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训主为奴(H) 作者:佚名

      训主为奴(H) 作者:佚名

    分卷阅读4

    硬得发痛的踩在正装男脚底的黑色布料。我被自己下贱的想法吓了一跳,面色潮红,愚蠢地开了个自认为可以缓解尴尬气氛的玩笑。

    “哥,你成天穿这皮鞋黑袜这么不透气,脚不臭啊? ”

    “臭不臭,你闻闻不就知道了?”他轻描淡写地说着,斜着眼睛瞥了我一眼。

    我更加尴尬,讪笑一声,只好转移注意力将自己的穿着篮球鞋的脚踩向肌肉奴的鸡巴,将所有负面的情绪全服发泄到了肌肉奴的身上。正装男看着我发狠一般虐待着肌肉奴,干脆将塞在肌肉奴嘴里的黑袜脚抽了出来,脱下另一只皮鞋,靠着床头,躺在了床上,注视着我调教着肌肉奴。

    常规的舔鞋袜脚这些项目结束后,我面向着正装男,半跪在床上,开始让肌肉奴跪在床下给我舔肛。虽说我是纯1,但我仍然十分享受被奴舔肛的乐趣。我看着正装男抱着头饶有兴趣地注视着我,他的黑袜大脚的脚趾微微活动着,似乎有意无意地诱惑着我。我怕自己禁受不住这双黑袜大脚的诱惑,我骨子里的高傲让我从内心抵制给一个男人舔脚这种低贱的行为,刚好肌肉奴给自己舔肛舔得正舒畅,我干脆闭上了双眼享受。

    还没享受够舔肛的乐趣,我感到自己的口鼻突然被什么给捂住,男人脚汗的麝香味和高档皮革的味道混杂着侵犯着我的嗅觉神经,我慌忙睁开眼,果然这个正装型男痞笑着将他那只还未被肌肉奴舔湿的黑袜大脚踩在了我的脸上。

    “怎么样,现在知道臭不臭了么?”他带着戏谑的语气,踩着我脸上的黑袜大脚却丝毫未减力道,另一只黑袜脚踩上了我的鸡巴不断揉搓着。

    我的内心已经不允许我继续伪装下去,原本直立的身子低下,用双手撑着床,像床下的肌肉奴一般下贱地跪伏在了床上,我的嘴颤抖着含住了正装男味道浓郁的黑袜大脚,感受着他在用脚趾玩弄着我的舌头,我的鸡巴因为过于兴奋,在正装男另一只黑袜脚的揉搓下流出大量的淫水。

    “这个时候,”他抬起黑袜脚一下一下地在我伸出的舌头上蹭,“你应该滚到床下去,滚到肌肉狗的后面去,舔干净他的脏白袜,才有资格伺候老子。 ”

    我被这番羞辱的话刺激得鸡巴又涨粗了一圈,却又碍于面子没有动,我一个主,叫我去伺候原先我自己的奴,怎么做得到。正装男看我没有下去的欲望,一脚将我从床尾踹了下去,滚落在地毯上时脸正好挨在肌肉奴跪好的白袜脚背上。肌肉奴扭头看了我一眼,眼神尽是鄙夷和嘲讽。我刚想抬起头来,正装男一脚踩在了我的头上,我只得被迫呼吸着肌肉奴满是脚汗的臭味和回力鞋胶味夹杂的味道。

    “别起来啊,好好闻闻你自己狗奴臭白袜的味道。你这个曾经高傲自负的篮球猛主,如今却沦落为伺候你自己狗奴的贱货,这种奴下奴的滋味如何?”

