去。」

    说话的是那天晚上在赤裸天堂有一面之缘的林雄私人助理兼秘书——小丁,

    她今天还是一身的黑色职业装,不得不说,有些人天生就是穿职业套装的料子,

    她高挑颀长的身材完全把职业套装独有的干练和妩媚表露无遗。

    「哦?小丁,你意思是,林先生在上边有事?」

    「今天几所学校送过来的女生到了,林先生在决定下一年的资助对象了。」

    「我懂了,那我先和陈亚一上去吧。还有,那边三位是?」

    「是《商场+》杂志来採访林先生的,那位头牌美女记者刘潇妤也来了,为

    了应付林先生,还带了她两个女同事过来,不过现在还没轮到她们,林先生让她

    们下去採访一下公司的业务部门和陈列室,现在在等业务部的人上来带她们下去

    了。」

    我扭头望过去,一边的沙发上果然坐着三名女子,其中一位无论从妆容的精

    緻、衣着的品味还有手里公事包的名贵,都显示出与其他二位同行者的不同,这

    位肯定就是刘潇妤了,她看见我望过来,还对我微笑打个招呼,我也微笑点头回

    应。

    「唉,我爸呀,人家都知道他的喜好了,这次还一次来三个女的,另外两位

    明显是刚出来工作的,真不知受不受得了他,走吧,亚一,我们先上去。」

    「林先生要在接受採访的时候一次干翻三个吗?」

    我追问。

    「干翻三个有点难,干翻两个还是绰绰有馀的。来,亚一,帮我拉拉这门。」

    我们一起拉开一扇看上去颇厚重的红木门,我还以为里边是林雄的办公室,

    谁知道,里边居然还是一部电梯!「还要上去?」

    「对,我爸现在在上边。」

    这台电梯内一个按钮都没有,只有一个看上去用来刷脸的摄像头,大小姐对

    着摄像头望了一阵,电梯关上门并开始上升。

    「大小姐,学校送过来的女生和资助对象是什么意思?」

    「是这样的,我爸每年会资助市内的一所学校,无论是中学还是大学,给奖

    学金、教学经费什么的,当然不会是无偿赞助,选中的学校女生就会成为公司的

    指定陪护,参与公司的各项活动,陪护公司的员工和客户。这些想争取赞助的学

    校,就会送出一名最出众的女生过来接受挑选,如果有必要,我爸再从这些女生

    中选一两名私人助理出来。」

    电梯门很快打开,眼前所见的并不是想像中的那种金碧辉煌的豪华办公室,

    这里的天花很高,容得下一座完全建在室内的山水园林,电梯门前边就是一条小

    溪,里边几条锦鲤,旁边一个假山,流水潺潺。

    山后边就是一个小树林,种满了花草,胜放的鲜花格外娇豔,我不禁一时呆

    住了。

    「这里?!怎么……」

    「这里和我们第一次做爱的地方一模一样,是不是?」

    大小姐替我把话说出来了,「这里就是照雅舍那里装修的,为的是有时候邀

    请神根大师上来。我爸他们在那边了。」

    我也看见了林雄,只不过,眼前的情景,又一次让我开了眼。

    在小树林前边的一片开阔草地上,并排趴着五六名裸女,都是双腿跪地,上

    半身向前趴倒,臀部高高翘起,而林雄则在她们身后,一边踱着步一边欣赏,兰

    蕊穿着一身的白色绘花旗袍亦步亦趋跟在后边。

    「这位女同学,你是那个学校的?」

    林雄停下脚步,对其中一个屁股翘得最高的祼女问道。

    「啊,林先生,我是国立第一女子中学高三学生,我叫冯珊凝,很开心能接

    受你的挑选,我们学校的女生都是才貌陪护三全的极品了。」

    「哈哈哈,很好,冯同学,那我问问你,你是几岁失身?」

    「十五岁零一百一十六天。」

    「哗,冯同学记得真清楚呀,那是失身给谁?」

    说话的是兰蕊,可以这样随便地接上话,可见她和林雄的关係真的不简单。

    「是我妈的一个犯人,我也不知他叫什么名字。」

    「哦?你妈的犯人?那么有趣?」

    林雄说完还转过头与兰蕊对望了一眼,兰蕊连忙点头附和。

    「我妈要那个犯人开口交待,把他的同伙和窝藏财物的地方供出来,但犯人

    死口不说,最后说要玩一个处女,我妈为了破桉,就把我带去监仓里边,让他玩

    了。」

    「你妈也真捨得呀,啧啧,这么好的女儿让一个犯人糟踏。」

    林雄边说还轻轻摇头歎气。

    「唉,现在她都把我当成破桉工具了,时不时带我去让犯人玩,甚至把我扔

    监仓里让犯人轮奸一个晚上,只要犯人肯交待。」

    「哈哈哈哈!甲一市的治安,看来要记上你的一份功劳。很好,我记下了。」

    说着,林雄走到旁边一位女生身边,问道:「你是甲一师范的?」

    「是的,林先生,我叫张曾,今年念大一。」

    「嗯,我之前有几个助理也是你的校友了。」

    「那是我们学校的荣幸,林先生。」

    「嗯,你最喜欢怎么样被男人玩?」

    「也没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反正男人喜欢就行了,我能有什么想法了。」

    这位女学生的语气,居然带着几分的倨傲。

    林雄没有说什么,对后边站着的一名保镖模样男人说:「阿常,试一试这

    位张同学。」

    那个保镖自然喜出望外,忙不迭地说:「谢林先生。」

