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15)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作者:chen4000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作者:4000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15)

    作者:4000

    字数:9012

    (十五)

    「女警姐姐,如果你想我们早点离开,我有个主意,不如你也让我们玩玩?」

    在一辆亮着警灯的警车前边,一位身材高挑的女警,被几个围上来的男人逼

    得步步后退,她有点儿慌了神,退了几步,圆翘的屁股碰到了警车的前盖上,她

    居然下意识地「啊」叫了一声,惹来那群男人的讪笑。

    「请你们有序离开这里,谢谢配合,现在时间已经太晚了……」女警定一定

    神,还徒劳地劝这些男人离开。

    「女警姐姐,你看你警服的钮扣都扣错了,还有,看你那小嘴的嘴角边上是

    什么?你以为我们看不出来吗?」一个男人坏笑,马上惹来身边众人的笑声附和。

    女警马上摸摸自己的嘴角,居然还有一点男人的腺液粘在上边,也难得这堆

    男人观察得如此细致入微,再低头看看警服,女警制服是剪裁贴身、曲线尽显的

    半透明材质衬衣和包臀黑丝警裙,而衬衣上果然有两颗钮扣扣错了,导致胸口门

    户大开,丰满的乳房春光尽露。

    在那伙男人得意放肆的笑声中,女警俏脸居然红了,看一看和自己一起过来

    的男警同事,他还在舞台下边疏导人群离开,而在舞台上边,那个被吊着的女人,

    不知今天晚上已经吊了久,也不知有少个男人操过她,但很亢奋,虽然也看

    得出很疲惫,但大腿还夹着一个男人的腰,身体波浪地起伏,那花心还在不断地

    吸吮着男人的精元。

    「那来的妖精!」女警叹道。她今天晚上和男警外出巡逻,半路偷懒,把车

    停在路过帮男警口交,但刚好到一半,就收到总台的通知,要他们来这里疏导人

    群,因为深更半夜有人在群交,噪音扰民。

    开始她还感觉总台事,就是晚上群交而已还要过来管?但女警没料到,来

    到后居然是这种场面。她叫起一对对在公园各处交合着的男女,让他们离开,而

    自己身上本来偃旗息鼓的情欲,在这种场合的感染下渐渐又变得炽热起来。不过,

    女警毕竟是女警,要保持那一份矜持,但她走路的姿势与散发在空中的求欲气息,

    很自然就吸引了一群眼中冒出红光的男人。

    毕竟可以在公众场合玩弄一个女警,是相当刺激男人兽欲的成就。

    女警歇力地冷静自己,然后想着脱身的办法,但她明显感觉下体已经开始失

    控。她是女警,但更是女人,女警用身体慰藉市民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所以也

    不值得拿起身上的什么东西来自卫。

    「放心,我们不会欺骗警方欺骗政府的,玩了你之后,就会马上离开这里,

    来吧,警察姐姐……」那堆男人已经凑到了可以感觉到呼吸的距离。

    女警看见已经避无可避,唯有把头扭到一边——这是再明显不过的默许信号。

    地阯發布頁

    「来,哈哈,警花姐姐你的胸也很软了。」一个男人贪婪的手已经攀上了她

    胸部最高耸的地方,捏得相当用力,女警「啊」地叫了一声,想挣扎,但此时又

    有两个人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臂,把整个人按在警车前盖上,让她完全不能动弹。

    「上次在拘留所玩过一个女警,妈的骚透了,一直想再尝一次了!」

    「女警就是骚,要用小屄来维持治安嘛」

    「这警服设计得真不好,看警花姐姐这大胸包裹在里边真辛苦,来,我帮她

    透透气!」

    「嗤」一声响,女警的衣襟被人扯开,一对软玉尽露,还顺着被扯开时候的

    力度抖了几下。

    「好美的奶子!」「不错,但比舞台上那个骚货还是差些,哈哈哈。」

    一提起舞台上的女人,这伙男人立刻兽性勃发,不理女警的哀求,七八只手