    他轮番言语的羞辱一次又一次地刺激着我逐渐沦丧的自尊。那一晚,我彻底地被这个正装型男驯化成了他脚底的一条骚贱无比的狗奴。我如愿以偿地品尝到了他的皮鞋与黑袜的味道,我跪在地上用舌头按摩着他的大脚,像接龙般,那个肌肉奴被正装男命令着,也跪在我身后吮吸着我虽然全身赤裸却还穿着篮球白袜的大脚。

    最后,他拿出了一瓶rush,让我自己吸入,我当然明白他要干什么,每次我操男人,都会让他们吸这个。我还不想被操,我不想在沦为奴的同时还沦为一个骚0,虽然我知道我只是在做无用的挣扎。正装男看我自己不愿意动手,一个锁喉,命令肌肉奴拧开瓶盖强迫我吸入。我的身体因此而开始发热,脑子浑沌一片。只能隐约听见他命令肌肉奴背对着我跪在我面前,几次扩张后,我21年的处男地终于失守,感受着正装男粗大的鸡巴贯穿着我的后庭,那一下下冲击着我的前列腺的快感让意乱情迷,我的嘴不受控制地张开,唾液也随之顺着嘴角流出,他见状将他的黑袜粗暴地塞入我的口中。忽然,我的头被他摁在了我面前肌肉奴的白袜大脚上,我脸部的皮肤感受着那双厚棉袜的质感,呼吸着这个我自己曾驯服的奴的浓郁脚臭味,身体在屈辱的快感中不受控制地走向高潮。那一晚,我被正装男操射了三次。

    随后,正装男吩咐肌肉奴可以离开了。肌肉奴明显有些不舍得离开,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此刻跪趴在地上的我一眼,穿好衣服打开门扬长而去。

    我跪在地上,挣扎着要起来,他却急忙走过来,将我抱到了床上。

    “你知道么,我没让那个肌肉奴碰过我一次鸡巴。”

    还未能转过弯来彻底理解这句话的内涵,我的后穴再次被他的大鸡巴顺着刚才的润滑填满了,这一次他抓着我两只脚的脚踝,用正面的体位贯穿了我。他猛烈地在我的后穴抽插着,比前三次更加猛烈,但他看向我的眼神却是无边无际的温柔。

    随着一身低吼,他射在了我的体内,精液滚烫地喷射在了我的前列腺上,头低垂下来,嘴唇轻轻吻上我穿着篮球袜的大脚,我甚至能感受到他的舌头隔着棉袜在轻轻舔弄着我的脚趾,我被这个画面刺激地再也忍受不住,鸡巴颤抖着,马眼张开,连续喷射出我生平中射得最多、射得最猛的一股股精液。精液喷得到处都是,腹肌上,胸肌上,甚至有部分喷射到了脸上。

    这个正装男的鸡巴射完后仍停留在我的后穴中金枪不倒,他俯下身子舔干净我脸上的精液,再霸道地吻上了我的唇,我们激烈地舌吻着,交换着精液的味道,乐此不疲。

    我们的嘴分开时,唾液在我们的嘴之间牵连成了一根银丝,他诱惑地舔舔唇,硬生生地扯断了那根带着浓厚情色欲望的丝线。

    我的喉结紧张地动了动,清了清嗓子。

    “老公。”

    我不需要他答复我任何话语,因为他不由分说地用自己的嘴堵上了我的嘴,停留在我后穴的鸡巴再次缓慢而有力地抽动起来。

    第三章 旧的回忆(下)

    “说吧,”老公面对着我跨坐在我的身上,神情平静地注视着我,没有给我松绑的意思,“这五年来,你到底做过多少这样对不起我的事。”

    太多委屈的情绪涌上心头,却不知道怎样开口和他解释清楚。

    “老公,我......”没等我说完,他的手狠狠钳住了我的下巴,力道之大,痛得让我眼眶都开始泛红。

    “自从和你在一起后,我还有没有找过其他的奴?”他站起身来,用手扶着我还未疲软的下身,不顾后穴的先前的润滑已经干涸,硬生生地坐了下去,我的下身一阵刺痛,他也疼得全身都在抽搐,仍忍耐着红着双眼逼问着我。

    “没有,我......”

    “我还有没有操过别的男人?”他

    分卷阅读4

    -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