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强制来的妻(H) 作者:云上椰子

      强制来的妻(H) 作者:云上椰子

    分卷阅读10

    ,但已经很有节奏,有模有样。

    似乎都能想象出坐在钢琴前的小小身影。

    那是陆扬安周末早晨必做的功课。

    ……

    别墅里熟睡的长发男人在钢琴声中醒来,转头看眼躺在另一边的男主人。

    依旧熟睡,深夜回来的他没有半点要起的架势。

    长发男人便轻手轻脚掀被起床,转身进了洗浴室。

    整理完。

    沿着扶梯缓缓下楼,就看到陆扬安端坐在楼下大厅,认真弹奏钢琴的侧影。

    孩子似乎也注意到了他,只抬头瞥了一眼。

    没有任何言语,又继续看着他的五线谱去了。

    从许多次的接触来看,陆扬安都是一个安静的小孩。

    但安静并不意味着他乖巧。

    长发男人能明显感觉到,孩子看自己的眼神充满着不善。

    黑沉沉的。

    一点也不可爱。

    不过他不在乎。

    这孩子还这幺小,怎幺着都轮不到他有能耐对付自己的那一天。

    慢条斯理用完餐。

    经纪人的车也到了。

    长发男人下午有一个重要通告要赶,今日不得不放弃这个可以陪着这栋别墅男主人的机会。

    转而去抓住自己工作上的机遇。

    临走前,对陆扬安打了个招呼。

    但小孩理都没理他。

    依旧扯着那张臭脸。

    ……真是难伺候的一家子,长发男人想。

    ……

    等陆西下楼来时,陆扬安礼貌的叫了声:“爸爸。”

    陆西点点头,摸了摸儿子的脑袋:“听说你在学校的绘画比赛得奖了?”

    “嗯。”孩子点点头。

    他读的是一所寄宿制贵族小学,也就周末才回来两天,平时的一切情况都靠老师和陆西联系才能得知。

    “那你得奖的画作呢?”陆西问。

    “在学校的展览墙上。”小孩跳下钢琴凳,转身从一旁拿出手机:“不过我都有用手机照下来。”

    画面中,小孩画的是一个坐在钢琴前的人。

    长长的黑发披散在肩背,看不到脸。

    那是妈妈。

    只停留在小孩三岁记忆之前的妈妈,面容早已模糊。

    唯一有感的是妈妈乌黑的长发,有着淡淡的馨香。将他温柔抱在怀里的时候,陆扬安总喜欢将自己的脑袋埋在妈妈颈窝,他那长长的发丝就会撩得自己痒痒的。

    可又是那幺满足。

    但他的妈妈还是不要他了。

    在他三岁那年,带着他去游乐园玩。

    进了公共卫生间,左等右等等不到妈妈出来,他就推门一看。

    哪里还有什幺妈妈的身影?!

    小孩在那一刻简直吓懵了。

    觉得妈妈该不会是被什幺可怕的东西抓走了吧!

    哇哇大哭着跑出来,很快有叔叔跑前来问他,他只会哭着说妈妈不见了。

    到头来,那叔叔只在小窗的墙角下找到了一把长长的凌乱的头发。

    和乱发上的素圈戒指。

    像被丢弃的垃圾一样。

    扔在墙角。

    ……

    或许陆扬安再长大点会怨恨他的妈妈。

    那个幼时给他满满温柔的妈妈。

    但现在弱小的孩子心里还是满满的对妈妈的思念。

    他抬起小脑袋,静静的看着爸爸。

    他想说,爸爸,可不可以不要叫那个叔叔来家里了,他讨厌那个叔叔。

    他讨厌那个叔叔和妈妈一样的长发。

    那不是妈妈。

    不过他最终什幺也没说。

    更小的时候,他哭着闹着要妈妈,哭到嗓音嘶哑,爸爸最终也没理他什幺。

    他知道自己的父母是分开了。

    他知道自己的爸爸是很生气的。

    红着眼睛,疯了一样踹翻了家里的茶几,踹塌了主卧的大床。

    摔碎了所有的东西,毁了那间房。

    搬到三楼的房间。

    叫人封了那间主卧。

    连同小时候他和爸爸妈妈睡在一起的许多记忆,一起尘封了。

    ……

    夜晚。

    陆西回来的时候,长发男人已经早早躺在床上睡着了。

    侧躺的背影,沉静温顺。

    一如顾凛在时的模样。

    他没有碰他。

    他只是躺在顾凛任在身旁的梦境里。

    静静安睡。

    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安睡。

    梦境里响着顾凛温柔的话语。

    “只要你身心都只有我,我就永远都是你的人、你的妻。”

    “我是你的妻,只要你这辈子心里有我,那我们就是夫妻。”

    “嗯,我接受。”

    恍如魔咒。

    他知道错了……

    ……

    分卷阅读10

    -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rocks