    急先恐后地按落在胸乳上。女警只有左右摇摆着头部挣扎一下,头上的警帽掉了

    下来,一头秀发披散,额头香汗渗出,双眸紧闭,俏脸通红。忽然间,「啊!」

    她忍不住又大叫起来,因为自己的一对长腿让两个男人分开,有人把头伸进短裙

    里边,隔着黑丝和内裤舔着早已经泛滥的阴户;还有人把她的平底鞋脱了,伸出

    舌头吸吮着精致整齐的脚趾头。女警终于无法控制自己,彻底地沦陷了……

    那个同来的男警听到声音,看着那辆正上下起伏的警车,以及车前盖前的那

    一堆人,女警正被扯着头发拉起上身,替一个男人口交。而另外一个男人摸着她

    光滑的屁股,撕开黑丝,把自己的阴茎捅进小穴里边……

    「骚货,好好享受吧。」暗笑之后,男警自己跳上了舞台。此时,又有警车

    开了过来。

    群交的饕宴终于降下了帷幕,这个男警是当天晚上最后一个操林嘉碧的人,

    他用钥匙把手拷解开,累了半个晚上的林嘉碧随即倒在舞台上,但她意识到后边

    还有一个男人,马上双膝跪地扒在舞台上,男警也相当粗暴地抓住她的头发,像

    操着一条母狗一样在身后干着她。

    男警在挤干净最后一滴精液后,把嘉碧像一件用完的垃圾一样扔在舞台上,

    然后扬长而去。大小姐躺在自己制作出来的那摊淫水上,大半个身子都包裹着一

    层精液,双腿因为长久时间撑开,一时还收拢不合,身体在不住地颤抖,好像体

    内还有着无穷无尽的高潮余韵,雪白的身躯也正因为这高潮的余韵而泛着淫靡的

    绯红。

    我本来以为她的下体经过这一轮,肯定是又红又肿,碰一碰都痛,但没想到,

    我扶她下舞台的时候,留意到她的下体除了嫩肉被操翻了出来之外,其他一切正

    常,甚至还保持着娇嫩和弹性,水盈盈的随时欢迎着下一个进入者。

    「心痛死我了……你这淫娃界资深导师,怎么样,今天晚上满意了吗?填满

    你这淫穴没有?」云麾杰靠上去抱着林嘉碧,先亲了一下她的嘴唇,再用手捋了

    一下她的秀发,才发现她的头发都让精液粘成了十几绺,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条

    毛巾,轻轻地擦拭着她脸上的精渍。

    「我今天晚上一定是疯了!杰,我们下次去那玩?」大小姐这天赋真是绝顶

    了,居然马上就想着下一次。

    「淫娃,才刚让那么人操完,搞得员警都来了,现在又痒了?」她的衣服

    早不知去那里了,云麾杰替她披上了一条大毛巾,林嘉碧也只是随便地披在身上,

    任凭胸乳和下身半掩半露。

    「我想不如去你的医院吧?你带我进去,我晚上去换件护士制服,解决病人

    的性欲、满足驻院医生的需要、甚至是医生上课培训时的教具,好玩的了。」

    「你真是个骚货!满脑子都是些什么呀!你还是先乖乖回去洗个澡,然后休

    息准备好上班吧。」

    「哈哈,我才不休息了,刚才那么男人轮了我,一会回去我要你好好地干

    我当补偿……」

    地阯發布頁

    「好好,既然你不怕我也不怕,就干到明天早上!反正我刚才也确实憋得厉

    害。」

    我跟在他们后边走着,一言不发,心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只知道自己脚步

    越来越慢。

    终于,我停下了脚步,说道:「大小姐……」

    「啊,怎么了?」林嘉碧和云麾杰停下脚步,掉转头看着我。

    「我不和你们回去了,不顺路,我自己乘夜班车回去就行了。」

    他们两位面面相觑,现在时间已经是凌晨2点了,如果有车,谁会选择夜班

    车?至于顺不顺路更是扯淡,我根本不知道他们打算去那。

    「亚一你和我们一起走吧,杰送你回宾馆,你明天上不上班也无所谓了,老

    沈那个货也不敢把你怎么样。」林嘉碧说道。

    「谢谢了,大小姐,这里乘夜班车其实还方便,大小姐,还有云先生,你们

    先走吧。」

    「亚一,你也叫我杰就行了,有时间我很想和你好好聊聊。哈哈,我懂了,

    说不定亚一想在夜班车上玩几个女孩了,都是你刚才惹出来的,亚一和我围观了

    一晚上,估计也一样憋得难受。」

    「嗯,那也是!哈哈,不勉强了。」林嘉碧走过来,和我拥抱一下,说:

    「亚一今天晚上麻烦你了,我明天也要再带团了,有时间再联系你,本来想着一

    会也让你干一次的。」

    「大把机会了,大小姐。」我勉强笑一笑。

    「也是,好了,我们先走了,亚一你路上小心……杰,我们就在车前边做一

    次再走吧」

    「哈哈,你这淫娃。」

    两个人的背影互相偎依着,越走越远,一直到那辆车前边,云麾杰把林嘉碧

    按在车门旁边,扯掉了她身上的毛巾,低头亲吻着她的嘴唇……

    我掉转头离开,天空中吹动着的几张钞票在我眼前飞过,我定睛一看,刚才

    那个放满钱的纸箱钱都溢了出来,但根本就没人理会,凌晨的凉风一吹,满天都

    是钞票,我顺手抓住几张,钞票上一股骚骚的味道传了过来,这味道我再熟悉不

    过……我轻轻垂下手,钞票又在指间飞走,继续随着风一起飞舞。

    时间又过了一个月,我继续在宾馆上班,和大小姐一直是用电话和通讯软体

    联系,她似乎带随便奸淫导游旅行团带得挺忙,而云麾杰想几次约我出来,都被

    我婉拒了。

    「不要……亚一……你又来……我不行了……啊……别……不要呀……」

    又是一个早上,我全身赤裸地在宿舍里,操着身下的依依,她本来还没醒,

    但我硬是将鸡巴捅了进去,她也只好一边皱着眉头一边承受。而床头与床边,还

    另外躺着两个手下败将,不过她们不是宾馆的同事,而是我从同事那里赢来的奖

    品。

    宾馆因为离市中心远,所以休息时间乐子不,男同事数是操女同事,又

    或者看上那个单身女住客,就用万能房卡在晚上摸进去强奸她——这样做其实是

    违反宾馆员工守则的,但单身女住客一般都不会投诉,因为敢单身上路旅行的女

    人,晚上甚至在白天让不同的人强奸是很平常的事情,尤其是在人烟不的风景

    区。当然,有男伴的女住客也可以进去玩,如果男伴对你印象好,通常也不会管。

    除了以上这些,还有用自己的女性爱人或者亲人来作游戏赌注的,输家就让赢家

    玩一个晚上。至于玩什么游戏,可以是玩牌,可以是打球,也可以是赌某场直播

    的体育比赛与拳脚格斗,反正什么都可以。

    昨天晚上,有两个男同事的女朋友和老婆过来探班,很自然地,我们一群男

    同事就凑了一桌玩一种称为「根牌」的游戏,有女伴的就押女伴,没有的就押个

    女同事,我押的赌注是依依,张芸芸离得太远,来不及叫她过来。「根牌」和原

    来世界的扑克或者麻将相似,也不难学,牌上面全是男根或者女阴的形状以及不

    同的数量,很有这个世界的特点。

    地阯發布頁

    结果我手气太好了,在牌戏中赢得第一,最后分配奖品,我拖着那两个光脱

    脱的女人回了自己房间,正在把其中一个职业是高铁乘务员的按在床上猛干的时

    候,依依居然回来了——我最后留了她在那里,意思也再明显不过,一场同事,

    不要弄得太过份,让输家也可以有屄可操,就当交换。

    「他们商量说晚上要去强奸一个新来的女住客,说长得挺漂亮的,没理我,

    我只好回来了。」依依不开心,因为她都做好了准备,但那两个男同事居然没上

    她。

    「他们肯定是玩厌你了,没啥感觉了。」我笑道。

    依依瞪了我一眼,撇撇嘴没说话,还是那个高铁乘务员比较聪明,她拉着依

    依的手,说:「依依妹妹,那你过来吧,我们今天晚上就三个人一起对付他。」