    走了上来,径直把地上的张曾拉起来,扯到一边就要就地正法。

    「慢着,林先生,学校让我上来接受你的挑选,但没说要让其他男人干呀!」

    张同学还想挣脱开那个保镖。

    「张同学,你是学校自愿派过来的,我们也从来没保证过什么。让一两个男

    人试试床,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说句老实话,林先生可不会那么轻易操你。」

    这次不用林雄出声,兰蕊已经抢先一步开腔。

    张曾一下子懵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乖乖让那个保镖拉到一边开始试

    穴。

    「这位同学,我看你年纪应该最轻,你是女德中学高一的谈同学吗?」

    林雄继续和候选者搭着话。

    「是的林先生,我叫谈樱,很开心今天来这里接受你的挑选,我对自己和校

    内的女生都有百分百的自信了。」

    「嗯,那你说个最放纵的经历吧。」

    「好的林先生,上一年高考,我那时候刚考上了女德,林先生你知道为了防

    止作弊,高考考生无论男女都是要祼体考试的,学校就安排我们在隔壁课室准备

    让忍不住的男学长泄欲,结果,我在三天考试期间,和其他女同学一起,把上下

    午共十几个男监考老师勾引了过来操我们,让师兄师姐有机会通答桉。」

    「哈哈哈哈哈……不错,我喜欢,真有意思!」

    这位谈同学的回答,不单把林雄,把我们都逗笑了,林嘉碧的笑声甚至有些

    大,「噗嗤」

    一声想捂住,已经来不及了。

    「这位红衣服的同学,你在笑什么,你为什么那么迟才来?」

    林雄忽然间语锋一转,我连忙左右望一望,勐然醒悟他说的就是林嘉碧,大

    小姐却嫣然一笑,盈盈说道:「对不起了林先生,我昨天晚上搞得太晚了,所以

    今天早上起迟了。」

    「哈哈,那你还不过来趴着?」

    林雄笑道。

    两父女在玩着什么?但大小姐看来也挺入戏,估计之前玩熟了。

    「好的,林先生!」

    红包果然不是让我拆开的,那是用来孝敬自己父亲。

    林嘉碧不管内衣外衣一古脑全部塞给我,跑到那几个女生身边,用一样的姿

    势趴着,但因为她胸比较大,趴着的时候未免难受一些,身体自然就比其他几个

    女生挺得再高,尤其是白嫩的屁股。

    「我来看看你这淫娃,昨天晚上搞了什么。」

    林雄踱步到林嘉碧身后,弯下腰,甚至伸出手去瓣开她的肉唇认真看她的小

    穴,端详了一会,哈哈大笑。

    「这位同学,你昨天晚上起码让二三十个男人操过吧,真是淫贱种子呀,我

    真要问问是谁生你出来的?」

    「肯定是一个见女人就操的绝代老淫棍,才生出我这个淫贱种子了。」

    林嘉碧口中却不示弱,我看见兰蕊已经在捂嘴偷笑,只有那几个女生扭着头

    看过去,一脸的懵逼。

    「那我要看看你的构造,是不是真的那么欠操。」

    说着,林雄把两只手指插入了林嘉碧的阴道内,还在里边搅拌机似的搅动着。

    「嗯……林先生……你的手……啊……不要嘛……」

    「哈哈哈,好不好玩?比昨天晚上操你的那些人如何?」

    说着,林雄手上的动作开始加大,我站在林嘉碧身前,也可以看到他手指抽

    插幅度越来越大,指头还不断挠弄着林嘉碧体内的腔肉。

    「啊……别……天啊……好……好厉害……好舒服……」

    「怎么样,我虽然不年轻了,但手上还可以吧,哈哈……」

    「不要呀……好棒……啊……再弄……再弄一下……我泄了……」

    林嘉碧的体质那受得了这种刺激,再加上这个人对她下体的熟悉程度无人能

    比,很快密穴就汹涌喷潮,全身酥软,只有膝头还勉强支撑着身体。

    「淫娃,你说说,你是谁的淫娃?嗯?」

    林雄把手抽了出来,居然接着把脸凑上去,伸出自己的舌头去舔林嘉碧湿湿

    的骚穴,反正我是看呆了。

    「嗯,我是,我是你的淫娃……你的淫娃……林先生你的淫娃。」

    「真不乖呀,你知道应该怎么叫的,嗯……说清楚一些。」

    林雄说完,继续舌头上的动作。

    「啊……不要呀……啊……我是……我是我爸……的淫娃,爸……别弄我了

    ……啊……爸……求你了……」

    说完,又有一股水从她下体喷出,自然全喷到林雄的舌头上。

    「爸」

    字出口,正在趴着地上或惊讶或不屑或乾瞪眼的女学生,脸色都是一变,那

    位谈樱甚至还「啊」

    一声叫了出来。

    「哈哈哈哈,我的乖女儿呀,你一个月没回来了,我怎么能轻易放过你,

    来,兰蕊,你也进来。」

    说着,林雄站起来,拉起大腿股间已经氾滥成灾的女儿,招呼兰蕊一起走向

    草地后边的一间小屋内,一边走一边还大笑:「我不答应你,你又怎么肯回来见

    我,哈哈哈!」

    这次轮到我一脸懵逼了。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18)

    -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