    高铁乘务员因为职业关系,让很乘客玩过,所以也特别知道如何取悦男人,剩

    下一位是大学生,性方面技术就不如了。

    「也好,三个对一个,我不会太辛苦了。」依依笑着跳了上床。

    说是三个女人一起对付我,但最后却是我把三个女人操得话都说不了。

    「不要搞我了……呜呜呜……哥哥放过我吧……我下边要裂开了……不要来

    了。」那个女大学生在床上想爬开,我把她拖了回来,她摇头摆手,但我还是硬

    把鸡巴插了进去。

    「啊……亚一,不要……不要一下进来……啊……去搞别人吧……我不行了

    ……你好猛……啊……苏薇姐,帮帮我!」依依也受不了,苏薇就是女乘务员的

    名字,她应付性事比起另外两人都更有经验。

    「亚一……来……搞我吧……哦,好大……亚一……你轻点……我们慢慢来

    ……啊不……轻点……轻点亚一……啊……不要……啊……不要那么猛……啊…

    …我快不行了……啊……好猛……」

    我不知在三个女人身上搞了几次,三个女人的求饶声我充耳不闻,干完了一

    洞又干一个洞,最后扒在依依身上睡着了。但当朝阳从窗外射进来的时候,我的

    鸡巴居然回复到了又硬又直。

    「啊,你又来欺负我……啊……亚一……你好猛……啊……我不行了……别

    来了……啊……别来了……亚一……我真的不行了……啊……你放开我……我身

    子快……快断了。」在依依的狂叫中,另外两女也悠悠醒转,她们看见我还在操

    着依依,苏薇一副吃惊的表情,女大学生吓得面色有些煞白,她借口要回去上课,

    马上先开门溜了。

    「美女,你是哪趟列车上的?」我笑着把苏薇拉过来,一边在她胸乳上温存,

    一边继续和依依密合。

    「我是d1000次车的乘务员,从甲一去丁六市的,车程有八个小时了,亚一

    你如果乘我的车,我还有我的同事都可以安排。另外,如果选择头等座,你还可

    以随便选择同车的其他女乘客了。」说着,苏薇也说要赶去车站,匆匆离开,她

    离开的时候,依依的眼神相当不舍。

    「你怎么了,不想她离开?」我问道。

    「啊……一个人……我可以……少受你欺负……啊……你这坏蛋……就会

    欺负我……啊……我不行了……放开我……你这混蛋……死亚一……呜呜呜……

    我不行了……啊……放开我……你怎么……还没出……啊……呜呜呜」她双手居

    然想推开我,我死命地按着她,最后在哭腔中,把精液灌进了她的下体。

    射完之后,我抬起头,只感觉到四肢百骸惬意无比,再低头看看依依,她倒

    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满头的大汗打湿了秀发。我伸手逗一逗她的头发和下巴,但

    她毫无动静,只是眼睛睁得大大的。我只好下了床直接去洗漱,出来穿好制服准

    备上班,还没到值班时间的依依此时才在床上坐起来,我再过去逗她,说:「怎

    么了?太舒服了不想起来?」

    「你这个死亚一,你刚才知不知道我让你操得差点受不了!」依依抬起头,

    不单单是一脸的怒容,甚至还拿起手上的枕头打我。

    「你怎么了?!」我吓了一跳,然后轻轻侧侧头,让枕头在我头上拍了几下,

    无论什么事,先让她消消气。

    果然,打了几下后,她把枕头扔了,气冲冲地下了床进了浴室,我连忙追上

    去问:

    「依依你怎么了?」

    「你知不知道你最近粗暴了很,你那根鸡巴吃错什么?每次插进来的时候

    都很猛,你就只顾自己!我又不是你玩开的那些女人,你明知我身体不太受得来,

    但每次都硬来!而且一次之后又一次,一次之后又一次!你好讨厌呀!看我这制

    服,你以前脱我衣服的时候还算温柔,现在,直接就是一扯一撕!我几乎天天跑

    去后勤那里换新制服,管后勤的都在笑我说每天让客人强奸?」

    地阯發布頁

    我哑然,现在终于明白最近我捅进去的时候,她为何总有一个很抗拒的表情,

    我还以为是欲拒还迎增添情趣,现在看来,她是真的害怕。

    「这样说的不是我,你最近干过的女同事,几乎都是这样说,说你好像换了

    一个人似的,操起她们来比起那些住客还狠还猛。亚一,你自己没感觉吗?」

    我……我呆在那里,想起最近性欲确实比起以前更旺了……我现在也明白为

    何平时关系很好的女同事,最近看见我表情都不自然,有些看见我就脸红,有些

    却故意躲开我。但我自己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只知道性交的时候,胸中的欲

    火十分炽热,一操起来完全不受大脑控制,女人叫得再惨,我也以为她们是在快

    乐的呻吟;女人挥着粉拳蹬着腿要我停下来,往往激起我的征服欲,让我更

    加粗暴。

    「依依……我……我最近也不知为什么会这样,如果弄到你不舒服,我对你

    道歉好吧,依依……」她远远不是林嘉碧那种顶级淫娃,如果我的冲击太猛,肯

    定受不了。

    「你讨厌死了,我不想理你!」依依打开了花洒,转过身洗着澡,没有再理

    我,我唯有识趣地转身推门离开,毕竟值班时间到了。

    有些沮丧地来到前台交班,一个准备下班的男同事也凑过来坏笑着和我说,

    「刚才有个新入住的大妈,问我们宾馆那个壮男最厉害,我推荐了你了,别丢我

    们宾馆的脸。」

    我把他轰走,但也唯有苦笑。

    百无聊赖的上午,前来入住咨询的人不,我几乎想打磕睡,忽然,从里边

    传来了争吵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直到「咣当」一声,有人把什么易碎品扔了

    在地上。

    很快,有人跑了过来,说:「前台有医疗箱吗?快,那边有人割破手了!正

    在流血,快!」

    我吓了一跳,马上拿起前台下边的医疗箱,急步跑到事发的走廊。

    几个人正不知所措地站着,包括柳姐,也包括另外几个同事,依依居然也在,

    估计是去值班刚好路过。而地上坐着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左手手背正流着血,

    用右手捂着,表情相当痛苦,地上洒了一地的蓝白色碎瓷片,旁边一个名贵红木

    桌子上,原来的一个青花瓷盘不见了,只剩下黑色的木质支架。

    「亚一,快,帮她包扎!」柳姐叫道。

    我蹲在女孩身边,取出医疗箱里的绷带纱布,依依也蹲下,拿出外敷药水替

    她伤口进行清洁。

    「你们这宾馆干什么的!我就问昨天晚上是谁进我房间,你们居然都不知道?」

    女孩还在大声嚷着,丝毫不顾手上的伤口。

    「小姐,别激动,我们先帮你包扎了再说!」我说道,此时,我抬头看清楚

    她的相貌,整个人心里一震,手中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依依见状连忙接过我手中

    的绷带,帮女孩包裹着伤口。

    地阯發布頁

    「小姐,保安在看监控录影,很快就会找到人了,你别激动!」柳姐说着。

    「都看了久了?那个人穿着你们员工的制服,对了,就是他身上的这种!

    长得也像他!」女孩伸出右手指着我。

    在场所有人齐刷刷地看着我,柳姐表情有一种「你小子又帮我添麻烦」的感

    觉,而那个保安甚至嘴角暗笑。

    「不是他!他昨天一个晚上都和我在一起!」依依还是急着开口替我辩解,

    但可能没有注意手上动作,再加上这个女孩自己动得厉害,本来包扎好的伤口不

    慎又重新裂开,血又流了出来。

    「啊!」女孩吃痛,她杏眼圆睁,大声骂依依道:「你故意的吧!」

    依依吓着了,连忙摇头说:「小姐很抱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弄痛你的,

    是你刚才的手一直在动……」

    依依的话似乎激怒了她,女孩也不管伤势,一下站了起来,大声骂着:「你

    还敢顶嘴,你们的人都是废物!我昨天差点被强奸,现在找你们投诉还是一问三

    不知,一直拖到中午都没有找到人,现在我的手还搞成这样!废物宾馆!废物员

    工!尤其是你!」最后一句不单语气特别重,完全是冲着依依来吼。

    「小姐,对不起,是我的错……」依依在酒店里从来没受过那么大的委屈,

    眼圈红红,差不要哭出来了。

    「你还哭,你还想装可怜?!」那个女孩那是不依不饶,抬起右手指着依依,

    手指甲直接戳到了脸上,依依唯有向后退了一步躲避,泪水已经在眼眶内打转了。

    「站住!我在说你了!你退什么!信不信我叫……」女孩真是得寸进尺。

    「小姐,你太过份了!」我一下爆发,一步上前,把依依轻轻拉到自己身后,

    整个人挡在女孩的面前,一抬左手,把她的手一下拍了下来。

    「你居然动手!」那个女孩真是够野蛮,看见我拍她的手,她居然扬起右手,

    想给我的脸来一巴掌。

    你他妈的,真是受够了!我右手猛地抓住她挥下来的手腕,但她居然还在用

    力,想挣脱开我的手。这下我怒火中烧,手腕上的力度加大,她的手不能动了,

    但仍然怒容满面地盯着我,忍着痛坚持不叫出来。

    「向这位小姐道歉!」我豁出去了!她的倔强令我更加愤怒。

    「休想!听着!我不会放过你的!」女孩仍然一点也没有松口。

    「亚一,别闹了!够了!」柳姐在一旁吓着了,连忙出言阻止。

    「向这位小姐道歉!」我厉声喝道,周边围观的人越来越,个个都是目瞪

    口呆,身后的依依也拉着我衣角,轻轻说:「亚一,算了!不要闹大了。」

    「我刚才说得很清楚了!休想!」女孩的音量也同样没有降低。

    「我也再说一次!向这位小姐道歉!」我手上的力道加到最大,她终于挺不

    住了,口中「呀呀」声惨叫,花容失色,眼神也从愠怒转变为害怕。

    「道歉!」再僵持了十秒左右,我一字一顿地第四次说出这两个字,同时也

    看见几个保安从门外跑了进来。

    「我道歉了还不行吗!」终于,女孩忍着痛大声叫出来,左手也不顾伤口,

    发了疯似的打在我手臂上,看见手背又再出血了,我唯有松开手。她右手让我抓

    住的地方红了一圈,女孩用右手捂住左手手背,没再说话,双眼狠狠地盯着我,

    我也狠狠盯着她的脸,那相当熟悉的五官轮廓,一刹那间,从胸中居然涌起了一

    股异样的感觉,把满腔的愤懑都压下去了不少。

    忽然,女孩眼圈一红,转过身,猛地推开围观人群,再撞开那几个保安,跑

    到一边的墙角,蹲下来,「哗」一声捂着脸大哭起来。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又齐刷刷地看着我,行了,这下真是难收拾了。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15)

    -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